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.金小优的过去

    正当我对江姐担心不已的时候,金小优从服务区的超市里,急匆匆跑出来,拿着两瓶热牛奶,递给我一瓶说:“喝一口吧,暖暖身子;等到了下个服务区,咱们再吃饭。”

    接过牛奶,我特别歉意地说:“小优,我有点急事,要回趟广州,这次可能陪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原本热情的脸庞,突然一僵,接着把牛奶,狠狠摔在地上说:“王炎,你什么意思?!你已经答应我了,现在也都走到半路了,你告诉我不去了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优,真的很对不起!江姐到现在这时候,手机还没开机,我担心她出事……”皱着眉,我几乎渴求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她出事,就不担心我出事吗?”她愤愤地看着我,后来又仰起头,呼了口气白气说,“我救了你三次,你说做人要凭良心,你的良心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抿着嘴,我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;她说的没错,人家可是救了我三次命啊!而且我能把U盘,安全带出来,也全是靠的她;如果我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拒绝,我真的太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我把自己手里的牛奶递给她说:“喝一口,暖和一下吧;我陪你去,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斜眼看了我一下,又“噗嗤”一笑,接过牛奶说:“嗯,她家在广州,能出什么事啊?或许是手机忘开机了,你也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喝了口热牛奶,又递给我,也让我喝;接过瓶子,瓶口上还带着她嘴唇的香味。金小优说的没错,江姐在家里,应该不会出什么事;估计就是生我气了,故意要关机的。

    再次上车,我和金小优一路走走停停;大约下午5点多的时候,我们到了稻城下面的一个小镇。

    当时虽然是冬天,但我不得不说,这里的风景很美;夕阳挂在远远的山坡上,广袤无垠的土地,让人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可一旁的金小优,却哭了;红色的霞光,打在她脸上,大大的眼泪,就那样顺着脸颊往下流。或许是思念故土,或许是思念她母亲,那种淡淡的哀伤,让我止不住抽出纸巾,给她擦着脸上的泪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她长舒了一口气,哽咽着说:“我妈就埋在前面那座土坡上,小炎,你知道吗?我想她,十几年了,我都快把她的样子给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安慰;因为这种事情,作为局外人,你是感受不到那种痛苦的。

    后来我们下了车,金小优从后备箱里,拿出一大捧鲜花,哭着走向了那座孤坟。

    山坡上的风,吹着地上枯黄的草;我站在她旁边说:“小优,阿姨为什么会葬在这里?你爸爸是金家人,她不应该葬在金家的坟上吗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问,小优在坟前的大石头上坐下来,摇头叹了口气说:“我妈是小三,去世的时候,金家人,包括我爸在内,都没来看她一眼;那年我才八岁,只有我和姥姥,扑在我妈身旁,哭干了眼泪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我心里竟生起了一股莫名的感伤;原来每个人,都不像表面那样光鲜啊!江姐是,小优也是;其实幸福,并不是有钱就可以。

    “小炎,有烟吗?给我一根。”小优低着头,双手抱着膝盖,很忧伤地问我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会抽烟吗?女孩子不能学这个的,对身体不好。”我赶紧脱下外套,披在了她瘦小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我,而是从我外套的口袋里,掏出烟点了一根;抽第一口的时候,她被呛得咳嗽了几声;我刚想拍她后背,她就掖了掖衣服说:“我小时候,是我姥姥带大的,在这里,我一直长到了八岁。那时候,镇子上的人,都说我是野种,好多孩子都欺负我;真的,我不愿去提那些往事,跟噩梦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我赶紧拍着她后背说:“不提了,都过去了;人总会长大,那些悲伤的事情,忘掉吧……”

    可她却摇着头,深深吸了口烟说:“忘不掉啊,八岁那年,母亲因为重病,回到了这里;那时我特别开心,我妈终于能时刻陪在我身边了,哪怕她病了,不能下床,只要能看到她,我就特别高兴。”

    我仰着头,搂住了小优的肩膀;她无奈笑了一下说:“可短短四个月,她离开了,永远离开了……我爸是在她离开一个月后,才来的这里;他扔给我姥姥两万块钱,又看我可怜,就把我接到了广州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挺好吗?苦尽甘来,你摇身一变,就成大小姐了。”我笑着跟她开玩笑,想让她心里好受点儿。

    可她却摇头说:“哪里有苦尽甘来啊?到了广州,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。在家里,金铭的母亲,天天虐待我,父亲几乎不闻不问;上高一那年,金铭为了跟几个富家公子哥攀关系,他还逼着我,跟那些人睡觉;你知道吗?那种滋味,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尽管我是个男人,可那一刻,我的眼泪,猛地就下来了;金胖子这个混账,我简直艹他十八辈祖宗啊!我知道他很恶心,却没想到,他竟然干了这么丧尽天良的事!

    “这些年,我在床上,为金家揽到了不少生意;不然的话,就以金家那些废物,公司早就被他们做垮了;当然,也正因为我的这些能力,这几年他们对我的态度,才有所好转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又掏出烟,点上一根说,“你不喜欢我是对的,像我这种女孩,跟婊·子又有什么区别呢?我妈是婊·子,我也是;呵,生在这世上,我和我妈,就是被人蹂躏和践踏的;不管是身体,还是灵魂。”

    我抹了把脸上的泪说:“小优,你不要这样想,这不是你的错!命运如此,你一个姑娘又能怎样呢?我不是不喜欢你,我只是爱上了别人,你不差什么的,所以永远不要看轻自己,好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娶我吗?会在意我的过去吗?”金小优猛地仰起头,虽然她身体脏了,可她的眼神,却是那样地纯洁,让人心疼……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二更7点哈。今晚五更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