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3.江姐下战书

    那一夜,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,感觉好累、好累……

    最后身体的燥热没了,我的眼皮也一点点闭合,就那样躺在沙发上,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当阳光照进窗户的时候,我眯着眼,拍着胀痛的脑袋,从沙发上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?”餐厅里,金小优穿着衣不遮体的情趣内衣,很精心地摆着碗筷说,“过来吃早饭吧,我做的,很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金小优!”低着头,我几乎从牙缝里,挤出了她的名字!因为昨天晚上的事,我都还记得,记得一清二楚!我甚至都还记得,她跟江姐打了电话;我们做的时候,她打的。

    金小优完全不理会我的愤怒,还给我泡了杯热茶,端到我面前说:“怎么了嘛!昨天晚上,人家表现不好吗?”

    我一拳砸在茶几上,用无法形容地表情,看着她说:“你就是个混蛋!你信不信,我这就杀了你?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金小优理了理额头的发丝,微微一笑说:“王炎,做人不要恩将仇报;今天一大早,我已经通知助理,给江韵返回去500万资金了!你是男人,你占了人家便宜,人家还给你爱人钱;可你反过头来,却要这样对人家啊?你说,你是不是混蛋啊?”

    “是!我他妈是这世上,最混的混蛋!”闭着眼,我哭了;我简直不敢想象,江姐昨天晚上,听到我和金小优那样,她是一种怎样的心情?!

    我想,她杀了我的心都有吧?!

    可我呢?即便金小优不给我灌春·药,我会跟她发生关系吗?

    可能会吧,我真的不敢保证;毕竟江姐需要资金,单凭一个养生项目,根本不可能跟金小优去竞争。

    所以我…我这个没用的男人,只能和金小优完成交易;如果不这样的话,江姐真的会一败涂地,所有的努力,都将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“金小优,我只想问你一句:昨天晚上,为什么要给江姐打电话?!为什么?!”攥着拳头,我死死盯着她,“你自己说的,你不会破坏我们的感情;可你…你为什么要那么做?!”

    “呵!我那么做,还不是因为喜欢你?!”金小优猛地一跺脚,将杯子往桌上一放说,“谁让你对我那么好?你知道吗?看你跟她在一起,在办公室里卿卿我我,我吃醋了!王炎,我们在一起吧,我坐董事长,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;只要你跟我好,将来的前途,绝对一片光明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……”指着她,我猛地站起来,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她吼,“你他妈就是个变态!变态的毒妇!我告诉你金小优,你在我心里的形象,完全毁了,彻底他妈的完蛋了!从现在起,我王炎再也不会对你好,即便我跟江韵完了,我也不会跟你好!因为你……真的太恶心!”

    说完,我穿上衣服就往外走,出门的时候,江姐的车,早已经不在了……

    掏出手机,我疯狂地按着她的手机号;可还没等接通,我又立刻挂掉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,该如何面对她;现在的一切,真的,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那天,我失魂落魄地游离在大街上,冷风吹来,我感觉不到凉意,整个人都麻木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城市,我该去哪儿?

    我的未来,又将何去何从?!

    仿佛生命,一下子回到了原点;我还是一无所有的我,但却伤透了一个女人的心。

    大头走了,杜鹃没了,我背叛了江姐;走在路边,我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,满脸的热泪,只能自己默默地吞咽。

    我就那样走着、走着……

    从清晨走到黑夜,从市西走到市南。

    望着夜空的繁星点点,我特别希望,在街角的某个地方,能够驶来一辆黑色奥迪,她慌张地从车里下来,就如从前一样,接我回家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,她再也不会出现了,再也不会挽留了;因为那种事,没有任何人能接受,谁也不能。

    我如孤魂野鬼般游离着,手一遍一遍,摸着兜里的电话;我多么希望,她能给我打来电话啊,哪怕一条短信也行;可是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后来我去了市南的地下室,我还有那里的钥匙;打开门,里面一切照旧,只不过被子因为湿潮,而变得泛黄;本就发霉的墙皮,也脱落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望着这间,熟悉又陌生的小房子,曾经的回忆,瞬间如潮水般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大头和杜鹃还很恩爱,他们就住在隔壁,每晚都能听到晃床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就在这间小房子里,对江姐日思夜想、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可如今,一切都没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的时候,我也曾鼓足勇气,给她打了电话;可电话一通,她就给挂了。

    我就赶紧给她发短信,告诉了她金小优挪用资金,还灌我春·药的事;我不期盼能和她,再和好如初,我只希望,她能理解我,不要怨恨我。

    可短信发过去之后,她没回,我继续发,她还是不回。

    后来我不发了,因为我知道,她对我已经彻底绝望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,三天过去了;在那个狭小的地下室里,我除了喝水抽烟,几乎没吃任何人东西。

    直到第三天上午的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;听到铃声的那一刻,我几乎猛地甩掉烟头,扑过去就拿电话。可让我失望的是,不是她,而是金小优。

    “王炎,你怎么不来上班啊?公司正是用人的时候,很需要你的。”电话那头,金小优傻傻地说。

    “金小优,何必再装?揭开你伪善的面具吧,你的笑容,你的关心,让我觉得特别害怕,甚至恶心,知道吗?”咬着牙,我又点上烟说,“我只问你一句话,江姐她怎么样了?人有没有事?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金小优也不再伪装了,而是冷笑着说:“放心,她很好,活蹦乱跳的!我和你发生关系的第二天,她在公司里就差点跟我打起来;还有哦,她还当着公司所有人的面,给我下了战书,说一年之内打不倒我金家,她就跳江自刎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