136.你究竟是谁?!

    想我王炎真是憋屈,我本以为,我和江姐的好日子,马上就要来了;却没想到,金家这些混蛋,瞬间给我来了个残酷的追杀!

    外面的那个老大蹲了下来,手电筒的灯光快速蔓延;就在光线即将照到我的那一刻,车后的老四突然一喊:“老大!东面有个人影!”

    听他一喊,手电筒的光线迅速收拢,那个老大赶忙站起身,咬牙冰冷地说:“赶紧追!”

    说完,脚步声匆匆离去,躺在车下,我抹了把额头的汗,就跟死过一次一样,浑身虚脱的厉害。

    可我不敢立刻出去,这些人明显杀人不眨眼;可是我心里,又特别担心江姐的安危;她一个女孩子在家,万一金家连她也对付怎么办?刚才追我的是四个人,万一再出现个老五、老六,那她岂不是很危险?!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,江姐毕竟是董事长的候选人,金小优就是再疯狂,也不敢动江姐的吧?!不过也难说,那个女人疯狂起来,什么不会干?如果她抢夺董事长无望,或许极有可能,拿江姐来泄愤!她就是那样的女人,自己得不到的,也不希望别人得到。

    躺在车底下,我越想越害怕!我可以有事,但江姐不行!我是她的爱人,是一个男人!在这种时候,我不能只顾自己;如果她万一出了事,那我还怎么活啊?!

    咬着牙,我猛地在地上一滚,直接出了车底;背靠在车门前,我深吸一口气,左右打量了一下,确认周围没人以后;我几乎疯狂地往西跑。

    这群人渣,如果他们要是敢动江姐,我绝的会报复,让整个金家陪葬!

    上了小区大路,我弯着腰,身体贴着路边的绿化带,颠着脚往家里跑。

    大路的后方,我偶尔还能看到,有手电筒的光照,一闪一闪的;我想这应该是那些杀手,在找我吧?!

    屏着呼吸,我一路小跑钻进了江姐家的那条胡同;当时虽然是黑天,但月光皎洁,不容易隐藏身影;而且对方还有手电,很容易就能看到我。

    可对比于自己的安全,我更担心江姐的安危;她绝对不能有事,绝对不能!

    一边跑,我一边小心观察着四周;直至到了家门口,我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因为屋里的灯还亮着,隔着院子,我还能听到抽油烟机,以及她唱歌的声音。这个傻女人,她应该还在开心吧,开心一切麻烦都解决了,我可以和她天天腻在一起了;可她不知道的是,刚才差一点,我就没命了!

    抹了把额头的汗,我抬脚就往家里走;可腿还没迈进去,在我身后,突然伸出一只手,猛地捂住了我的嘴!

    那一刻,我从脖子,一下凉到了脚后跟!

    我万万没想到,在江姐的车旁边,竟然藏了一个人!

    我想我完蛋了!我做梦都没想到,我王炎会在某一天,被人家给暗杀!

    忍着心里的害怕,我猛地转身,想要拼死一搏;可那人瞬间压住我肩膀,语气急促地说:“别出声,那些人还没走远,想活着的话,跟我来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松开了我的嘴;我紧紧攥着拳头,克制着让自己冷静下来,不要害怕!那人回头看了我一眼,接着又小声说:“还愣着干什么?赶紧走!”

    我咬着牙,颤抖着嘴唇说:“你…你是谁?还有,我不能走,我姐有危险,我得留下来保护她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那人立刻急切道:“你傻吗?这些人是冲你来的,不会伤害她!你留下来,反而会连累她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冲我来的?!”说实话,当时我谁也信不过!万一他也是金家的人,就是想把我引出去,找个没人的地方,把我做了,那我可就冤死了!

    见我满脸怀疑,他左右看了看,直接拉起我胳膊说:“你放心,我是来救你的!刚才要不是我引开他们,你可能在车底下,就被他们给砍死了!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我还是不能完全相信;我又说:“你究竟是谁?你是不是想把我引开,回头再伤害我姐?我告诉你,已经有人报警了,你不要给我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确实信不过他!这人穿着一身黑色风衣,头上戴着鸭舌帽,一副宽大的墨镜,直接把眼睛遮挡了起来;而且他嘴上还带着口罩,根本看不清他的长相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好人,是来救我的,他会把自己裹得这么严实吗?这个人明显就是做贼心虚,怕被人认出来,所以才这幅打扮的!我王炎不傻,怎么可能相信他?

    见我站在那里不动,他竟然抬起手,直接在我头上,弹了个脑瓜崩!“你这个臭小子,还真是倔!实话告诉你,我是江家人!如果你信不过我,那你现在就可以回家;但如果真连累了她,我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就走;我犹豫了一下,赶紧说:“你…你是江姐的叔叔,派过来保护我们的?”

    他停住脚步,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;“你可以这样认为,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脚就走;我眯着眼,在心里挣扎了一下,最终还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说得没错,那些人貌似是冲我来的;如果他们想对江姐下手,应该早就做了,不会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我跟着他,贴着胡同边的墙壁,小心翼翼往小区后门走;到了门口的时候,路边停了一辆车;他过去打开门,四下打量了一下,才朝我招手说:“赶紧上车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起身窜过去,屁股钻进车里,我还没来得及关门,车子就猛地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靠在椅背上,我擦了擦额头的汗说:“你要带我去哪儿?还有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他开着车,转头看了我一眼,又看着前面说:“我的身份,暂时还不能告诉你,你只需要知道,我会帮你,还会帮小韵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他一笑说:“小伙子,真没想到,你年纪轻轻,还挺厉害的,智勇双全,有我当年的风采!”说完以后,他顿了一下,接着小声嘀咕说,“小韵这丫头,眼光跟她妈妈一样厉害,专捡又年轻、又有本事的男孩子下手!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下一更八点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