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4.江姐的后援

    讲到这里,金小优阴森一笑说:“不自量力的女人,她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话?!王炎,江家已经不行了,我希望你能看清形势!我喜欢你,不仅是你对我的关怀,还有你的能力!”

    一边听着电话,我一边捏紧拳头;金小优这么害我和江姐,我不能就这样,眼睁睁看着江姐,败在她手上。即便她恨我,不再爱我,我也必须要帮她!因为我爱她,我对不起她,即便是死,我也不能让她受尽委屈。

    “王炎,回来吧,公司迟早是我的!我曾经就暗自发誓,总有一天,我会掌管整个公司;总有一天,我会将金家的那些人,全都踩在脚下!”金小优语气严肃地说,“小志,我需要你,只要你肯来帮我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!”

    “江姐父亲的死,你能查清吗?他的遗体,你能帮我找到吗?”咬着牙,我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只要我坐了董事长的位子,这些对我来说,不是难事!”金小优几乎想都没想,就答应了我。

    抿着嘴,我重重地点头说:“好,我跟你干,明天就去上班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金小优开心一笑:“嗯,我等你!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后,我心里的一个计划,便悄悄形成了。

    金小优,等着吧!你这么陷害我,到时候,我会让你连哭的力气都没有!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我管金小优,要了金胖子现在藏身的地址;接着我又把电话,打给了李局长。

    电话通了以后,李局长吓得不轻,他以为我是兴师问罪的;毕竟金胖子,到现在还没抓到。

    我也没跟他废话,直接把金胖子的地址,告诉了他;说完以后,我问他:“李局长,李恩旭现在在忙什么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问,李局长叹了口气说:“哎,还能干什么?双腿残了,天天在家里无缘无故发脾气。小炎,恩旭已经很可怜了,您就高抬贵手,放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说:“放心吧,把李恩旭家里的地址告诉我,我找他有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和李局长通完电话以后,我去水房洗了把脸,简单整理了一下衣服,就打车去了李恩旭家。

    在车里我就想,江姐没了我,她现在几乎孤立无援;而整个公司,目前大多数都是金胖子的老部下,而且还有一个,能算计到骨子里的金小优。她一个傻女人在那里,不得被人家给欺负死啊?!

    小雅去念研究生去了,她帮不了江姐;所以我能想到的人,就只有李恩旭了!抛开别的不谈,我其实骨子里,很欣赏李恩旭这人!而他也确实很有能力,而且能力比我强!

    江姐现在这么艰难,无论如何,我也要一试;如果他真的还念江姐的情分,念在江姐曾经对他的好,我想在经历过这些之后,他一定会尽心竭力地帮助江姐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我科大的校友,我相信从我们科大出来的人,不是人渣,而是有情有义的汉子!大头是,赵健是,我想李恩旭,也不会太差……

    即便他人品差,我也不会害怕他坑江姐;因为现在,他叔叔李局长的命运捏在我手里,如果他不尽心尽力,我会让他叔叔身败名裂!

    进了小区,我直接上楼,叩响了他家的门。

    当时站在门口,我隐约听到,他家里有摔东西,和争吵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门开了,我见到了李恩旭的母亲,她是擦着眼泪给我开的门。

    而客厅里,李恩旭还在疯狂地怒吼着:“都是你们,是你们害了我,毁了我!”

    “阿姨,我想见见李恩旭。”看着她,我深吸一口气说。

    “你?!小混账!要不是你,恩旭早就结婚了!都是你害的,是你害了我们家恩旭!你给我滚,这里不欢迎你!”说完,她转手就要关门。

    我赶紧伸脚一挡,冷冷地看着她说:“如果不想让李红兵出事,你最好请我进去!”

    她眉头一皱,咬牙哽咽着说:“你最好不要欺负我儿子,否则的话,我跟你拼命!”说完,她转身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我走进去之后,就看到李恩旭坐在轮椅上,手里拿着擀面杖,“叮叮咣咣”把家里砸的破烂不堪,花瓶渣子都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李恩旭!你闹够了没有?!”站在他身后,我猛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声音,他立刻摇着轮椅,满脸愤怒地看向我说:“你!王炎!!!你还敢来我家?我…我杀了你!!!”说完,他摇着轮椅就朝我冲过来,手抡着擀面杖,直接就往我脸上砸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风声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我攥着拳,猛地一睁眼!

    “江姐对你好不好?摸着良心说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擀面杖在我鼻尖处,猛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什么意思?!”李恩旭红着眼,举着颤抖的擀面杖问我。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,江姐对你好不好?如果她有难了,你是落井下石,还是伸手帮她?!”盯着他的眼睛,我挡开擀面杖说,“你摸着自己的良心,回答我!”

    被我盯着,李恩旭额头的汗,“啪嗒”一下滴在了衣服上;转过头,他看向自己的父母说:“你们出去,我和他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他父亲立刻紧张地说:“恩旭,他可是在你婚礼上抢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!滚!没听见吗?”李恩旭瞪着大眼,猛地朝他父亲吼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们出去!恩旭,我们就在门口,他要敢对你怎样,你可得叫我们啊!”李恩旭的父亲,满脸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滚!”李恩旭抓着手里的擀面杖,直接砸在了他父亲脚下。

    他父母出门以后,李恩旭摇着轮椅,从茶几上拿了盒烟,抽出一根扔给我说:“王炎,帮我跟江姐带句话,就说我李恩旭,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,就是她!我不祈求她的原谅,但我会一辈子,在心里忏悔自己的罪行。”

    接过烟,我坐在他对面,深深吸了一口说:“我不会帮你带话,如果想道歉,当面去找她。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