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1.心理变态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金小优正翘着二郎腿,在那里哼着歌化妆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特别气愤地看着她说:“小优,你这么做,是不是太过分了?她可是总经理,你这么弄,迟早是要出事的!”

    金小优抬起头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说:“王炎,你说什么啊?我怎么过分了?对了,刚才外面怎么了?怎么还有人尖叫啊?”

    “金小优!”我猛地一拍桌子,深吸一口气说,“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,江韵办公室里的死猫、死老鼠,是不是你找人放的?!”

    “呵!王炎,你什么意思啊?”金小优站起来,扭了扭腰说,“谁那么有才啊?竟然干这种缺德事,也真是的!不知道我们女人,最怕这些东西吗?又恐怖又恶心!”

    我气得在原地转了两圈说:“你还知道恶心啊?小优,咱们是要报仇,是要打败她;但我希望的,是咱们用堂堂正正的手段!而不是用这种卑鄙下流的勾当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金小优猛地一跺脚:“王炎,你什么意思?你到底是跟谁一伙儿的?我这么做,你心疼了是吧?你还爱她是吧?!好啊,你去找她吧,跟她一起对付我!”

    我他妈的,要不是你把资金,全都搂进了自己口袋里,我才懒得伺候你!“小优,适可而止吧,我并不是要心疼谁,只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太让人不齿了!”

    金小优却不屑一笑说:“王炎,昨天她那么侮辱你,说你乡下泥腿子,说你见利忘义、没有原则,我这是在替你报仇!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我猛地对她吼了一句!

    “我用!”金小优朝我一瞪眼,接着又把头转向一边说,“小炎你知道吗?你曾经保护过我,在我被人侮辱的时候,你为了维护我,不惜跟别人打架。所以现在,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、侮辱你;谁要敢这样,我要她十倍奉还!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,颓丧地一笑说:“小优,你的心意我领了,但请你以后,别再这样了,行吗?”

    金小优冷哼一声:“我就要这样!王炎,我不怕告诉你,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!以前在广州共事的时候,她总是那副柔弱伪善的样子,搞得整个公司的男人,都围着她转!这种虚伪的女人,我就是要好好治治她!现在她身边没男人了,我看还有谁护她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金小优想了一下,突然又一笑:“哦对,也不是没男人,她身边好像来了个瘸子啊!真好,以前高高在上的女神,现在被一个瘸子给护着,这场景,真凄凉啊!”

    我拧着眉毛,指甲都掐进了掌心里;真没想到,金小优心里,竟然会这么阴暗!她根本就不是帮我报仇,而是想发泄自己内心,那种变态的嫉妒。

    抬起头,我还想说什么,她伸手一挡说:“你什么都不要说了,我就是要治治她!这件事,谁劝也没用!”

    闭着眼,我长长舒了口气;金小优太变态了,她的心理,怎么能这么扭曲呢?!

    后来我掏出电话,直接打给李局长说:“土地的事情怎么样了?我要快,尽快给我办!”

    挂完电话以后,我转头跟金小优说:“我会尽快把土地的事情敲下来,等这件事办完以后,我希望你能收敛一点!”

    金小优往椅子上一座,得意地眯着眼说:“如果真把地拿下来,她也不配做我的对手了;那个时候啊,欺负她也没什么意思;听你的,项目一旦落实,我就收手。”

    那天,江姐一天没来公司,李恩旭也没来;我想他们应该是去疗养中心了吧,不来也好,省得上火烦心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李局长约了国土局的领导,让我们过去谈一下土地出让的事。

    出公司的时候,金小优拉着我,笑眯眯地说:“王炎,你真棒,这么快就能把事情搞定了!”

    我挡开她的手说:“剩下的事情,你去谈吧;我累了,想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人是你介绍的,不去多不合适啊?”她摇着我胳膊,我知道她在想什么;估计谈完事情以后,她还想让我陪她过夜。

    “小优,你是项目负责人,用不上我去的;到了那里,多长个心眼儿,别被人家给算计了!”我故意这样提醒她。

    她一笑说:“你介绍的人,我还能不放心啊?!行了,你回去吧!”眯着眼,她手插进我兜里说,“这个窃听器,已经不需要了;你对我这么好,我再这样,可就说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窃听器掏出来,塞进自己口袋里,转身钻进车,着急忙慌地走了。

    站在公司楼下,我长舒了一口气;事情我都跟李局长交代清楚了,现在就等着金小优上套了。

    没了窃听器的约束,我浑身自在了很多;在路边招手打了辆车,我直接往江姐家里赶。今天晚上,我必须要跟她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车子从建设路,一直转到滨江路;我坐在车里,望着窗外的江城;那时我就想啊,命运真是奇妙,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,我们突然就那样认识了。

    那时的她,漂亮自信、大气迷人,几乎在见她第一眼的时候,我就被她迷住了;可现在,生活的坎坷,却把她折磨的不成样子;走了金铭,来了李恩旭,当所有一切都解决时,却又出现了一个更厉害的金小优。

    上天何时,才能让她幸福?让她不用再为这些纷繁复杂的事,而忧愁呢?

    到了她家的时候,大门没上锁;我推门进去,在院子里我就听到了她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妈,他们好坏,竟然往我办公室里,扔死猫、死老鼠;怎么可以这样啊?我又没惹他们!”说到这里,她突然抬头,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我,“妈,先不说了,我还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挂掉电话,擦了擦脸上的泪,眼睛望向别处说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不怕被你主子看见吗?”

    我仰着头,深吸一口气说:“如果我说,我一直都爱着你,从未变过心,你相信吗?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