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.神秘的江姐

    金小优的到来,对江姐是个麻烦,对我来说,也够头疼的。这个丫头,她该不会是缠上我了吧?

    我看着她说:“小优,既然你的目的达到了,你再缠着我,还有什么意思?你知道的,我很爱江姐。”

    金小优却白了我一眼说:“我们不是朋友吗?朋友无聊,想请你回家坐坐,说说话不可以吗?还有哦,王炎,我真的蛮喜欢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去的!”站起身,我不耐烦地看着她说,“至于你哥的事情,你愿意说就说,不说拉倒!反正我不怕什么,至于你怕不怕丢了自己的位子,自己好好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直接出了门;说实话,我也没什么好怪罪她的;当初要不是她,我不可能成功偷到U盘;当然,如果不是我扳倒了金胖子,也轮不上她坐金家的接班人。

    出去之后,我到卫生间洗了把脸,别的我倒不担心,就是怕金小优,把和我上·床的事,跟江姐抖出来。这可是她仇人的女儿啊,她心爱的男人,跟仇人的女儿上了床,江姐会怎么想呢?

    我说不好,但如果真到了那一步,我会和江姐坦白;我相信这个善良的女人,她一定能理解我的。

    从卫生间出来,我直接进了江姐办公室,当时她坐在办公桌前,低头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说:“姐,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一听是我,她赶紧仰起头,笑盈盈地说:“哎!怎么样了?金小优来干嘛?打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我长舒了一口气,坐在她对面,把金小优来的目的,跟她大体讲了一下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江姐一拍桌子,把手上的毛针和毛线都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她,这个女人,心可真够大的,火都烧到眉毛了,她竟然还有时间织毛衣?!

    我说:“姐,你闲得啊?怎么想起来织毛衣了?”

    她嘴巴一撇说:“不是毛衣,是围脖!天气这么冷,姐在广州的时候,就想给你织一个的;这不还差一点嘛,就趁着快下班的点儿,赶紧织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手里那条咖啡色的围脖,又看看她;当时说实话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;金小优都找上门了,她心里却还惦记着我冷不冷;我是说她傻,还是说她疼我呢?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她一笑说:“行啦!其实姐早就猜出来,金家不可能善罢甘休的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金小优这次来,不仅仅是跟咱们使坏;董事会让她过来啊,也是想看看她的能力。如果她做的项目,能够超过我,到时候股东大会,她上位的几率就会很高;如果没超过我,那也是没戏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她捏了捏我脸说:“放心吧,董事会不是傻子,虽然金家势大,但董事会也决不会让一个,没有能力的人做董事长。毕竟大家都希望公司发展,希望自己有钱赚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想了一下说:“那姐,咱们接下来怎么办?金小优不简单,或许真能干出名堂,这都是说不定的。”

    江姐抿抿嘴,沉思了一下说:“没事,首先这里我是总经理,再一个来说,咱们还有养生项目支撑着;接下来的话,只要咱们能再开发个新项目,盈利赚钱,那么金小优就是再有能耐,也不可能超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做什么项目?你心里有主意了吗?”听我这样问,江姐眨眨眼说,“一会儿下了班,姐带你去转转,到时候你就明白了!金小优聪明,姐也不傻;呵,看看最后谁厉害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拿着半成品的围脖,在我脖子上比量了一下说:“嗯,蛮好看的!对了小炎,这次过年你没回家,抽个时间,姐陪你回去一趟吧,顺便见见叔叔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一脸无奈地说,“姐,你真去啊?我家那边挺穷的,跟你们城里比不了。”其实我心里蛮高兴的,她能这样说,就证明她真的愿意嫁给我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?!”她打了我一下,不客气地说,“你…你什么意思啊?不愿意带我见家长是吗?不愿意就算了,谁稀罕!”

    见她生气,我赶忙跟她解释;后来她一笑,咬了咬嘴唇说:“小炎,姐比你大六岁,叔叔阿姨不会反对吧?”

    我赶紧摇头说:“不会的,我爸妈虽然没多少文化,但很开明的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竟然羞涩地低着头,美美地笑了。

    下了班以后,我们没有回家,江姐开车带我,先去吃了晚饭,接着又围着市区转悠。

    在路上,我一直问她要干嘛?她就说:“开发新项目啊?姐姐这不是带你出来,考察市场来了吗?”

    我一脸茫然地说:“到底是什么项目啊?搞得神神秘秘的!你先跟我说说呗?”

    “哎哟,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啊?!”她得意地笑着,脸颊红红的,窗外霓虹闪烁,把她映衬地格外美丽。

    后来我们在一个小学门口停了车,下车以后,路上熙熙攘攘,全是放学的小学生,和接孩子的家长。

    我就问她说:“姐,不是吧?你想办学校啊?这东西不赚钱的!”

    她眯着眼,理了下耳根的发丝说:“嗯,猜的不错,不过只猜对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我还要张口问她,她却转过身,特得意地扭着小屁股,朝学校对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跟着她,一点也猜不到她要干什么;学校对面,是一些低矮陈旧的门头房;有卖包子的、开补习班的、钢琴班的、吉他社什么的。

    后来我跟着她,进了一家钢琴培训班;那里面地方挺小的,家长孩子的,乌泱泱跟我们一起往里走;江姐就在里面胡乱蹿,最后找到一个负责人说:“您好,我是孩子的家长,我想咨询一下,你们这儿钢琴课,一个月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戴眼镜的老师,他一边忙着招呼其他家长学生,一边跟江姐说:“一月900,按年交的话,一年一万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么贵啊?!”江姐吃惊地张着嘴,又赶紧说,“我孩子在广州上钢琴课,也交不了这么多钱啊?”

    那戴眼镜的老师,立刻不耐烦地说:“嫌贵就别学,没看我这儿正忙着吗?哎哎!那个家长,你交钱了吗?没交钱,别让孩子摸钢琴!”

    江姐转过头,朝我古灵精怪地一笑说:“现在,你知道咱们要干嘛了吧?”

    我: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三更八点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