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8.谁敢动她?!

    那一刻,我的心都痛死了!她就那么缺钱吗?缺到出来卖?!

    “江韵,你给我出来!”红着眼,我狠狠拽了下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被我一拽,她立刻皱了下眉头说,“小炎,别不懂事!”

    我不懂事?我他妈的,我们到底谁不懂事?!这群人,一个个的,他们哪儿是什么好人?!

    见我伸手又要拽江姐,旁边一个老男人,带着大方框眼镜,特不爽地看着我说:“哎哎,嘛呢?!没看见你表姐,正谈事儿呢吗?小子,要吃饭就坐下来吃,不吃饭该干嘛干嘛去!”

    我猛地把头转向他,那一刻,我真想摸起酒瓶子,狠狠给他来一下!刚才就是这混蛋,搂着江姐的腰,一脸地淫·荡的样子!

    可江姐却赶紧拉着我说:“小炎,坐着吃点儿吧,几个哥哥,已经答应给咱们公司贷款了。”

    仰着头,我深吸一口气,最后重重地点头说:“好,我吃饭!”拉着凳子坐下来,我倒要看看,这群吃着国家工资的混蛋,到底能耍什么流氓?!

    见我坐下来,旁边的几个老男人,脸上明显有些不爽!我知道,估计是因为我的到来,打扰了他们的好事。

    见气氛有些尴尬,江姐就举起杯,带着银铃般的笑声说:“来,几位哥哥,银行的大领导,我敬你们一杯!”

    “哎哟,妹妹敬酒,赶紧喝,都拿碗喝!谁他妈要是不喝,不给我妹妹面子,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!”那个带方框眼镜的老男人,明显是他们的头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众人顿时哈哈大笑;有几个男人,一边喝酒,还一边朝江姐胸口看;那种急切的冲动,就跟个畜生似的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,看着这群不怀好意的男人,捏着杯子里的酒,我一口闷了下去。

    江姐喝完以后,小脸红扑扑的,那样子真他妈迷人啊,尤其那双乌黑清澈的大眼睛,几乎能把男人的魂儿给勾住。

    “几位哥哥,贷款的事,就麻烦你们了!等学校盈利了,小韵会连本带利,亲自给哥哥们送过去。”她笑着,嘴角还带着两颗浅浅的酒窝。

    “哎哟,咱妹妹是搞教育的,而且还是艺术教育!哥哥怎能不支持啊?咱们江城,现在最缺什么?就是缺艺术教育!支持,全力支持!”眼镜男叼上烟,不加掩饰地盯着江姐的胸说。

    “咱们江城,可不仅缺艺术教育啊!还缺美人呢,像江总这样的美人,还这么有气质!那天那个电视台,搞那个选美大赛,那都是什么歪瓜裂枣啊?跟妹妹一比,简直可以去跳楼了!”另一个秃顶男,随声附和着说。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众人又是哈哈大笑!我捏着杯子,冷冷地看着这些人;一群流氓,笑点真他妈低!

    江姐就坐下来,故作生气说:“哥哥说什么呢!小韵怎么能跟人家比啊?”

    眼镜男咕咚喝了一杯酒,满脸奸邪地看着江姐说:“妹妹啊,你说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,咱们江城,还有你这样的美女呢?我要是知道啊,我早就跟我们家那口子离婚了!”

    江姐就赶紧说:“哥哥,您喝多了,这种话可不能乱说!都说糟糠之妻不可弃,这话要让嫂子听见,该寒心了。”

    可眼镜男却眼睛一瞪说:“就我家那口子啊?那也太糟糠了吧?!当初我要不是因为穷,老子才不娶她!”说完,他猛地抓住江姐的手说,“妹妹啊,咱俩好吧!真的,哥哥都让你迷死了!你说你,你怎么就长得这么美呢?”

    江姐皱着眉,想挣开他的手,可他却抓的死紧说:“妹妹,真的,只要你点头,哥哥明天就跟家里那口子离婚!哥哥有钱,什么贷款不贷款的,只要你跟了哥哥,银行的钱,你抓着花,想花多少花多少!”

    “林哥,您别这样,都是人呢,您尊重一下我好吗?”江姐有些害怕了,眼睛竟然求助地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,直接把头转向了一边;你不是能作吗?还他妈拉投资,就你这么单纯的女人,你他妈不付出点东西,人家能白白给你投钱?!

    “妹妹啊,你就答应我吧!哥哥不行了,被你迷死了!你知道吗?你哪个男人都不能跟,只能跟我!”说着,他竟然伸手,直接去抓江姐的胸;而且身子前倾,貌似要把江姐压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几位哥哥,你们说句话啊?!”见求助我没用,江姐又苦着脸,看向其他几个老男人说,“林哥他喝醉了,你们拉他一下,把他拉起来好吗?”

    可那几个老男人,根本无动于衷,而且眼睛还老盯着江姐的身体;即便他们占不到便宜,也要饱饱眼福。这群人渣,我不要太了解他们,男人在遇到这种事的时候,没一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那个眼镜男,我估计他真的有些醉了;大庭广众之下,他竟然直接就解裤腰带!“妹妹啊,别挣扎了,我可是银行的行长,就连这家酒店的老总,都欠着我贷款呢!你就是喊破喉咙,也没人搭理你的!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不是人吗?!”摸起桌上的酒瓶,我直接绕到他面前,把他的领子往后一拉,狠狠抡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酒瓶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他的额头,瞬间冒了血花。

    那一个,整个包间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扔掉酒瓶渣子,一拳揍在他鼻梁上,顺手掐着他脖子,把他按在墙上说:“你再敢动她一下,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杀人啦!”那一刻,眼镜男摸着额头的血,顿时嗷一嗓子,杀猪般地叫唤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包间里顿时乱了起来;几个老男人堵住门口,猛地就朝外喊:“保安、保安!这里打人了!赶紧过来,别让这小子跑了!抓住他,把他送到局子里去!”

    见我动了手,江姐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,手拉着我胳膊说:“小炎,你怎么这么冲动啊?你知道他是谁吗?!你快走,现在赶紧跑!剩下的事情交给姐姐,你不要害怕,知道吗?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