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0.你弄不了我

    转过身,我刚要离开,江姐从背后,猛地抱住我说:“小炎,照顾好自己……”我点点头,她在我耳边,轻轻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闭上眼,感受着她嘴唇的柔软,这一生,我能拥有这样一个女人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?

    后来,那个警察把我带进了审讯室;进去以后,我被锁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有两个警察进来了;一个夹着小本,一个留着圆寸头。

    “姓名!”圆寸头警察,头也不抬地问我。

    “王炎。”我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性别!”他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说,“男!”

    一大堆没有营养的废话过后,圆寸警察把桌上的白炽灯一转,照在我脸上说:“殴打银行行长,知道这是什么罪吗?”

    我别过头,躲着刺眼的灯光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圆寸头冷笑了一下:“故意伤人罪,判三年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我不屑一笑;其实我和那个行长,就属于平常的打斗,最多拘留几天,出点儿医药费而已。而眼前这个警察,张口就要判我三年,看来那个林行长,没少从里面使坏。

    我就说:“打架要判三年,那强·奸应该判几年?那个人渣林行长,企图强·奸我女朋友;要照你这么说,那他是不是得枪毙?!”

    “砰!”圆寸头一拍桌子,恶狠狠瞪了我一眼说,“油嘴滑舌!你说他强·奸,你有什么证据?有人证还是物证?”

    “那群畜生,都是一伙儿的,我女朋友做人证行不行?”我眯着眼,看着他说。

    他冷笑着,手轻轻敲打着桌子说:“不行!你女朋友,跟你是一伙儿的;她的证词,站不住脚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说:“那你凭什么说我故意伤人?你有人证还是物证?”那时候,如果是正常的警察办案,我绝对会全力配合;但眼前这俩人,明天是跟林行长串通一气,想搞我的;对于他们,我真的提不起半点敬畏。

    他又是一拍桌子:“你打人的时候,那么多人在场,这个你能抵赖?!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他们也是一伙儿的,按照你的意思,他们的证词也站不住脚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他竟然猛地站了起来,直接冲到我面前,揪着我领子说:“你知道林行长是谁吗?”

    我冷冷地看着他说:“是个人渣!”

    “你!”他一把揪起我头发,恶狠狠地说,“他是我表哥!”

    我忍着头皮的疼痛,瞪着他一笑说:“我以为是市委书记的表哥呢!”

    他抓着我脑袋,猛地一甩,我一撮头发都被他揪了下来;“小子,不要你嘴硬,我告诉你,你闯祸了!我调查过你,家是外地的、农村的,在江城没关系、没背景!我跟你说,像你这样的,至少判三年!”

    我红着眼,咬牙看着他说:“你是警察,还是流氓?国家有法律制度,不是你想判几年,就判几年!我虽然没关系、没背景,但我敢说,你弄不了我,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圆寸头把警帽一摘,狠狠往桌上一扔说,“我就不明白,你一个乡下泥腿子,你怎么就那么硬气?!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这里是警察局!”

    “对!我相信警察局里,像你这样的人渣是少数!我也相信,法律会给我一个合理的处罚。”看着他,我冷静地说,“拘留我没问题,但有一点,我会向法院起诉,告你表哥强·奸未遂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审讯室的门猛地打开了;“狗子!别跟这小子废话,给我揍他,往死里揍!你看看我的头,一共缝了5针,都是他弄的,我咽不下这口气!”进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那个林行长;不过此刻,他的脑袋缠着绷带,跟个日本鬼子伤员似得。

    那个圆寸头皱了下眉说:“表哥,在这里打人不好吧?被上面看见了,是要受处分的!”

    “处个屁!要不是我托关系,你能进来?”林老狗咬着牙,恶狠狠地指着我说,“给我打,他身上有伤,昨晚被保安打的。你现在打他,别人不会认出来!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圆寸头微微一笑,饶有兴致地看着我说:“小子,今天落到我手里,算你倒霉!你不是牙硬吗?油嘴滑舌吗?呵,我倒要看看,你的牙到底有多硬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脚踹翻了我坐的凳子;那一刻,我整个人都拱在了地上;“你个有爹生、没娘养的东西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!敢打我表哥?”

    我抬着脑袋,冷冷地看着那个林行长;这个杂碎,他早晚不得好报!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看?!”林老狗得意一笑说,“江韵那美人儿,是你女朋友啊?哈哈,你放心吧,我会让你在监狱里,多呆上两年;到时候等你出来啊,那女人就不知道被我玩儿了多少次了!说不定啊,孩子都生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咬着牙,我刚要说话;那个圆寸头,直接一拳揍到了我肚子上;“咳哼、咳哼”,弯着后背,我蜷缩在地上咳嗽着。林老狗扶着眼镜说,“那女孩现在可是很缺钱啊,我等着她,等着她自己往我床上爬!哈哈,那么漂亮,胸那么大;这样的女人,可是极品啊,想想都带劲儿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再说一句试试?!”听他侮辱江姐,猛地从地上爬起来,却被圆寸头,一脚又踹在了地上;他踩着我脑袋,一脸阴笑地说,“你最好老实点儿,这里我说了算!”

    “呵!好大的口气!”圆寸头刚说完,门口立刻传来另一个声音,“你叫什么名字?谁让你殴打嫌疑人的?是谁赋予了你这样的权利?!”

    我赶忙侧了下眼睛,刚好看到门口处,李局长和一个老警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圆寸头踩着我脑袋,结结巴巴看着门口说:“局…局长,您…您怎么来这儿了?”

    看着那一身正气的老警察,我整个人都震惊了!李红兵竟然把警察局的局长给叫来了!

    那个局长走到我旁边,把我从地上拉起来;转头看向圆寸头说:“你是怎么混进警察局的?这里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败类?!违规违纪,徇私枉法;立刻把这身警服脱掉,听后处理!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一旁的林老狗赶紧说,“局…局长,他是我表弟,您看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住嘴!”局长猛地一回头,“接下来,谈谈你的事吧?!”

    那一刻,李红兵赶紧碰了我一下说:“王炎,究竟怎么回事,你照实说!别人要是欺负了咱们,这事儿可没完!两个局长给你撑腰,他一个分区的小行长,算个屁!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刀刀说话算数吧,五更好啦!明天保底四更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