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7.江姐的饭局

    发完短信以后,小吴并没有直接走;而是确认收到款以后,这才冷着脸离开。

    那时已经晚上11点多了,我和金小优走出茶室,她就搂住我胳膊说:“小炎,谢谢你!为了表示庆贺,今晚去我那里怎么样?咱们来点儿新花样。”

    我抽出胳膊说:“对不起,我今天没心情;还有小优,以后做个积极阳光的女孩吧;再也不要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了。现在的你,并不讨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金小优脸色一变,背靠着车门说:“王炎,你什么意思?我怎么就不择手段了?我怎么不讨人喜欢?在这世上,想和我上·床的男人,得排着队!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是真心喜欢你吗?”我皱着眉,看着她娇小,却满是算计的脸说:“男人喜欢你,那是因为想占你便宜,仅此而已!你自己不爱惜自己,又有哪个男人,会真心喜欢一个万人骑的女人?!”

    “你混账!谁是万人骑?”金小优一下子就怒了,她咬着牙,狠狠跺着脚说,“王炎,你算个什么东西?!你只不过是我利用的棋子而已,我告诉你,现在地皮我已经拿下了,用不了一年,整个总公司都是我的!如果你想跟着我飞黄腾达,那我警告你,在主人面前,你给我管住自己的狗嘴!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我不停地摇着头;说实话,我很同情她的身世,更想让她变成一个好女孩,将来有自己的幸福;可我错了,或许在她心里,从来都没把我当人看吧,又怎会听我的劝告呢?

    长舒一口气,我转身说:“你好自为之吧,不要以为这世上,只有你自己聪明!”说完,我迈步就离开。

    可金小优猛地一吼:“你给我站住!你以为你是谁?骂完我就想走是吗?!你去哪儿?去找江韵那个小骚·货吗?”

    我猛地回头说:“是!我就是去找她!金小优,你不要以为,你给我下了药,跟我做了那样的事,我和她就完蛋了;你根本不了解我们的感情,你不知道什么叫爱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竟然不怒反笑,嘴角微微向上勾起,得意地说:“王炎,你还没看清局势吧,你现在找她,去帮她,她还有翻盘的机会吗?你不要忘了,现在我已经拿下了土地,她江韵就是有通天的赚钱本事,也不可能赶上开发区地皮的涨幅!”

    我冷笑着,她还真以为把地皮拿下了吗?见我一脸不服,她拉开车门说:“现在,我给你机会,要么上车跟我回家;要么就等我,掌管总公司以后,把江韵和你,你们这对狗男女,踢出公司!她不是一直想查她父亲的死因吗?不是一直想扳倒我们金家吗?我告诉你,她没机会了,再也没有了!”

    “脑子有病!”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这种自高自大的女人,就应该让她栽个跟头,认清社会现实。

    “你!”见我头也不会地离开,金小优猛地一甩车门说,“好!王炎你等着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求我,跪在地上像狗一样求我!”

    点上烟,我一边走,一边朝她摆手;在这世上,有些人是不值得同情的;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!金小优就是这种人,她觉得全世界都欠她的,都不如她聪明。

    走在路边,我望着漫天的繁星,脑海里突然又浮现出了那个女人的身影;她现在干嘛呢?应该在家里睡大觉呢吧?!

    手里握着电话,我左思右想,还是给她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…小炎?!”电话一通,她很吃惊地说。

    “姐,干嘛呢?还没睡啊?我一会儿就去你那儿!”我眯着眼睛,开心地说。

    她赶忙说:“别!我家周围,有金家的眼线,你还是别过来了!再说了,我现在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在哪儿?我这就去找你!姐,不用再害怕了,我们现在,可以光明正大的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电话那头,她沉默好大一会儿才说:“真的?你…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我抿着嘴唇说:“嗯!姐,我去找你吧。”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说:“嗯,好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给我发了地址。

    打上车,我长舒了一口气;这一天终于到来了,我和她,我最心爱的姐姐、爱人,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!

    出租车停在江城饭店门口,我按照地址,直接去了二楼的包间;可当我推开门的时候,却发现里面烟气熏天,几个脱发的中年男人,正面色红润地喝着酒。

    当时江姐坐在他们中间,有个男人还搂住她的腰,举着杯子要跟她喝交杯酒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一幕,我真的怒了!她在干嘛?疯了吗?这些男人又是谁?!

    见我突然站到门口,她赶忙站起来,挡开那个男人的手,看着我一笑说:“小炎,你过来啦?吃饭了吗?过来一起吃一点吧?!”

    我咬着牙,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着她;几个老男人喝得醉醺醺地,指着我就骂:“你他妈是谁?滚蛋!别妨碍我跟妹妹喝酒。”

    我艹他妈的,这群猪一样的男人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!攥着拳头,我猛地冲进去,想拉着江姐的手离开。

    可她却尴尬一笑,把我手甩开说:“小炎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个是交行的林行长,这位是建行的马主任;姐现在手里的资金不足,人家恩旭给牵线搭桥,几位领导才赏脸过来吃的饭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还悄悄碰了我一下,示意我不要误会;接着她又对着那些老男人说,“这个是王炎,我表弟!”

    听到“表弟”两个字,我的心都酸死了!我他妈是她爱人,她男朋友啊!她为什么这么说,为什么不敢承认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,我呆呆地看着她;那天她打扮的特别漂亮,脸上还化了很妖艳的妆;而且她的穿着,我真的不敢恭维,她竟然穿着低胸衫,那硕大的饱满中间,连白皙的事业线都露出来了!

    更令我无法忍受的是,她还穿着短裙丝袜;她究竟要干什么?穿得这么少,就是方便让这些老男人摸吗?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二更了,一会儿三四五更一起发哈!看着大家这么多的打赏和月票,不加更真的说不过去了!今晚五更走起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