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7.安全离开

    21岁那年,我和两个女人发生了关系;一个是我深爱的江姐,一个是救我命的金小优。

    我不敢想,如果有一天,江姐知道了我和金小优,她仇人的女儿,发生了这种关系,她会不会恨我;但那晚,我和金小优做了,因为我要保命,我还要救江姐;我不希望她嫁给那个恶毒的李恩旭,更不希望她父亲,死不瞑目……

    被子缓缓拉上,我压在金小优,娇小柔软的身上;她的胸不是太大,但特别圆润。她身上味道,跟江姐的不一样,但也足以让男人血脉膨胀。

    她的腿夹着我,手不停地抚·摸着我结实的胸膛;我们都刻意压着声音,在楼下金老三的阵阵哀嚎声中,享受着私密的欢愉。

    后来我疲软地躺在床上,金小优就亲吻着我的胸膛说:“王炎,你真猛!你们北方人,都这么野蛮、粗暴、有力气吗?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,一股莫名的悲伤和失落,缓缓涌上了心头;后来我没和金小优说话,而是赶紧拿出手机开机,而那时,已经凌晨两点多了……

    江姐先前告诉我,今晚家里的亲戚会来,他们过来看我这个女婿,她的男人;而我这个混蛋,却在金家,跟别的女人做了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捏着手机,我赶紧给她发了短信,可发过去之后,她那边却迟迟没有回我。深吸一口气,我说:“小优,我打个电话,你不要出声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打给谁?江韵吗?”她从我胸口下来,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,“你真够可以的,刚和人家搞完,心里就想着别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答应我的,彼此不纠缠。”说完,我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;可江姐那边,却已经关机了……

    后来靠在床边,我想她是不是生我气了?!今天家里来了那么多亲戚,都是过去看我的,可我…我这个混蛋却不在;她一定是生气了,我了解她的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金小优拿胳膊捅了捅我说:“哎,你还行吗?再来一次?!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说:“你还是想想,怎么把我送出去吧。明天早晨我就出去,江姐在家里,肯定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听我这样说,她直接打了我一下说,“你什么意思?就那么急着要见她吗?”

    “对!急着要见,一刻不见我就会死!”或许是对江姐心存愧疚吧,那时候,我竟然朝金小优,猛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咬着嘴唇,眼睛里含着泪说:“好,你想见她是吧?那我告诉你,我不允许你走,更不要你接她电话!如果办不到,那我就把你的事,告诉我爸和我哥!”

    我猛地坐起来,恶狠狠地盯着她说:“金小优,你不要太过分!你信不信,我现在敢掐死你?!”

    “那你掐啊?!有本事你就来!自从我妈死了以后,我早就不想活了!与其低三下四,苟活在这个家里,我还不如一死了之!”说完,她捂着被子哭了。

    我想我真是混蛋,越来越混蛋了!金小优救了我那么多次,我竟然还说威胁她的话,难道我的良心,被狗吃了吗?!为了江姐的事,我变得没有一丝理智了吗?!

    张开胳膊,我把金小优抱进怀里说:“对不起,我刚才就是吓唬你呢;你救了我,是我欠你的。只是小优,我明天真的得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金小优仰起脸,眼泪汪汪地说,“明天是我母亲的忌日,我想去看看她;可是我又不敢去,那里蛮吓人的;你…你能陪我吗?我没有别的请求,只有这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陪你,真是个孝顺的姑娘。”摸着她的长发,你要知道,在这样的女人面前,你没法不温柔。

    而且我知道,就从金胖子的母亲,对金小优的语气里,我就知道这个姑娘,在金家活得不容易;同是金家人,她比那些恶棍,真的善良太多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大约5点多钟,金小优穿好衣服,先下楼帮我打探了一下情况;在确认没人之后,这才给我发短信,让我赶紧下去。

    我把帽子戴好,压了压冒沿儿,就赶紧一路小跑,急匆匆下了楼。出门的时候,我在门口的台阶上,看到了一大滩血迹,还有几根砸断了的棍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,我艰难地咽了咽口水;如果昨晚不是金小优救我,那么地上这些血,可能就是我流的了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,金小优把车开过来,朝我招手说:“赶紧上车,别磨蹭!”

    我立刻点头,躬身钻进了车里;金小优又说:“到车座底下蹲着,门口有站岗的保镖,别被他们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知道。”咬着牙,我一头钻进了副驾驶座下面。

    车子轰轰开起,门口的保镖一边开门,一边笑说:“小姐,大清早的,您这是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金小优微微一笑说:“今天是我妈忌日,路比较远,我得早点赶过去;到时候见到我爸,麻烦跟他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大小姐路上慢点开,注意安全。”那保镖说完,金小优的车子,猛地就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约五分钟以后,我从车座下爬了出来;“行了,你安全了。”金小优摇下窗户,放慢了车速。

    我长舒了一口气,稳稳地坐在座椅上,望着窗外广阔的天地,手里捏着那个U盘,内心感概万千,自己终于是活着出来了。

    想想昨天发生的那些事,真的就跟做梦一样;21岁之前,我从未想过自己,有天会把自己的脑袋,别在裤腰带上,干那么危险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苍天有眼,它让我遇到了金小优,还让我成功拿到了东西。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赶紧掏出手机,给江姐打电话;可她的手机还是关着,估计还没起床吧?!

    金小优开着车往郊区走,不一会儿又上了高速;我就赶紧问她:“小优,你不是要祭奠你母亲吗?怎么上高速了?”

    金小优一笑说:“我母亲的坟,不在广州,而是在稻城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我都快懵逼了,“稻城离广州,有多远啊?!”

    “开车的话,加上路边休息,大约12个小时吧?!”她开着车说。

    额!我算是明白了,难怪她要让我陪她几天,原来祭奠她母亲,要走这么长的路啊?!

    车子在高速上,急速飞驰了3个多小时,到服务区休息的时候,我又拿出手机,给江姐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那个时候,都已经太阳高照了,但她的手机,却还是没开机。

    路边的冷风吹在脸上,我凝视着广州的方向;不知为何,我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慌,她是不是出事了?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天刀刀家里有点事,先三更吧,明天继续四更,或五更。大家体谅一下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