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.终于有希望了

    那辆货车进去以后,我赶紧就跑到地瓜摊前,给老板递了支烟说:“师傅,那辆小货车,是金家自己的,还是外面送菜的?”

    老板顺手接过烟,点上火说:“金家的人,能大清早就出去买菜吗?是东市场那边的伙计,隔三差五的过来送菜!”说完,他又感慨了一句,“哎,我什么时候,能像金家一样,住那么大的房子啊?!还有自己的厨师、保姆……”

    我就欣喜地拍着他肩膀说:“大哥,只要努力,你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!我就是卖一百年地瓜,也买不起那么大的房子!”地瓜摊老板,一边摇头叹息,一边熟练地翻着地瓜。

    我摇头笑着,一边在路边等车,一边就跟他说:“你明知道卖一百年地瓜,都实现不了梦想;那么为什么还要卖地瓜呢?我觉得吧,不是梦想实现不了,而是走得路不对。阻碍我们进步的,往往是我们难以舍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地瓜摊老板愣了一下,随即满嘴唾沫星子说:“你给我滚!我特么一个卖地瓜的,你跟我谈什么理想?脑子有毛病!”

    我:……

    打上车,我直接去了东市场那边;送菜的那家很好找,因为整个东市场里,就两家卖蔬菜的,不过他们买卖干的挺大,请了好几个伙计。

    通过打听,我在摊位后面的小屋里,找到了老板娘;我就问她这里还缺不缺伙计,我以前也卖过菜,有经验的。

    老板娘很好说话,大嗓门嚷嚷着说要,还说马上过年,伙计都要回老家,正是缺人的时候;如果我过年留在这儿帮忙,她还给我加工资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里没来由地一喜;这就好办了,他们家送菜的车,能直接进金家大院;而且只要我能进去,那一切就好办多了!

    接着我就问:“老板娘,咱们每天都要去金家送菜吗?”

    老板娘两手插着袖筒说:“没有,就年前一次了,也就是后天年夜饭的时候;金家每年除夕,都会从咱家买很多菜摆宴;而且得晚上送,他们夜里吃。金家人嘴挑,不新鲜的蔬菜不要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老板娘突然又说:“哎,你除夕晚上能过来吧?不然的话,我这边人手不够!”

    “可以、可以!”这样的事儿,我还真是求之不得呢!又是晚上,又是年夜饭,到时候金胖子喝得酩酊大醉,岂不是我动手的最佳时机?!

    天无绝人之路,姐,咱们有希望了!

    后来我和老板娘互留了电话,她说伙计还在,让我除夕下午过来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颠着手机,开心地走出菜市场;那天的广州,天空特别湛蓝,行走在阳光下,我觉得生活仍旧充满希望……

    打上车,在回江家的路上,我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。当时我以为是江姐催我,可掏出来一看,竟然是大头给我发的短信。

    “小炎,好哥们儿!我走了,离开江城了!未来要去哪儿,我也不知道,你也不用为我担心。江城啊,是个让我伤透了心的城市;那天我在街边,看到了杜鹃,她穿的很洋气,真漂亮啊!头发也烫了小卷儿,拎着很时尚的包包,乍一看,特别像城里的富家小姐!”

    “走了!等我大头混出人样的一天,我还会来找她;如果她愿意跟我,我大头还如从前般,疼她、爱她!是我对不起她,这个城市,她离开了我,我也就没什么好留恋的了,剩下的尽是些感伤。走了,谢谢你兄弟,等我混好的一天,再相见吧。”

    看完这条长长的短信,我赶紧把电话打给他;可他的号码,却已经不在服务区了……

    闭上眼,我紧紧咬着牙;曾几何时,我发誓不再让我们穷,所以我去找了江姐,我想出人头地,让我和大头,在这世上活出男人的尊严!

    可是他却走了,一走了之……

    我不怪他,走了也没什么不好,江城伤透了大头的心,那里有太多,他和杜鹃甜蜜而痛苦的回忆!

    大头的爱情,也似乎代表了我们80后一代,在城市里打拼的人;我们向往繁华的都市,也曾对爱人,许下过种种的承诺;只是现实,却最终没能让我们,留住挚爱之人。

    因为那时,我们太穷、太年轻……

    睁开眼,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;我只期盼,大头能信守诺言,他能在另一个城市里,出人头地、飞黄腾达;他还能再回江城,挽回自己的爱人……

    毕竟男人的爱只有一次,纵使时光荏苒、沧海桑田,我们都不会忘记,20岁那年,那个肯跟你吃苦,不嫌你穷的女人。

    回到江姐家的时候,她正在那里吃饭;看我进了门,她竟然扔下筷子,一路小跑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我满脸疑惑地转头看向江母说:“阿姨,我姐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母笑着摇头说:“还能怎么?生你气了吧!昨天晚上,她打不通你电话,哭得跟个泪人似得;今天你说早回来,现在都快10点了;小炎啊,男人对女人,要信守承诺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很愧疚地看了看桌上的饭菜,都凉了;江姐她们母女俩,肯定等了我很长时间了吧?!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我走到卧室前,敲了敲门说:“姐,对不起啊!夜里跟同学聊到很晚,所以今天起晚了,我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!”她冷哼了一声说,“觉得外面好,那就在外面啊?你还回来干嘛?谁稀罕你!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生气了,昨天我说早点回去的,可我不但没回去,手机还关了机,害得她担心了一夜。“姐,我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这样了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立刻又说:“你那同学,不是带你去找小姐去了吗?找了几个?”

    “没找,他开玩笑的,这种话你也往心里去啊?”我无语地说。

    “没找怎么不回来?怎么手机关机?!”她拉开门,狠狠瞪了我一眼,接着又伸着鼻子,在我身上嗅了嗅说,“不对,有香味!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天四更结束了,咱们明天继续!刀刀在这里,谢谢大家的打赏,很感激!大家要有多余的月票,还请投一票,不投也没事,哈哈,没有月票,刀刀照样能把书写好的!总之,谢谢大家支持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