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4.姐,我想跟你那样

    听我这样问,江姐抿着嘴,叹了口气说:“哎,我叔叔掌管的药城分公司,出了点事情;我就把那500万,打给他救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姐,你这么做,不是自绝后路吗?”我皱着眉说,“要知道咱们这边才是主要的,你叔叔也是,不给咱们投钱也就罢了;这么关键的时期,他怎么还好意思管你要钱啊?”

    “小炎,不能这么说。”江姐转过身,抓着我的手说,“我叔叔这些年,一直把都精力,放在追查我爸爸的遗体上了;公司疏于管理,才出现了资金亏空。这怨不得他,而且如果他的公司干不好,回头二股东的位置很难保住。如果没有他做二股东,我也根本不可能当上董事长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江姐的话,我默默点了点头;如果换做是我的话,于公于私,我也会像江姐这样做的。江叔叔我见过,很好的一个人;而且为了江姐父亲的事,几乎废寝忘食。她能有个这样的叔叔,也算是上天恩赐吧!

    我接着又说:“姐,金小优的那一千五百万,现在在我手里;等过几天,风头过去了,我会让人全部转给你。待那时啊,你可就是真正的小富婆啦,金小优就是再能耐,她也竞争不过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?”听到这个消息,江姐顿时睁大眼睛,满脸激动地抓着我的手说,“小炎,你真是姐姐的宝贝!你怎么这么厉害啊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很厉害好不好啊?!”眯着眼,我很享受她对我的崇拜。

    见我一脸得意,她就捏着我的脸说:“小屁孩,姐就是夸夸你,还当真了!你哪里厉害啊?”

    我摸着她的手,坏坏一笑说:“哪里都厉害,尤其在床上更厉害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转过头,她不看我说,“今天晚上,看你厉害,还是姐姐厉害!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样子特别妩媚,还带着淡淡的害羞;我真的被她给勾引住了,看着她高挑的身材,修长的双腿,还有那两颗诱人的饱满;我头脑一热,竟然猛地从背后,紧紧搂住她说:“姐,我现在就想要!”

    那一刻,她吓得脖子一缩,靠在我怀里说:“你疯啦?这里可是公司,外面那么多人呢!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就要,喜欢你!”一边说,我就把咸猪手,沿着她的领口伸了进去;她那里好饱满啊,软软的,滑溜溜的。

    “小炎,小祖宗,不要这样!”她低着头,身体颤抖着,手推着我腰说,“回家好不好?回家姐姐给你,在这里不好的,被人看见了多尴尬?!”

    我就厚着脸皮说:“那你让我摸摸好不好?我不干别的,就摸一摸。”21岁的小男人,其实很容易精虫上脑的;尤其遇到江姐这样的美女,而且她还总说那种话勾引我。

    她咬着嘴唇,害羞地低着头说:“那你只能摸一小会儿,摸完了赶紧工作,知道吗?”她声音特别小,就跟偷情似得。

    我得意地笑着,手指夹住她胸前的凸起,一点一点揉·捏着;她的脸越来越烫,最后整个人都倒在了我怀里,手不自觉地沿着我的腿,一点点攀爬到了我那里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想我们都把持不住了;但不得不说,女人在这种时候,还是比男人要有理智的。她咬着嘴唇,喘息着说,“小炎,咱们回家吧,现在就回家,不要在这里,好吗?”

    我不舍地摸着她,后来把手拿出来说:“嗯,回家!反正也快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她竟然比我还着急地收拾东西,拎着包,又理了理额头的碎发,拉着我的手,低头就朝外跑。

    被她拉着,那一刻我真的无比幸福;想想生活真是奇妙,当初那个贫穷的、害羞的,看她一眼都会脸红的男孩;此刻竟被她拉着,被这个漂亮的女老板拉着,回家做那种羞羞的事。

    刚一进车里,我们就激吻了起来;或许这些日子,真的压抑太久了吧;她捧着我的脸,不停地吸允着我的嘴唇。

    我睁着眼,看着她长长的睫毛,和姐姐般成熟的气息,我真的沉醉了,被她给攻陷了。她就是个妖精,善良的、美丽的妖精。

    后来她推开我,激动地拍着胸脯说:“小炎,咱们到附近酒店开个房吧,回家那么远,咱们到酒店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一脸懵逼地看着她说:“姐,你这么着急啊?”说实话,那时单纯的我,其实并不知道,奔三的大女人,对那方面都很饥渴的。

    听我这么问,她竟然抬手打我说:“谁着急啊?我是看你着急,姐才想去开·房的。你…你不要以为姐想怎样,我才没那么着急呢!你个小处男,是你着急!”

    她故意这样说我,样子可爱死了;我坏坏地看着她,她赶紧转过头,害羞地把车开了起来。

    结果我们就围着市区绕,由于我俩都没在江城开过房,江姐这人又挑剔;最后从下午五点多,一直绕到晚上七点,最后绕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进家门的时候,江姐“噗呲”一笑,眼眉弯弯地看着我说:“小炎,咱们俩好傻哦!早知道这样,干嘛不直接回家啊?!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她,这个傻女人,她还好意思说!刚才她好丢脸的,进了人家宾馆,就说人房间不干净,被子不卫生;结果搞得人家服务员,一脸的尴尬。

    而我就更尴尬了,我们是去做那种事,她还挑挑拣拣;人家服务员,肯定在心里笑话死我们了。

    进到客厅里,她把包一扔,牙齿咬着红润的嘴唇,一把就将我推到了沙发上;她可真够闷骚的,现在进了家里,没人打扰了,她竟然抓起我的手,牵引着我去摸她。

    躺在沙发上,她一点一点靠近我,嘴里吹出来的气息,让人迷醉。

    我艰难地咽着口水,刚要跟她接吻,肚子却“咕噜”叫了一下!

    她一愣!突然又是“噗呲”一笑说:“哎哟,姐忘了,姐真笨蛋!你是不是从昨天晚上,就没吃饭啊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又抱着她的腰说:“姐,我不饿,咱们继续吧,我想要你!”

    可她却爬起来,打了我一下说:“姐先做饭,吃完了再说。反正在家里,晚上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扭着屁股,很开心地进了厨房;我有些失望,但还是很幸福地看着她,能和她在一起,真好!

    “小炎,家里没盐了,你去小区门口买一包吧!”她在厨房里说,“电视柜上有手电筒,外面天黑,你拿着照路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这就去买。”说完,我从沙发上来了个鲤鱼打挺,一想到今晚,我终于能和她那样,再也没什么顾忌了,光明正大的,我心里就说不出的开心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四更好啦,大家有票票没?约票的炮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