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9.挨揍了……

    “跑?我为什么要跑?!”挡开江姐的胳膊,我冷冷地看着她说,“江韵,你可真让我吃惊啊!为了筹钱,你竟然跟这帮王八蛋混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姐也没想到他们是这样的人!”江姐哭着,急匆匆地说,“你赶紧走吧,咱们得罪不起人家的!剩下的事,交给姐姐来处理,好吗?”

    我愤愤地看着她说:“你处理?你怎么处理?!跟那个混蛋睡吗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江姐猛地推了我一把说:“你…你混蛋!在你眼里,姐是那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!”我立刻朝她吼,“你看看你,穿的什么乱七八糟的?!领口那么低,生怕人家看不见你的胸吗?还有丝袜,认识你这么长时间,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穿啊!挺好看的,很风·骚,你穿成这样,是来勾引这帮老男人的吗?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江姐憋着脸,猛地一下子哭了;她摇着头,不停地说,“不是的,本来今晚,姐是想偷偷见你,约你到外面的;可恩旭下午的时候,给我打电话,说他介绍了银行的人,谈投资的事情;所以我就穿成这样过来了,我没有要勾引他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李恩旭呢?他为什么不来?!”咬着牙,我真不知道,李恩旭他妈的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江姐就咬着嘴唇说:“恩旭他去医院,拆线去了!好几天前,他就该去医院的;只是为了帮我,他老是一拖再拖,伤口都要长死了。”说到这里,江姐拉着我,拼命往门口挤着说,“几位哥哥行行好,我弟弟他喝醉了,不是有意的;你们让他走,让他走好吗?”

    我猛地一拽她说:“别求这些人渣!我不走!别人企图强·奸我爱人,难道我还不能自卫吗?我就在这里,妈的,这个社会,是讲·法制的!”

    可江姐却哭着,不停地摇头说:“小炎,你别犯傻了,世界哪儿有你想得那么好啊?!你就走吧,你这么年轻,不能去那种地方蹲大牢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楼道里呼呼啦啦传来了脚步声;几个保安手里握着橡胶棍,急匆匆冲进来说,“怎么了?谁伤的林行长?”

    “他!就是他这个小杂碎!”眼镜男捂着流血的脑袋,一蹦多高!“给我打他,往死里打!出了事我负责!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一说,几个保安挥着棍子,顺势就朝我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赶紧把江姐推到一边,猛地一掀桌子;接着又抓起地上的酒瓶,一瓶子抡在了眼镜男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我滴个娘哦!你怎么老是打我啊?!”眼镜男捂着脑袋,吓得蹲在墙角里,两条腿打着摆子。

    这个人渣,他妈的,仗势欺人的狗东西!以为自己是银行行长,就能欺负良家妇女,欺负我们平头老百姓吗?老子今天,就是坐牢,也要让他扒层皮!

    想罢这些,我猛地一脚又踹了上去;那混蛋身子不稳,一下子扑在了地上;我冲上去,还要继续踹;可没想到,一根橡胶棍,直接砸在了我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当时我只感觉,脑袋“嗡”地一声;身子晃了两下,就被人踹翻在了地上。接下来,我晕乎乎地抱着脑袋,无数的拳脚和棍子,一下一下砸在了我身上。

    而我身边,除了棍棒砸来的声音,还有她凄惨的哭声。

    闭着眼,我脑袋越来越沉;趴在地上,我嘴里不停地絮叨着:姐,有我在,谁也不能欺负你,谁也不能……

    当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被关在一间屋子里了;房间不大,里面什么都没有,地是水泥的,躺在上面,浑身都感觉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从地上爬起来,我靠在墙角想抽烟,结果发现身上什么东西都没了,手上还被带了铐子。抬起头,房间里除了一个小窗户,能透点光线外,其它的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那时候,说实话我挺害怕的,不知道自己在哪儿,更不知道是什么人,把我关了起来。我想应该是派出所吧,那个行长,还没胆量私设公堂。

    靠在墙边,我眯着眼,望着那扇窗户,也不知道江姐现在怎么样了?!她应该急死了吧,应该在四处找人,把我捞出去吧?!

    闭上眼,我深深吸了口气;本来我以为,我和江姐,马上就能团圆了;我们一起努力,把江城的公司搞好,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世事难料,没想到中间,却出了这样的事!

    但我不后悔,为了她,我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呢?更何况,那个林行长,确实欠揍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房间的门开了;刺眼的光线照进来,我赶紧抬手捂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王炎,有人过来看你,跟我走!”那是个穿警服的警察。

    我从地上爬起来,问他谁来看我?

    他却不耐烦地说:“我哪儿知道!你见了不就知道了?!”

    后来我被带到了一间屋子里,那个女人就坐在那儿,看到我的时候,她一下子就哭了!

    “小炎,你怎么样了?身上疼吗?”她慌张地摸着我,眼睛里的大眼泪,啪嗒啪嗒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姐,我没事!进来以后就睡了一觉;刚睡醒,你就来看我了。”我朝她笑着,不想让她为我担心。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抿着嘴角的眼泪,乌黑的眼睛里,饱含了满满的心疼;“小炎,都是姐不好,是我害了你!我不该见那些人的,他们太坏了!都那么大年纪了,他们怎么一点廉耻都没有啊?”

    我抬起手,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,她又赶紧说:“小炎,你别害怕,姐马上给你找律师、托关系,没事的!我会把你救出来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摇头一笑说:“姐,你不用担心我!还有,不用找律师,你回头跟李恩旭说一下,让他叔叔过来捞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他会帮忙吗?”听我提李局长,江姐满脸担心地说,“先前在婚礼上,你让他那么没面子;还是不要告诉他了吧,万一他落井下石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姐!”我抿嘴一笑,摸了摸她的脸说,“他一定会来救我的!你好好的,不要担心我,更不要再去找那些老男人贷款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抿着嘴,刚要说话;外面一个警察说:“时间到了!王炎,跟我去审讯室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