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.小优的诱惑

    被她盯着,我突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;从年会偷U盘,到上次毒狗,再到这次潜入金家;她三次救我,如果说没有目的,我绝不会相信。可是我一个穷小子,又有什么能让她惦记的呢?!

    见我脸色凝重,她捂嘴“噗呲”一笑说:“瞧把你吓得那样!你一个穷小子,我能指望你什么啊?”说到这里,她眼睛色色地盯着我,舌头舔了下嘴唇说,“不过吧,你也不是一无是处,长得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赶紧一笑说:“大小姐,您就别拿我寻开心了;你家这么厉害,什么帅哥没见过?我就是个乡下泥腿子,哪儿能入得了您的法眼。”

    “嗯,挺实在的嘛!不过我不在意你什么出身,你这个人很有本事,先前江城的项目先不说,就凭你能神不知鬼不觉地,潜进我们金家,还能把东西偷走,我就挺崇拜你的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朝我竖了个大拇指说:“爷们儿!我喜欢有本事的男人!刚才你不是说,想报答我吗?现在我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的手放在睡衣的纽扣上,竟然一点一点解了下来;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她,整个人都懵了……

    她把自己脱了个精光,然后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说:“上来吧,把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我“咕咚”咽了口唾沫,特别尴尬地笑着说:“小优,别闹!这可不能胡来。这样,没事我就先回去了,等以后你有需要帮忙的,就直接到江城公司找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转身就走,江姐还在家里等着我,我可不能背叛爱情,背着她的思念,跟她仇人的女儿发生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走得了吗?”还没出门,金小优却不紧不慢地说,“你看看楼下,那里围了多少人?你现在出去,我敢肯定,你活不过明天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赶紧跑到窗前;拉开窗帘,我往下一看,整个人都震惊了!

    当时楼下,围了不下二十多个人;金老三就那么跪在地上,好几个人正朝他后背抡棍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还想出去吗?”金小优从被窝里爬出来,手从后面搂住我脖子说,“今晚在这儿睡吧,我又不要你负责任;俗话说得好,又便宜不占,是王八蛋;你是王八蛋吗?”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说:“小优,真的不行!你知道的,我有喜欢的人;我如果跟你这样,对你不公平,我心里也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却猛地把我往后一拉,我整个人都倒在了床上;她嘴角带着笑,红唇轻轻凑在我耳边说:“如果不愿意,我现在就喊人,你知道后果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她这是在威胁我吗?我承认,金小优虽然个子不高,但她长得确实漂亮,而且身材没得说,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妖娆。

    我也不是不想跟她发生关系,毕竟我是男人,当一个这么漂亮的人间尤物,赤条条地站在你面前,诱惑你的时候,任谁都是把持不住的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江姐,想到现在她还在家里等我,思念我,我又怎能跟金小优,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呢?而且,万一金小优赖上我,那我又该怎么办?要知道,在年会上,金老狗可是放话,想把我招到金家麾下的。

    见我迟迟不说话,金小优猛地推了我一下,皱着眉说:“哎!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?别人见我这样,都是恨不得扑上来吃了我;可你倒好,你这是什么表情?我长得很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小优,那个…”咬着牙,我深吸一口气说,“我只是想说,我和你这样可以,但这次以后,我们都不要去干扰对方的生活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听我这样说,她眼睛一瞪,“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?!我救了你那么多次,就算我要你以身相许,也不过分吧?!再说了,我哪里差?我长得这么漂亮,家里这么有钱,我哪点比不上江韵?!”

    我抿了抿嘴唇,偏过头说:“小优,感情这种事,并不是漂亮、有钱就可以的;如果你能答应我,我可以和你那样;如果你想把我拴住,那抱歉了,我只能从这里出去,让你父亲把我活活打死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的脸色缓缓阴沉了下来;“好,呵!那你出去吧,现在就出去!王炎我告诉你,姑奶奶我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脱光了衣服,被男人拒绝!你知道吗?你这是在打我的脸,我也要脸!既然你不怕死,那你出去啊?!”

    我闭上眼,从床上坐起来,咬牙点了点头说:“无论如何,我还是要谢谢你,谢谢你这么多次救我。做人凭良心,如果我今晚死不了,以后如果你有困难,我会帮你。”说完,我站起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那时我想,人世间的悲剧,是何其的相似啊?!当初杜鹃为了救大头,她背叛爱情,跟了有钱人;而如今,我也是为了救江姐,被金小优缠住了。

    大头和杜鹃爱情的悲剧,成了我心中无法言说的伤痕;我也曾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,决不让他们的悲剧,在我和江姐身上重演。

    可现在,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你真的无法抉择;所以我只能祈祷,祈祷自己能冲出那个,有几十个人把守的门口;冲出这个防卫森严的堡垒,把U盘送出去……

    然而,就在我要开门的时候,金小优猛地从床上跳下来,抱住我的腰说:“别走,我答应你!不过你也要答应我,陪我玩儿几天,好吗?”

    转过头,我有些狐疑地看着她;她微微一笑说:“我其实,挺孤独的,也特别痛恨金家,所以这也是我救你的原因。而且你很爷们儿,我希望和你这种人,想扳倒金家的人,做一次。”

    我被她说动了,而且她的表情不像是在骗人;金胖子的母亲,对她并不好,而我自始至终,也没见过金小优的母亲。我想这里面,肯定有很多的过去吧?!

    后来金小优躺在床上,微微岔开那两条玉葱般的白腿说:“上来吧,爱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下一更九点左右哈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