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1.风水轮流转

    听李红兵这么一说,我瞬间挺直了腰板!想我王炎,这个乡下来的穷小子,没想到也能有今天;两个局长给我撑腰啊,我怕他个球?!

    看着那个林行长,我微微一笑说:“林行长,风水轮流转啊?!刚才你要判我三年是吧?你权利可真不小哦,一个分区的小行长,竟然都能操纵国家法律,颠倒是非黑白;你怎么这么厉害啊?”

    林行长尴尬地笑着,脸被吓得毫无血色;“误会,都是误会!早知道您跟李局长和周局长认识,我哪儿敢跟您较劲啊?!你看看现在,咱们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?!咱们都是一家人,这样王炎,我马上就让银行,给你女朋友贷款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咱们是一家人啊!”我嘿嘿笑着,又朝旁边的那个书记员,扬了扬手上的铐子;那伙计都吓傻了,忙不迭地跑过来,给我打开了手铐。

    我拿着手铐,放在掌心里掂了掂说:“林行长,你看我戴了半天手铐,挺累的;既然咱们是一家人,那您就帮我戴一会儿吧!”说完,我把冰凉的手铐,直接扣在了他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林行长脸色一白,嘴里带着苦笑说,“王炎,戴这个就不必了吧?咱们都没犯法,弄这个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别!”我赶紧抬手打断他说,“谁没犯法啊?我是故意伤人罪,你是强·奸未遂罪;您表弟说,我要判三年,我认了!您这强·奸未遂,也得认吧?还有,你让你表弟以及酒店保安打我,也得算故意伤人吧?您这一下,得判几年啊?”

    林行长抖着肥厚的嘴唇,特别尴尬地站在那里,急得额头的汗都下来了;这个人渣,我就得好好治治他!欺软怕硬的东西,如果不是李红兵及时赶到,我估计能被他表弟打个半死。

    一旁的警察局周局长,拍了拍我肩膀说:“王炎是吧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你照实说,我跟你李叔叔,是大学同学,很要好的朋友。你大胆说,我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!”

    “谢谢周局长!”转过身,我给他鞠了一躬,接着就把先前发生的事,不偏不倚地跟他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王炎说的这些,都是真的?”周局长红着眼,鼓着额头的青筋,盯着林行长说,“姓林的,你真是吃了豹子胆了!竟然利用职务之便,占人家女朋友便宜?!而且还勾结你表弟,对王炎施暴!”

    林行长额头的汗都下来了,他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,一脸苦相地说:“周局长,都是误会啊!我也没拿他怎么样,您看看,我脑袋都被他揍破了,我也是受害者!”

    周局长冷哼一声,“他打你,那属于正当防卫,谁让你骚扰人家女朋友的?!而你唆使人打他,这就属于滥用职权!实话告诉你,你这个表弟,不用干了,回家等候处理吧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悄悄趴在周局长耳边说:“周叔叔,林行长他这样,他是不是得判刑啊?”

    周局长无奈笑了一下,又趴在我耳边说:“证据不足,而且你女朋友,也没受到实质性伤害;所以这事儿,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猛地转身,一脚将林行长踹在了地上;接着就扑过去,对着他一顿拳打脚踢!既然定不了他的罪,那我也得趁机出出气;这个混蛋,找人把我打的这么惨,岂能这么便宜了他。

    “李…李局长、周局长!”林老狗惨叫着,手抱着脑袋说,“你们管管他,太放肆了,竟然当着你们的面打人!我要告他、告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告你妈!”咬着牙,我揪着他头上的绷带,用力往地上撞!这个人渣,他当着我的面欺负江姐,刚才又在审讯室里,让他表弟打我。而且,更令我无法忍受的是,他还要栽赃陷害,判我三年!如果不是李红兵,如果我没点儿关系,可能还真就得蹲大牢了。

    见我打的厉害,周局长和李红兵,赶紧过来拉着我说:“行了王炎,这里是审讯室,不准放肆!”周局长训了我一句,接着又转头,看着林老狗说,“你表弟刚才打了王炎,现在他又打了你,这事儿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可林老狗却猛地爬起来说:“不行!这事儿不算完!你们给他撑腰是吧?你们还有没有王法?!我要告他,连你们一起告!局长目无王法,私纵嫌疑人殴打受害者!”

    咬着牙,我恶狠狠地看着他;这个老混蛋,他还真够无耻的,反过头来就咬人,六亲不认。

    一旁的周局长,却波澜不惊地说:“姓林的,你不要给我放肆!新来的市委书记,正联合我们警局和反贪局,对江城内部进行反贪!如果你不想被盯上,就给我收敛点儿!否则的话,谁也保不了你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老狗眼睛都直了;“老周,周局长,那个……”他干笑着,抖着双腿说,“对不起、对不起,这事儿是我不对,我道歉!”

    周局长都懒得看他,直接拍了拍我肩膀说:“行了王炎,得饶人处且饶人;你把他打成这样,你也不算吃亏,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。至于他表弟,我会按正常流程进行处理!”

    我赶紧点头,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如果我再得寸进尺,就有些不知好歹了。

    后来我被一个警察,带到办公室里擦了药;都是些皮外伤,倒不是太严重;穿上衣服后,他们把收走的手机、钱包、香烟,又送还给了我。

    出了警局大门,远远地,我就看到了江姐;当时她就站在车前,手里拎着包,焦急地在原地转圈。

    “姐!我出来了。”我朝她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猛地回头,急匆匆踩着高跟鞋,流着眼泪扑向了我:“小炎,他们没难为你吧?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,轻轻摸着她柔顺的头发说:“没有,挺好的;姐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姐不好!不过你也是,干嘛要打架啊?你都吓死我了!”她哭着,手紧紧搂住了我。

    抱着她,我深吸一口气说:“对了姐,金小优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问,江姐哭泣的脸上,突然浮现出了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晚四更,第一更走起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