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5.江姐原谅我了?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李恩旭的眼睛里,竟然溢出了泪水;他拿袖子擦了一下说:“当面道歉,我还有那个机会吗?很多事,你知道的,一步错,步步错!我现在真的很感激你,要不是她身边有你,或许真的就被我们李家给坑了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他也点上一根烟,仰头吐着烟雾说:“王炎,你是幸福的,所以在往后的日子里,一定不要辜负她。她是个好女人,我这辈子见过的,最好的女人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把脑袋一别,悲伤地望着窗外;因为我也没机会了,再也没有了!只是我心里的苦楚,无人可以诉说……

    “小炎,有些话你可能不信,但我一定要说。”李恩旭靠在轮椅上,眼神呆呆地望着窗外说,“以前在公司,我真的好多次、好多次,都想放弃出卖江姐,放弃那个U盘!她太善良了,善良到让人无法去伤害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却伤害了,还做了逼婚那种恶心人的事。”对于李恩旭,我并没有太多的同情;毕竟做错了事,就要承担后果;他是如此,我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可李恩旭却无奈一笑说:“不怕你笑话,我本来真的不想逼婚,更不想侵吞江姐的公司;可我父母,这两个老不死的,他们联合我叔叔,竟然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,就把事情给办了!”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说,“那为什么不阻止?为什么不让你叔叔,给公司解封?”

    李恩旭拍着轮椅,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鬼迷心窍了吧,公司不公司的,对我无所谓;但我真的喜欢她,想和她在一起。一步错,步步错;错到无法挽回,只能硬着头皮错下去!我恨我自己,更恨我父母!我们李家,为什么要这么歹毒?歹毒到去欺负一个善良的丫头?!”

    闭上眼,李恩旭擦着眼泪说:“如今,我早已不再爱她了,没有资格了!不是因为我残废,而是我们李家,做的那些事情,在我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罪恶感。我想赎罪,却连机会都没有,我只能这样,抱怨自己,抱怨父母,抱怨李家!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想赎罪,现在就回公司帮她!她现在很艰难,艰难到你无法想象!”说到这里,我死死捏着烟头,皱着眉说,“你要摸着自己的良心去帮她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王炎,我不是不想帮,这些天,我做梦都想着赎罪!”李恩旭咬着牙,手狠狠拍着轮椅说,“可她再也不会原谅我了,不会了,没有机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机会就去争取!她不原谅你,你就跪着、爬着去求她!你犯的错,值得你这样!”我站起来,红着眼说,“你就是像条狗一样去求她,也要让她原谅你!因为现在,她孤立无援了,很危险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李恩旭有些惶恐地问:“小炎,到底怎么了?!她身边不还有你吗?”

    一提这个,我猛地就哭了;“恩旭哥,我…我再也无法回到她身边了,再也回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她那么爱你,怎么可能回不去?!王炎,你们到底怎么了?”李恩旭焦急摇着轮椅,走到我面前说,“你为她做的一切,我全都看在眼里;你们不可能分手,这我绝对不信!”

    我闭上眼,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我的事你不要问了,你记住了,一定要帮她!”说完,我起身就走,到门口的时候,我又转头说,“记住了,今天我找你,是因为我相信你!如果你还敢玩儿什么幺蛾子,去坑她、害她,我会杀了你!”说完,我转身直接出了门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不知道把赌注放在李恩旭身上,到底对不对!但我没有办法,他对养生项目了如指掌,而且个人能力也很强。有他在江姐身边,会帮江姐分担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我也不用担心,李恩旭再给江姐使坏;他叔叔的小命,都捏在我手里;如果他敢闹什么幺蛾子,我会让他叔叔,彻底完蛋!

    回到市南的地下室,我长长舒了一口气;金小优,你想斗法,那咱们就一起玩玩吧!现在江姐身边,明面上有李恩旭,暗地里有我;如果这样你还能赢,那我跪下来给你叫奶奶!

    刚想完这些,出租房的门就被推开了;房东刘姐牵着狗,磕着瓜子说:“王炎,怎么回来也不打声招呼?你几个月没交房租了?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刘姐,钱还能差了您的吗?”一边说,我从兜里掏出两千块钱塞给她说,“这些够了吧?”

    刘姐一笑:“你小子行,比你那哥们儿爽快多了!”把钱收好后,刘姐靠在门边说,“对了,前些日子,杜鹃过来过一次;不过听说大头搬走了以后,整个人哭得啊!哎,我真是理解不了,一个穷小子,值得她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刘姐!杜鹃她在哪儿?她都跟你说什么了?有没有留电话或地址什么的?!”听到杜鹃的消息,我几乎从床上窜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定要告诉杜鹃!大头一直都爱着她,不管她跟过多少男人,经历过怎样的事;大头说了,等他将来出人头地了,他还会来找她,娶她的。

    可刘姐却摇头说:“人家现在是富家太太,我哪儿能跟人家说上话啊?!她就问了我大头的事,别的什么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我就赶紧说:“刘姐,如果再遇到她,告诉她我在找她,告诉她大头将来会娶她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刘姐一笑说,再碰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,大头都离开了,想想那丫头,应该不会来这里了。

    听到刘姐的话,我整个人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软软地靠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杜鹃和大头,多年以后,还能如从前一般吗?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,就坐公交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江姐;而且啊,我现在已经是金小优那边的人了,我真的…很矛盾!

    但为了彻底搞翻金小优,帮她重掌总公司,我又不得不这样做,不得不去面对她的冷眼。

    脑子里正想着这些事,走廊前方,她竟然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几乎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身后,她突然叫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姐…哦不,江总。”转过头,我紧张地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她一下子搂住我,脸压在我胸膛上说:“傻瓜,为了500万出卖自己,值得吗?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晚四更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