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.另一个哥们儿

    听我又要出去,江姐直接皱眉说:“找什么同学?你哪儿来的那么多同学?!不行!哪儿也不许你去,就在家老实呆着。”

    我就说真的,大学一个宿舍的,他家也在广州。江姐很不开心,她一边看电视,一边光脚丫踩着我的腿说:“那你给那同学打个电话,我听听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她可真够小心的,看我就跟看犯人似得;我无语地掏出手机,拨通了同学赵健的号码。

    赵健是我和大头的大学室友,也是我们宿舍,唯一一个有电脑的家伙;他这人和大头一样,挺讲义气的,当初为了能让我们几个家里穷的哥们,玩儿他的电脑,他总是找理由,说宿舍网速慢,就把电脑让出来给我们,自己跑去网吧玩儿。

    不过他跟我们不是一个专业,他学的是计算机专业;那年我被学校官网通报开除,他一怒之下,把学校网站黑了4时。

    真的,我王炎虽然穷,但却交了几个值得交的好兄弟,赵健和大头都是。

    “卧槽!王炎!我以为你死了!”电话那头,他说话总是这么直接。

    “我来广州了,你在哪儿?”我直接问他。

    赵健赶紧报出地址,让我快点过去;还要带我吃大餐、找小姐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姐一脸无语地看着我,我尴尬一笑,她伸手扭了我一把,没好气地说,“自己家里有,别出去瞎找,万一得了病,呵!”

    我“噗嗤”一笑,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说,“姐,他瞎说着玩儿的,我们就是聚聚,很长时间都没见过面了。”

    江姐不舍地看着我,噘着嘴说:“那你早点回来,别太晚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出门打车,看看天色不是太晚,就先去了赵健那边。

    当时赵健跟我约的是一家饭店,我兜里有江姐给的零花钱,还有从李恩旭那里,敲诈的几千块;请赵健吃顿饭,妥妥的。

    进去以后,远远地我就看到了赵健那颗,因为秃顶而发亮的脑袋;我不知道程序员是不是都秃顶,但赵健自从上大学就开始掉头发,现在已经快成光明顶了。

    “键盘!”我走过去,朝他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炎子!”他带着小眼镜,直接给我来了个拥抱。

    我们坐下以后,赵健满心欢喜地看着我说:“行啊哥们儿,混得不错啊?!这一身貂,得个几万吧?!老实说,是老板闺女看上你了,还是老板娘看上你了?还是老板他娘看上你了?”

    我:……

    程序员里,很少有赵健这么逗比的。

    我说:是老板看上我了,行了吧?!

    “卧槽!你搞基!”赵健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女的!”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这家伙,一点都没变。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他哈哈一笑,捋着头顶几根稀疏的毛发说:“行啊,早就看出来了,你王炎虽然是咱们宿舍里,年龄最小的,但也是最有本事的!被开除了又怎样?这不照样泡到霸道女总裁?!”

    我说别闹了,她人蛮好的,有机会带你见见;接着我又问他最近怎么样,键盘说混得还不错,靠家里关系,进了一家外企,做软件开发。

    后来我们边吃边聊,在提到大头的时候,我沉默了。赵健看我脸色不好,赶紧问怎么了?

    我闷了口白酒,把大头和杜鹃的事,跟他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赵健听完,坐在那里不说话了,只是那放在桌上的拳头,攥了又松,松了又紧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给我打电话,不告诉我?!”赵健咬着牙,眼睛红红地说,“都他妈有孩子了,怎么说分手就分手?!”

    我抿着嘴说:“行了,都过去了;告诉你,你帮得了一时,也帮不了一世;而且大头那人你知道,好面子,轻易不会向人求助的。”

    后来我们都没说话,只有杯子里的酒,一口一口喝着;大头和杜鹃,是我心里永远的伤,也是我们这群好哥们,永远的痛。要怪就怪这艹蛋的社会吧,你越穷,它就越欺负你!

    那晚,因为我心里还藏着别的事,就没喝太多酒;赵健喝了很多,临走的时候,他掏出一张卡说:“回头把这个给大头,兄弟的钱,让他拿着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推给他说:“要给你自己给吧,我给他不一定要,弄不好回头还说我。”

    把卡推回去以后,我拍着他肩膀说:“行了,看见你过得挺好,我蛮开心的。以后常联系,宿舍哥们的情谊,千万不能断了。”

    赵健点着头,出饭店后就哭了,我不知道是醉的、还是伤心的;我想应该是伤心的吧,我们都是最好的兄弟,因为大头的事,当初我也没少流眼泪。

    送走赵健以后,我又转身去前台结账;结果赵健在我没到的时候,就提前把帐结完了。

    后来我又让服务员,把桌上的烧鸡打包,还有四个馒头;因为我是北方人,爱吃面食,赵健专门给我点的。

    拎着烧鸡和馒头,我打上车,再次来到了金家的府邸;到地方的时候,已经夜里11点多了,他们家这地方挺偏,那个时间已经没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坐在路边的草坪上,我从怀里把两瓶农药拿出来,拆开一瓶直接往馒头上倒。

    弄完之后,我拎着被农药浸泡好的馒头,小心翼翼走到了金家大门口;那几只牧羊犬还在,绿油油的眼睛,乍一看能吓人一跳。

    我左右看了看,确定没人之后,就把馒头往门里边一扔;紧接着,那四只牧羊犬,全都一窝蜂地朝馒头那边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靠在门边,我冷笑着,吃吧,毒死你们这些畜生!金家的玩意儿,没一个好东西!

    可我还没来得及得意,那些狗竟然闻了闻馒头,扭头就朝我这边冲了过来!

    卧槽!我一边跑一边嘀咕,这群畜生什么意思?难道闻出有毒了?不可能啊?店老板介绍过了,这药狗鼻子嗅不出来啊?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一拍脑袋;金家这么有钱,这些畜生肯定伙食也不赖;馒头这东西,估计它们瞧不上眼吧?!

    想罢之后,我直接拎出烧鸡,把满瓶子农药,顺着烧鸡的肚子就灌了进去!

    妈的,让你们嘴刁,这次连老子的夜宵都拿出来了,我就不信弄不死你们!

    手抓烧鸡,我往里面一扔,四条狗瞬间抢了起来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