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.再次救我

    将U盘收好之后,我转头看了一眼,醉的跟头死猪似得金胖子,嘴角冷冷一笑!

    今天只要我能安全离开,他就完蛋了!江城不是广州,而且李恩旭是在江城出的事;到时候李家,绝不会放过他,这混蛋的好日子,马上就到头了!

    转过身,我轻手轻脚地打开门,又伸着脑袋往外看了一眼;确认没人之后,我这才迈出步子,小心翼翼地沿着走廊往外走。

    可刚走出没两步,楼下突然传来了上楼的脚步声;“你也是的,干嘛非让儿子,喝那么多酒?多伤身体啊?!”这是金胖子母亲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,这你就不懂了吧?将来金铭,是要继承公司的;所以在咱家这些亲戚面前,他一定要撑足了场面,把关系都拉拢好了!咱儿子虽然能力一般,但只要家里这些人肯帮他,这地位还是很稳定的!”

    听着金老狗越来越近的声音,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;转过头,我赶紧看了看金胖子的房间,我还得再躲回去,不然真的就完蛋了……

    可正当我抓住门把手,推门进去的时候;金胖子的卧室里,突然传来一声尖叫!

    “艹!我的东西呢?谁他妈拿了我东西?!”听到这话,我心都凉了;这混蛋不是睡了吗?怎么突然又醒了?!

    而且金胖子一叫,楼梯那边,瞬间传来了仓促的脚步声!

    那一刻,我就跟个傻逼一样,呆呆地站在走廊里,整个人都懵了!

    而令我更没想到的是,就在我身后的那个房间,门突然也开了;灯光下一个硕大的影子,瞬间笼罩了我全身……

    “咕咚!”我艰难地咽了口气,脑袋一点一点转过去;竟然是金小优?!

    她眼睛盯着我,左右又看了一下,赶忙拉着我胳膊,使劲往她房间里拽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已经没有理智了,我不知道金小优,还会不会再帮我;这个女人我看不透,她似乎也没什么理由能帮我。

    而且,如果让她知道,我手里的U盘,是足以将她哥送进监狱的把柄,那她还会护着我吗?我想不会,他们是手足兄妹,而我只是个路人甲而已……

    钻到金小优房间,她赶紧拉开衣柜,把我塞了进去;接着又小声说:“别闹动静,老实呆着。”说完,她直接把柜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想想我也是憋屈,为了偷那个U盘,我算是跟大衣柜杠上了;金胖子的衣柜钻完了,现在又钻金小优的。不过大丈夫能屈能伸,只要能安全出去,缩个衣柜算什么。

    正想着,外面就传来了金胖子的大呼小叫,还有他父母的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爸,我的U盘丢了!您看没看到,是谁、是谁拿了我的U盘?!”金胖子带着醉意,声音里却是极度的慌张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先冷静;你仔细想想,你是不是放错地方了?今天来的,可都是咱自己家的亲戚,没人会算计你啊?!”金老狗语气平稳地说着,到底是董事长,有那么点处变不惊的架势。

    可金胖子却猛地一吼:“自己家亲戚才会算计!那些混蛋,您看看今天的晚宴,他们有几个服我的?这群白眼儿狼,他们可都盯着董事长的位子呢!”

    他们正说着,金小优打开门,有些着急地说:“哥,怎么了这是?刚才不还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金胖子立刻说:“小优!好妹妹,哥哥问你,今天吃饭的时候,你有没有看到,是谁拿了我腰上的U盘?这个很重要!”

    金小优沉默了一下说:“哥,今晚三叔,没少给你灌酒;而且跟亲戚敬酒的时候,他还一直搂着你来着。”讲到这里,金小优赶紧又说,“我也不是怀疑三叔,就是实话实说。三叔是咱爸的兄弟,我想应该不能是他吧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金胖子猛地就吼:“肯定是他!我太了解这个老杂毛了,他虽然对我表面客气,可背地里,没他妈在下人面前奚落我!要不是有咱爸在,那混蛋早就翻天了!”

    “你住嘴!”金老狗立刻冷声说,“老三我了解,他虽然心里不服,但那是你亲叔,谁害你他也不会害你!”

    “爸,有些话也不能这么说。”金小优赶紧插嘴说,“前两天晚上,三叔的狗死了,他有气没处撒,都把我的车给砸了。这件事,我本来不打算跟您说的,都是一家人,说出来伤和气;可今天我哥东西丢了,有些事情,真的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外面瞬间沉默了;过了几秒钟,金胖子猛地就吼:“爸!就是他!是那混蛋!您比我清楚,他早就有异心了,咱们可一直想铲除二股东江旭,可他就是拦着不让!他是江家的走狗,他肯定被江旭收买了!”

    躲在衣柜里,当我听到这话的时候,心里竟没来由地一喜;难道江姐的叔叔,真的把金老三收买了?

    这也许真有可能!金老三在金家,分不到多少钱,如果江叔叔给他钱花,这都是说不好的事;毕竟社会就这样,钱比爹亲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小优你先回房睡觉吧;金铭,你跟我下来,这事儿要真是老三干的,今晚我就废了他!”说完,楼道里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;金铭一边走,还扯着嗓子召集保镖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长长又长长地舒了口气,看来最危险的时刻,已经过去了;而让我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,金小优为什么要帮我呢?

    不一会儿,房间的门开了;接着我听见,金小优把房门上了锁;“行了,出来吧,躲在里面不闷呐!”她踢了踢柜门,也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赶紧从柜子里爬出来,擦了擦额头的汗说:“小优,谢谢你了!这次要不是你,我可就真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:“你还真够能耐的,我们金家防卫这么森严,里里外外都有人,你是怎么进来的啊?我的天,你真应该去当间谍!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说:“您就别看我笑话了,总之我欠你大人情;如果以后,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我王炎绝不皱眉头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听我这样说,她眼睛一闪,饶有兴致地眯起了眼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