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.上门捉奸

    听到金小优的声音,我和江姐都愣住了!她来这里干什么?难道她怀疑我了?!

    当时江姐正压在我身上,门外金小优的脚步,却在一点点朝我们靠近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我几乎本能地推开江姐,身子一滚,直接跳下床,躲在了窗帘后面。

    背靠着冰冷的玻璃,我额头的汗都出来了;千万不能被发现啊!金小优都已经上套了,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,我就能让她万劫不复;这么关键的时刻,可千万不能掉链子啊?!

    “江韵!干嘛呢?躲着不见我啊?还是在约会哪个小男人啊?”声音从走廊里传来,金小优淡淡地笑着;隔着窗帘的缝隙,我突然看到金小优的脑袋,突然出现在卧室门口,“王炎!你出来!”

    我身体猛地一抖!这女人,她知道我在这儿?!

    捏着拳头,我刚想出去,江姐却从床上站起来,理了理头发说:“金小优,你有毛病吧?到我家来,为什么不敲门?你不知道不请自来,很没礼貌吗?”

    金小优靠在卧室门口,眯着狐媚的眼睛,左右打量着江姐的卧室说:“江姐啊,我怎么在你卧室里,闻到了一股男人的味道啊?而且那味道还很熟悉,有点像王炎的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!”江姐瞬间冷下脸,很不开心地看着她说,“金小优,你不要跟我胡搅蛮缠,这里是我家,请你出去!”

    “哎哟,姐姐别生气嘛!”金小优迈着猫步,特风·骚地走进来;本来我以为,她要和江姐说什么,却没想到,她突然转身,猛地拉开衣柜门说,“王炎!你出来!”

    那一刻,我和江姐,同时吓了一哆嗦;这个精明的女人,难道她真的知道我在这儿?

    见金小优这样,江姐猛地推了她一下说:“金小优,你给我出去!这里是我家,我不允许你这么无法无天!”

    金小优尴尬一笑,朝江姐挥了挥手说:“姐姐,别生气嘛,跟你开个玩笑!”说完,她眼神玩味地看着江姐,突然又说,“江韵,王炎真不在这儿?”

    江姐一跺脚,愤愤地指着她说:“金小优,你别以为我好欺负!我问你,往我办公室里扔老鼠的事,是不是你指使的?我警告你,做什么事都要有个限度,否则的话,董事会也不是摆设!别以为你有金家撑腰,就可以为所欲为!”

    金小优赶紧上前一步,拉着江姐的胳膊说:“姐,我哪儿能干那种缺德事啊?!您别生气,我今天过来,就是想用一下公司的公章;毕竟我的项目,马上就要启动了,必须得公司盖印的。”

    听金小优这么说,我微微松了口气;看来她今晚过来,主要是为了拿公章吧;毕竟江姐现在是总经理,公司的公章,是由江姐贴身保管的。

    那一刻,江姐也微微松了口气,但她还是冷着脸,气呼呼地跟金小优说:“公章的事,不能明天到公司里办吗?这么晚了,谁不睡觉?!”

    金小优厚着脸皮一笑说:“哎哟,姐啊!您今天不是被死老鼠给吓到了嘛,一天都没去公司;所以我怕您明天也不过去,耽误事啊!我这边项目挺着急的,所以就连夜过来叨扰了,您不会生气吧?”

    江姐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从床头柜的包里,拿出公司的公章说:“给你,办完了事,赶紧还给我!还有,以后注意点,别未经允许,就跑人家里来!”

    接过公章,金小优眯着眼睛一笑,“那谢谢了姐!”说完,她转身就走,可还没出门,她突然又一回头,朝江姐诡异地眨了眨眼睛,“姐,您是不是很想念小炎啊?这样吧,我给他打个电话,您跟他说两句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我艹!这个狐狸精,她还是没放弃对我的追查啊?!江姐听到她要给我打电话,脸色都煞白了;要知道,我就躲在窗帘后面;如果电话一响,我就暴露了……

    “金小优,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!我还要休息,你走吧,请不要打扰我。”江姐拳头轻轻握了握,我知道那一刻,她比谁都要紧张。

    “姐,怎么说你们曾经,也那么相爱;跟她说两句吧,没关系的,我不吃醋。”说完,金小优对着电话,“噼里啪啦”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!”那一刻,江姐都被吓坏了,她竟然冲过去,想夺金小优手里的手机!

    金小优就举着电话,有些戏耍地看着江姐说:“姐,你紧张什么啊?不就是打个电话嘛!您害怕啊?害怕他在你这儿,被我发现啊!”

    江姐都快被她气死了,又气又怕的那种;她一边夺电话,一边吼着说:“金小优,你不要太过分!我跟他早已经没什么了,她怎么可能在我这里!还有,你不要打电话,我跟那个负心汉,没什么好说的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金小优的电话里,传来了一段提示音: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,已关机……

    “关机了?!”那一刻,金小优和江姐,一脸茫然地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躲在窗帘后面,我冷冷一笑;早在出租车上,我就已经把电话关机了。

    先前毒金家看门狗的时候,就因为手机没关机,我差点被金老三发现,丢了性命;所以我王炎,又怎么会被一块石头,绊倒两次呢?!

    金小优挂掉电话,很不服气地又朝卧室里,左右打量了一眼说:“江姐,今天真是不好意思,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休息!”

    “你滚!”江姐立刻冷下脸,狠狠推了她一下说,“金小优我告诉你,我跟王炎那个混蛋,早已经没什么了!请你不要再拿他侮辱我!”

    金小优被江姐推了个趔趄,但还是厚着脸皮,一边笑着跟江姐道歉,一边不紧不慢地朝外面走。

    后来客厅的门开了,金小优走到院子里,我又赶紧从窗帘后面跑出来,生怕被她看见。

    院子里,金小优打着电话说:“你真的看见人进来了?什么叫好像是?!以后给我认准了再说!他不在江韵这里,估计是你看错了!以后给我盯好了,别给我谎报军情,老娘丢不起这个人!”说完,金小优愤愤地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我靠在床前,深深吸了一口气;金小优这个女人太奸诈了,她竟然在江姐家周围,安插了眼线!

    今晚差一点,差一点我的计划,就全部泡汤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