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4.姐就嫁给你

    她把我给说愣了!我怎么就混蛋了?我成功阻止了李家的阴谋,还把公司还给了她,我他妈哪里混蛋了?!

    咬着牙,我刚要说话,她却抢先说:“我问你!金家的那些看门狗,是不是你毒死的?!你是不是因为姐的事,去了金家?!”

    我抓着栏杆,特生气地说:“是!就是我弄死的,我去了金家!”咬着牙,我把头别到一边说,“我这么做,我是为了谁?我怎么混蛋了?到底咱们谁混蛋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她气呼呼地看着我,我就瞪着她说,“江韵,你真厉害!为了你,我差点把命丢在金家;可你倒好,你竟然背着我,偷偷跑来跟别人结婚!你行啊,反过头骂我混蛋,你想嫁给那个瘸子是吧?我坏了你好事是吗?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我闭着眼说:“我明白,是不是你叔叔,觉得李恩旭家里有关系,所以让你嫁给他?!上头有人好办事嘛,我知道的!只要你嫁给了他,不但你能拿回公司,而且有了李恩旭叔叔这层关系,你还能在江城如鱼得水,把公司做大做强,将来好竞争董事长的位子!是这样吧,我猜的没错吧?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猛地扑进我怀里,拿拳头打着我说:“你混蛋,我不要你这样说我!我不是那种人,不是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人?薄情寡义的人吗?”冷笑着,我爱她,又恨她;恨她不信任我,瞧不起我;觉得我王炎,就是个孩子,是个从乡下来的泥腿子。她觉得我没本事能帮上她,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小炎,你听姐说好吗?!”她哭着,伸手摸我的脸;我把头一偏,她咬着嘴唇说,“除夕夜那晚,家里有个亲戚说,这两天金家不太平,他们家的狗都被人毒死了。你知道吗?我突然就想到了你,想到你去做傻事了!”

    她的手,紧紧抓着我胳膊,眼泪汪汪地说:“你总是隔三差五不回家,而且那天,你还去买了农药;你知道吗?姐在决定嫁给李恩旭之前,给你打过电话,可你手机已经关机了!我怕你有危险,真的怕你为了姐姐,把命丢在了金家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她顿了一下说:“我猜你去金家,一定是想帮我拿回公司,姐甚至想到了,你去求金小优,或者跟她发生关系什么的!”听到这话,我赶紧把头转到一边,心脏砰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她没发现我的异常,还是流着大眼泪说:“那晚姐就决定了,嫁给李恩旭,不能让你有危险,知道吗?!你这么小,你万一要出了事,你让我怎么活?金家那些人,姐不怕告诉你,他们杀人不眨眼的!所以我说你混蛋,你去金家干嘛啊?你不怕死吗?!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李恩旭结婚,为什么不告诉我?为什么手机关机?!”我生气朝她吼了一句,掩饰着我内心的紧张。如果她要知道,我和金小优上了床,估计得崩溃吧?!

    她抿着嘴唇,手轻轻搂住我的腰说:“小炎,对不起!姐…姐就是不想让你伤心,让你眼睁睁看着我,嫁给那个恶心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我生气说:“那你嫁了他,我还不是一样伤心?!姐,你到底是什么逻辑啊?掩耳盗铃吗?”

    她哽咽了两下,脑袋靠在我胸口说:“是,就是掩耳盗铃!我就想,等我和李恩旭,生米煮成熟饭了,你也就死心了;到那时,姐就给你100万精神损失费,让你在江城买个房子,再去找个好女孩恋爱结婚;你这么优秀,肯定能找到一个,比我更好的女孩的!”

    “切!”我不屑地耸耸鼻子说,“钱呢?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钱啊?”她一脸呆萌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精神损失费啊?!100万呢!快给我,现在就给。”我把她推开,伸手管她要钱。

    她却低着头,美美一笑说:“才不给你呢,你把我的婚礼,都给搅黄了,我不管你要钱,就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,她还真够可以的,翻脸就不认账;我说:“快点给钱,100万,给了咱们就分手,我绝不纠缠你,你爱嫁谁嫁谁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没好气地打了我一下,坏笑着说:“哎哟,什么钱不钱的啊?分什么手啊?!你这人真是的,见钱眼开,缺钱自己挣去!”讲到这里,她的脸在我胸口蹭了蹭,很小声地说,“姐就嫁给你,除了你,谁也不嫁!”

    “嫁给谁?”我故意问她。

    “嫁给你……”她羞涩地说。

    “听不见!”我假装生气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嫁给王炎!嫁给姐的小英雄!!!”转过头,她对着江面,大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笑了,她也笑了;曾几何时,她带我来过江边,还很大声地问我喜欢谁。

    可那时的自己,懦弱自卑,心里明明喜欢她,却怎么也说不出口;因为贫穷,让人在爱情面前,变得胆小如鼠。

    但如今,我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;因为在这世上,贫穷的出身,不代表低人一等;只要你勇敢、勤劳,用智慧牢牢抓住自己的命运,你就是她心目中,最崇拜的英雄。

    多年以后,我仍旧相信一句话:爱情就是爱情,金钱就是金钱,它们两个,永远都不会存在交集。如果你的爱情里,掺杂了金钱,我只能说——那是交易。

    “王炎!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或许是心有灵犀吧,她竟然再次问起了,那时那晚的话。

    “有…有!”面对她的质问,我心里仍旧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?叫什么名字?!”江姐就像个孩子一样,脸上还挂着泪呢,就那样笑着喊。

    我抖着双唇,闭着眼睛;当你和她,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以后,再来说爱;那爱,却是如此地沉重!

    “她是谁?你快说,大胆一点好吗?!”她笑着,像个坏姐姐一样调·戏我。

    “她叫江韵!我爱她!她都和我上·床了,我能不爱她吗?!”对着江面,我猛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!”她气得直接踹了我一脚,我撒腿就跑,她就在后面不停地追我。

    江上的风,吹过水面,吹过护栏,吹着她飘逸的长发;阳光下,我猛地把她抱进怀里,感受着她柔软身躯传来的温暖。

    那一刻,所有的付出,都值了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三更八点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