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.神秘的金小优

    说实话,这是我这辈子,第一次做这种,生儿子没屁·眼的缺德事儿!

    看着躺在地上,口吐白沫、四脚朝天的狗狗们,我长舒一口气,默默在心里说:不要怪我,要怪就怪你们,跟错了主人吧。

    靠在门口,我对着手哈了口热气,对着铁栅栏就往上爬!我想这个时间,金胖子已经睡着了;只要我摸进他房间,把U盘解下来,所有的一切,就都该结束了。

    姐,待那时,你再也不用纠结什么了;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,跟你经营好江城的公司,等待着你重返总公司掌权,为你父亲沉冤昭雪!

    金家的大门不算高,但也有2米5左右;而且在门的最顶上,还有尖尖的倒刺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爬上去,骑在顶上看了看金家豪华的庄园,心里不由地一阵愤恨;我想若不是他们这些贼,窃取了江姐家的公司,他们绝不会像现在这么风光!而一想到江姐,被现实逼迫的那么凄惨,我就立刻想扳倒这群王八蛋!

    想罢这些,我刚要往下跳,不远处却疾驰来一辆跑车,强烈的灯光,一下子把我笼罩住了!

    那一刻,我整个人都木了;骑在大门顶上,我感觉自己就像只无助的猴子!这么晚了,怎么还会有人来?我完蛋了,这下真的被发现了……

    车门打开,一个年轻的女孩,手里拎着包,饶有兴致地交叉着双臂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说:“大冬天的,骑在上面不冷啊?”

    “冷……”我惊恐地咽了口唾沫,下面的人,是先前在年会上的那个小太妹——金小优。

    “冷还不赶紧下来?!”她白了我一眼,手插在腰上,很淡定地看我出洋相。

    “哦!”我应了一声,当时因为紧张,裤子一下刮在了倒刺上;下一刻,就听见“嘶啦”一声,接着又是“砰”地一声。

    金小优赶紧捂住眼睛,有些焦急地说:“你…你死了没有?!”

    当时后背先落的地,我感觉肺都甩瘪了,根本无法呼吸;后来金小优,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又赶紧跑过来,拉着我说:“你赶紧起来!马上12点了,我三叔每到这时候,都会过来给狗加餐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也不管能不能呼吸了,几乎屁股尿流地就爬了起来;可刚起来,远处的院子里,就有人拿着手电筒,一晃一晃地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时我撒腿就跑,可金小优却一把拽住我说:“你跑什么?先上车!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被人家抓了个现行,再跑就不合适了;而且金小优一旦告了我的密,那事情会更严重。

    她打开车门,我慌张地钻了进去;她把车窗摇上去,狐疑地看着我说:“你鬼鬼祟祟的,到我家干嘛?还爬门,不怕被我家的狗给吃了啊?”

    我也挺坦荡的,反正有些事瞒不住;就咽了口气,指着门口说:“你们家那几只狗,已经回归上帝的怀抱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金小优赶紧拉开窗户缝,朝外面看了一眼;看完之后,她又赶紧摇上窗户,脸色煞白地看着我说:“你…你到底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我无所谓地说,我跟你们江家有仇,当初你哥,差点把我弄死,我杀你们家几条狗,不过分吧?!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煞白的脸色,渐渐又多了点红润;“呵,你这人吧,看着挺正派的,没想到还爱干这种小偷小摸的勾当;上次是偷U盘,这次又是毒我家的狗;你…你就不能干件大事啊?!”

    我一愣!这娘们儿啥意思?她还支持我搞他们金家啊?!见我一脸诧异,她赶忙解释说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想说,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,去跟他们作对吗?”

    我眨眨眼,特茫然地说:“有区别吗?听你的意思,你还是希望,我跟你们家作对咯?”

    她直接打了我一拳,有些气愤地说:“我不是!我就觉得,你应该不是这种藏头露尾的男人;我听我爸说了,你还蛮有能耐的;大丈夫,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地打败对手呢?”

    妈的,她倒还对我思想教育起来了;我就说:“蚍蜉能撼大树吗?螳臂能挡住汽车吗?我从来都不是什么英雄好汉,反正我现在落在你手里了,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又叹了口气说:“你闯大祸了,这几条狗,我三叔待它们,比自己的儿子都亲!你竟然把它们都给毒死了!这要让他知道了,肯定能把你活活打死!”

    我不屑地说:“是啊,你们金家就是牛逼,弄死两条狗,就得让人拿命来还;呵,这世道,你们还真是无法无天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猛地转头看向我,我也拿眼睛瞪着她;求饶我不会,爱怎样怎样吧!而且上次我偷她哥U盘,这事儿她没揭发我,看来她和金家的人,还是有那么点区别的。

    我俩对视了三秒钟,金家的大门口,就传来一阵哀嚎!

    “大黑!二黑!谁干的?我艹他妈谁干的?!”那是金老三的声音,上次年会,他还拿酒杯砸过我;弄死他两条狗,也算回本儿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!全他妈给我来人!给我搜!我要弄死他,把他大卸八块!!!”老三声嘶力竭地声音,听得我后背阵阵发寒;今天要是落到他手里,我可能真的就没命了……

    “躲在这里趴着头,不要出声!”一旁的金小优,深吸一口气,直接从车里冲了出去。我有些茫然地看着她,这个女人,她是要帮我吗?

    不一会儿,金小优的声音,就响了起来;“三叔,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金老三猛地怒吼说:“有人杀了我的狗,我必须得弄死他!小优,你有没有看见,有没有看见是谁下的手?!”

    “啊?!谁那么不开眼?竟然跑咱们金家门口闹·事?!”金小优吃惊地说,“对了三叔,刚才我开车来的时候,在路上看到一个人影,鬼鬼祟祟的!往东面跑了,现在估计都要上马路了!”

    “艹!”金老三咬着牙,“给我追!打电话给这里的片警,让他们给我帮忙抓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