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8.她还是那么善良

    本来我是打算,趁江姐找我的机会,跟她解释清楚的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金小优却突然来了这么一手;她真是高啊,太高了!

    虽然她个头才一米六,但我不得不说,浓缩的都是精华,这娘们儿浑身上下都是心眼儿。

    闭着眼,我在走廊里游荡了一会儿,最终鼓起勇气,敲响了江姐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那时我想,她一定会骂我吧?!我那么伤她的心,自己又给不了任何解释,她一定恨死我了!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,她就是打我、骂我,狠狠地羞辱我,只要她心里能舒服点,我还有什么不值得的呢?

    “请进!”办公室里,传来了她动听的声音。推开门,我深吸一口气,咬牙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仍记得那天,她坐在办公桌前,上身穿着白色羽绒服,扎着马尾辫;阳光从窗外照进来,照在了她哭红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她哽咽着,就那样看着我说:“你过来,到我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我站在离她三米远的地方,把头转向一边说:“有什么话,直接说吧;我很忙,没时间。”捏着兜里那枚窃听器,我的心都在滴血。因为我不敢跟她,说太亲密的话;金小优那个女人,她可正听着呢!

    见我不过去,她一边打着哽咽,一边站起来;手里抓着一条咖啡色的围脖,朝我走过来说:“这两天,姐把这条围脖织好了,给你带上看看,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把围脖挂在我肩上,细心地打量了一下;那一刻,她和我靠的很近,我只要微微低头,就能吻到她光洁的额头。

    可是我不能那样做,更不能说任何亲昵的话;捏着兜里的东西,我真想掏出来,把它给砸了!然后告诉江姐,我现在这样,一切都是为了她,为了扳倒金小优!

    “围脖织的有点短了,哎!你不在身边,我也没法比量。”她叹了口气,把围脖拿下来说,“今晚回家,我再改改吧。不过你戴着蛮好看的,像个成熟的男人一样呢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;那一刻,我就那样凝视着她,我真的…真的有太多的话想说,可是现实如此,我只能硬生生地憋回去。

    “哎!你干嘛?”她挣扎了一下,噘着嘴就说,“你不是跟人家金小优好了吗?你摸我手干嘛啊?!你流不流氓?”

    我一把揪过围脖说:“江韵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围脖我也带着;但请你以后,再也不要这样了!”我一边说,一边摊开她的手掌,然在她手心里,飞快地写着,“我有苦衷。”

    她似乎明白了我写的字,浑身一颤说:“小炎,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赶紧挡了一下她的嘴,又转头往后看;隔着毛玻璃,我隐约看到一个人影,正站在玻璃后面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我朝江姐一吼,“江韵,跟你在一起的日子里,我真的受够了!我为你差点死掉,可你却背着我要跟别人结婚!从今以后,你不要跟我来这套,咱们完蛋了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吓得浑身一哆嗦,就跟个受惊的小鸟一样,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我说:“王炎,你…真的要这么绝情吗?我到底哪里做错了?我改还不行吗?而且你跟金小优那样,我都没怪你什么,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?!”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说:“因为我喜欢她,那丫头很可怜,她没有你那样温暖的家庭,母亲死得早,从小就受尽了别人的冷眼!我和她是一类人,我们才是最合适的一对!你不一样,从小生活富足,在关爱中长大。所以我要去照顾她,而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有错吗?”她竟然哭着朝我吼,“我家庭幸福怎么了?我得罪谁了?!王炎,要分手,何必找这种气人的理由?!”

    那一刻,她哭了,哭得特别伤心;我甚至都怀疑,刚才我给她的暗示,她究竟理解了没有。

    抹着眼泪,她哽咽地看着我说:“我不跟你吵架,把你叫过来,我就是想问问你,昨天李恩旭来找过我,说还想跟着我工作!你不知道,他一个残疾人,他就那样从轮椅上扑下来,给我下跪了!小炎,我觉得他本性不坏,我可以原谅他吗?”

    我冷冷地望着别处说:“那是你的事,原不原谅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深吸一口气,我想了一下说,“他来了也好,那个人其实很有本事,只不过当初,他心术不正,没有完全发挥出来。”

    把围脖收好,我转身说:“本来我就很不服他,你把他叫过来帮你,然后我帮小优;我倒要看看,我和李恩旭,到底谁更厉害!”

    “王炎!你不要这样说!”江姐扑过来,一把抱住我说,“你到姐这里来吧,我知道你看不惯李恩旭;我不让他过来,有你在我身边就够了,好不好啊?!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我猛地甩开她说,“把那个瘸子叫过来!我就要跟他比比能力,我王炎活这么大,还真没服过输!”

    说完,我直接出了门;闭上眼,我在心里不停地祈祷着:姐啊,你可一定要把李恩旭叫过来啊!希望你能听明白,我话里的意思,希望你能明白……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金小优拉着我,眉目传情地让我去她那儿。说实话,我真的不愿去,只要跟她做一次,我的心里,就多增加一份罪恶。

    我爱江姐,即便我脏了,但也不愿一直脏下去;所以对于金小优这种女人,我能少一次,就尽量少一次。

    后来我搪塞说:“小优,我已经跟一个领导约好了,今晚谈地皮的事;你先回去吧,等谈完了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金小优眼睛一亮说:“这样好啊!我跟你一起去,反正项目这块,我比你要了解。”

    我就赶紧说,这次去只是见见面,人家帮不帮还不一定呢!等回头,人家那边真愿意帮忙了,我再叫你过去,行吗?

    金小优依依不舍地松开我胳膊,最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她妥协,我暗自松了口气;今天晚上,我还要跟李局长合计,怎么来算计你呢!你要跟过去了,我还怎么跟人家商量?!

    呵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四更八点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