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3.炸毛的金小优

    看着她发疯的样子,我赶紧退后两步说:“小优,怎么了这是?你别冲动,有什么话慢慢说!”

    “不冲动?王炎,我恨不得宰了你!”咬着牙,她含着眼里的泪,颤抖的拳头死死握着说,“你告诉我,钱去哪儿了?我的地皮在哪儿?!”

    “小优,钱你不是打给国土局了吗?怎么?他们没批?如果没批的话,让他们退钱啊?!他们当官的人,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黑你钱的。”我装作一脸无辜地看着她,其实心里早已经乐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坏,因为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我设计的;金小优对我和江姐,几乎无所不用其极,我觉得我这么做,也没什么不好。一报还一报,她若不惹我,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。

    看我一脸茫然的样子,金小优咬着银牙,抬着颤抖的手,指着我说:“你少给我装糊涂!我问你,那天签合同的小吴,是不是你找人假冒的?而且局里的那些人,是不是跟你串通好了?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小优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我一个小屁孩,怎么可能跟人家领导串通?!还有,如果他们不批土地,你让他们退钱不就行了?!”

    “钱早就没有了!一夜之间,都被取走了!”那一刻,金小优跟发了疯一样说,“今天一天,那个国土局的小吴,根本就没来送合同!我给国土局打电话,他们竟然告诉我,国土局根本就没有这个人!听到这个消息,我赶紧找银行查账,可昨晚我打款的那个账户,钱不但没了,就连账户都注销了!这明显就是个骗局,你们都是骗子、骗子!!!”

    一旁的江姐,看到金小优无助的样子,她竟然大发善心地跑过去,给金小优递着纸巾说:“小优,你别上火,你一个女孩子也不容易。实在不行的话,我手里的五百万,给你分一半吧;咱们公平竞争好吗?”

    可金小优却咬着牙,猛地打掉江姐手里的纸巾说:“你少给我假惺惺的!江韵,你知道你有多虚伪吗?在这么多人面前做戏,就能显出你善良大度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小优,我没有那样想;我就是觉得,咱们都是女孩子,都不容易;你不要哭了,这样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”江姐心疼地看着她,说实话,江姐比我们大六岁,不管是我,还是金小优,在江姐眼里,我们都还是孩子。

    可金小优却趁江姐没有防备,对着江姐的脸,狠狠扇了一巴掌!“江韵!你够了!明明就是你和王炎狼狈为奸,你们害我,你们的心好歹毒啊!我告诉你们,这事儿没完,我金小优,不会这么轻易被你们打败的!”

    说完,金小优转身就要走,可一旁的员工,呼啦一下又把她围起来说:“金小优,把工资开了!今天要见不到钱,你休想离开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金小优都炸毛了!她咬着牙,狠狠跺着脚说:“好,我给你们,我们金家自掏腰包,给你们这群蠢猪,把工资发了!拿了钱以后,赶紧给我滚蛋,滚出公司!”

    说完,金小优掏出电话,愤愤回了自己办公室;我猜她应该是打给金老狗,让金家拨款的吧。

    得到金小优的答复,众人呼啦一下就散了;不过有几个员工留了下来,还嘘寒问暖地跑到江总面前说:“江总,她没打疼您吧?这个金小优太无耻了,我看她就是欠收拾!”

    我冷冷地看着这些人,金小优完蛋了,他们这是要向江姐倒戈;不过刚才,金小优说得没错,这群人就是公司蛀虫,留不得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挡开他们说:“行了!拍马屁这一套,在江姐这里行不通!”说完,我拉着江姐,直接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进去以后,我拿开江姐捂脸的手;她白皙的脸颊上,竟然多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;我心疼说:“姐,你也真是的,发什么善心啊?还把脸凑过去,让人家打,你傻不傻啊?!”

    可江姐却抿着嘴,一脸忧愁地说:“小炎,咱们这么做,是不是有点过了?小优她毕竟还是个孩子,你把事情做得这么绝,姐真担心她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我冷冷一笑:“姐,你千万不要忘了,她是怎么对你的!公司一共就两千万资金,她金小优一把就给拿走了;那个时候,她同情过你吗?她不是要把你给逼死吗?!而且她还拿这事儿,要挟我跟她那样,破坏咱们的感情。你知道她有多歹毒吗?她就是想完全击溃你,让你变得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江姐抿着嘴,仰头深深吸了口气;我知道她善良,可在复杂的商业圈子里,善良的人能有什么好下场?今天我若不对金小优下手,明天发疯的,就是你江韵啊!

    沉默许久,江姐突然无奈一笑,转头看向我说:“小炎,这辈子遇到你,真是姐的幸运!很多时候,姐都觉得自己,都不适合经商的;心太软、太容易轻信别人。谢谢你,你是姐姐的宝贝,不管是在爱情上,还是事业上。”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笑着跟她说:“姐,该说谢谢的人是我;如果当初,你不收留那个穷孩子,也不会有现在的我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朝我眨了下眼睛,抿着红润的嘴唇说:“如果某天,咱们真把公司夺回来了,就交给我叔叔去经营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我拉着脸,故作失望地说,“干嘛不给我啊?我可是你老公哦!”

    她抿嘴一笑,捏了捏我鼻子说:“傻瓜,掌管那么大的公司,很累的!到那时候,你哪儿还有时间陪我啊?!你知道吗?以后你要一直陪着我的,形影不离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嗯,姐,都听你的。”其实我也不适合经商,这里面人心险恶,很多事情都肮脏的可怕。我想我最终的理想,就是能和江姐在一起,叫上大头和杜鹃,过自己的小日子吧?!

    可那一天,真的会到来吗?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又问她:“对了姐,咱们公司不是还有500万吗?你干吗还去找银行贷款啊?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