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2.我一直爱你

    她眯着眼,满脸怨恨地看着我;我知道,她不会轻易原谅我的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我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,又有谁会原谅一个负心汉呢?

    张着嘴,我刚要解释,她却猛地扑过来,紧紧搂着我脖子说:“你还是回来了,姐以为,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,再也不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说:“姐,怎么会呢?我一直都是爱你的,无时无刻都在思念你!”望着家里的一切,熟悉的客厅,熟悉的厨房,熟悉的她;我忍着眼里的泪,抿着嘴唇,差点哭出来。

    那年我21岁,在那个不算成熟的年纪,我就那样一直默默承受着,命运给我带来的一切压迫;我心里有太多的委屈,好多时候都无人倾诉。但此刻,只要她能理解我,就够了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轻轻抚·摸着我的脸颊,含着眼泪说:“小炎,这样的日子,什么时候到头啊?姐真的受够了,这世上,坏人怎么那么多啊?她…她竟然找人,往姐的办公室里扔老鼠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一下子就哭了;看着她委屈的样子,我真的特别心疼;我就搂着她说:“姐,很快了,再有几天,金小优就完蛋了。你知道吗?先前我以为,她本性不坏;可没想到,她竟然这么变态!”

    江姐摇着头,微微一笑说:“我们不提她,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,不说!”我脸贴在她脸上,闭着眼说,“姐,你怪我吗?我和她那样,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怪!怎么不怪你!那天晚上,你和她那样,她还给我打电话;你知道吗?当姐听到你们声音的时候,我真的想死啊!”她一下子又哭了,哭得特别伤心。

    我伸手给她擦眼泪,她哽咽着继续说:“可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,你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我,你是个乖孩子,善良的、腼腆的孩子;姐只能怪自己没本事,怪自己害了你……小炎,一想到这些,我真的想去死!我干嘛要认识你啊?跟我在一起,你连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姐,你别这么说,我很开心的,能跟在一起,我每天都特别开心。偌大的白城,不管我身处何方,跟什么人在一起;我都知道,这里有个女人,一直都在牵挂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傻子!你是傻子吗?”她咬着嘴唇,泪水挂在睫毛上,她说,“小炎,你会不会恨我啊?如果没有我,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;你这么年轻,你应该去做那些,你喜欢做的事;而不是为了我,让自己去承受那么多苦难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也一样,我希望有一天,你能为自己而活,做自己喜欢的事。我不希望公司的事,你父亲的事,一直压着你,让你受尽委屈。”闭着眼,我狠狠咬牙说,“今天上午,当我看到你办公室被人弄成那样,你吓成那样;我真的…我想杀人!”

    她含着眼泪说:“傻瓜,姐姐受什么委屈都不要紧,我就是担心你,怕你受委屈的。可是姐脑子笨,又不知道你要干什么,你也不跟我说;我就只能眼睁睁看着,跟着着急,又不敢打扰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紧紧抱着她说:“姐,你放心就好了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;我们不说这些了,不说了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她听话地点了点头,脑袋在我怀里蹭了蹭说,“今晚…你还走吗?”

    “不走了,就在这里,我陪着你好吗?”搂着她纤细的腰肢,嗅着她身上的芳香,我根本舍不得离开她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怕被她发现吗?她万一要过来怎么办?!”江姐担忧地问我。

    “她要真找到这里,那我就告诉她,我爱你,我要帮你打败她!”我笑着,伸手捏了江姐的鼻子。

    可有的时候,你真的怕什么来什么;让我没想到的是,后来金小优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那晚,我们在客厅抱了很久很久,后来她推开我,捏了捏我的脸说,“吃饭了吗?肚子饿吗?”

    我傻傻地点头说:“饿!做梦都想吃你做的饭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,在我胸口轻轻打了一下,就甩着轻快的马尾辫,一边往厨房走,一边问我说:“想吃什么?姐给你做!”

    看着她靓丽的背影,我猛地从后面搂住她,咬着她的耳根说:“想吃你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她的脸一下子红了,跟受了惊的小鸟似得,缩在我怀里说:“不给,找你的金小优去吧!这几天,你没少跟她那样吧?我可是知道,她那方面可厉害了,在总公司的时候,她跟男人那样,给金家拉来不少投资呢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儿啊?跟她那样,又不是我情愿的;再说了,她给我下了药,我是真的没办法!”说完,我又说,“还有,既然你跟李恩旭,都知道我有苦衷,你干嘛还让他打我啊?!”

    她“噗呲”一笑说:“不是为了帮你吗?姐怕金小优不信任你,所以才让恩旭那样的。结果没想到,他演得倒挺投入,一巴掌都把你打倒了,你脸疼不疼啊?”

    “你说疼不疼啊?现在脸上还有印子!”我紧紧抱着她,压着她肩膀说,“江韵,你是不是让李恩旭,公报私仇啊?演戏还用那么大力气,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是!就是故意的!”她得意地掐了我一下说,“让你跟别人乱搞,就要让你长长记性!”说完她转过身,噘着嘴,满脸幽怨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的样子太迷人了,都27岁了,却还是那么可爱;我就一下子把她抱起来,手抓着她屁股往卧室走;“姐,我再也不乱搞了,就跟你那样,我想要你!”

    被我抱着,她惊讶地张着嘴,打着我胸口说:“你干嘛啊小流氓!还没吃饭呢!我不要跟你那样,我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说完,我就吻在了她的唇上;她的嘴唇,依旧那么柔软,吸进嘴里,带着淡淡的甜香。

    把她放在床上,我还没来得及躺下,她竟然用腿勾我,神色迷离地朝我眨眼睛;我的天,刚才还不要不要的,现在她又这样,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啊?!

    温馨的卧室里,她拉着我的手,一点一点把我牵引到床上,硕大的饱满,压着我胳膊说:“小炎,再也不要去找她了,好吗?”

    可她话刚说完,客厅里突然传来了脚步声:“江韵,在不在家?”

    那是金小优的声音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晚刀刀有点急事,保底三更哈。过两天继续加更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