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3.夜潜江家

    后来,我和江姐是被她妈,硬塞进一个屋子里的。

    进去以后,江姐尴尬死了,她低着头,羞地都要哭出来了!

    “都怪你!死王炎!你下午跟姐那样,都被我妈听见了,姐以后还怎么见人啊?羞死了!”她紧紧抱着我,把脸埋进了我胸口里。

    “姐…对不起,阿姨也真是的!她…她怎么能这么开放啊?”我真的无语了,这天底下,还有催着自己的女儿,跟别的男人睡觉的。

    就在我俩无地自容的时候,门外的江母却哭了;“小炎、小韵!不要怪妈妈,更不要怪你叔叔!生在这样的家庭,我们没有选择。要怪就怪你那死去的爹!谁叫他走得那么早?他不负责任,没良心的,丢下咱们娘俩在这世上受苦!你们俩孩子,年纪轻轻就要去承受那么多;其实妈妈…妈妈只想看到你们幸福、快乐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!”江姐哭了,她松开我就要去开门;可还没走到门口,江母说:“好了,赶紧休息吧,妈也累了,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外面传来了江母回房的声音;站在床边,我仰头抑制着眼里的泪,今天晚上,我必须要去金家,必须要尽快拿到那个U盘!江母的慈祥豁达,江姐的温柔善良,激发了我作为男人,最原始的保护欲!

    后来我们躺在床上,江姐打开空调,又给我掖了掖被子;她不哭了,嘴角还带着点小幸福,真的就如姐姐一样照顾我,特别温暖。

    进了被窝以后,她眼睛里带着笑说:“其实吧,我妈以前,总说我老处女,让我赶紧找个男人嫁了;在她眼里,27岁还没接触过男人的女人,会出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我“噗呲”一笑,就说你妈跟你说这些啊?你们是娘俩,还是姐俩啊?!

    江姐就得意说,是娘俩,但跟姐俩差不多;以前我爸宠我,她还吃过醋呢!

    听到这个,我感觉江姐真的很幸福;有一个宠爱自己的父亲,还有一个无话不谈的母亲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金家的出现,她幸福的家庭,却被彻底打碎了;那群狗日的,我想老天,总有一天会开眼,天道轮回、报应不爽,只是还没到时候罢了。

    后来快睡着的时候,江姐突然又问我:“小炎,你不会趁姐睡着了,自己偷偷跑出去,干坏事吧?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个激灵,她脑子里都想什么啊?蒙的还挺准的!我就强装镇定说:“怎么会?我能干什么坏事?大冬天的,被窝里多暖和,还搂着小美人儿,我才不会出去挨冻呢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微微松了口气说:“我总觉得你不老实,心里老是慌慌的。”说完,她竟然伸出大长腿,夹住我的腰说,“这样就好了,省得你跑!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她说:“姐,你干脆拿个狗链子,把我拴起来多好;我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,能干嘛啊?再说了,你这样拿腿夹着我,怎么睡觉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!”她竟然霸道地凶了我一句,“赶紧睡觉,小屁孩一个,费什么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都说女人的直觉很准,从江姐身上,我算是见识了。

    大概夜里11点多的时候,我悄悄拿开江姐的腿,穿上衣服出了门;一边进电梯,我就一边笑,这个傻妞儿真够可爱的,睡的那么死,还指望看住我?搞笑!

    站在小区外的路边,我伸手打了辆车,直接就去了金家的府邸;我想只要拿到那个U盘,金胖子这混蛋,我会让他在大牢里,过新年!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,车子才停下来;我哈了口热气,望着眼前硕大的庄园,以及那建的比城墙还高的栅栏,整个人都无语了!

    翻墙进去是没可能了,我就直接往门口走;可刚一到门口,八只深绿色的眼睛,猛地从栅栏门的后面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汪、汪、汪!”四只牧羊犬,撕牙咧嘴地往门上一趴,我吓得屁股尿流就往后跑;这金家也是够可以的,防卫竟然这么森严!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如果这么容易就能进去人,金家这么有钱,还不得让贼给偷死啊?!

    长叹了一口气,看来悄悄潜入是不行了,我得另想其它办法。

    后来我就坐在那里想,想了一夜也没想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快天亮的时候,我又绕到离门口不远的地方;他家的大门倒是不高,而且是铁栅栏的,如果没有看门狗,想爬进去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凌晨5点多了,再有一会儿,江姐就该醒了;为了不让她怀疑,我又赶紧跑到后面的大马路,打车往江姐家里赶。

    回到小区以后,我刚进大门,江姐的电话就打来了!“小炎,你在哪儿?你怎么样了?!”她急匆匆说着,我还听到了出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姐,我没事啊?我就是出来跑跑步,锻炼锻炼身体!”

    “大冬天的,你跑什么步啊?”她直接朝我哭吼,“再说了,你出来跑步,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?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我看你睡的那么香,就没叫你;姐,你不要疑神疑鬼的,我是大人了,不会冲动的。”

    她呜咽着,突然又说:“你…你现在在哪儿?”我跟她说在小区门口,她接着又说,“我怎么没看见你?!你…你是不是去金家了?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刚要说话,就看见她穿着睡衣,披了件黑色羽绒服,绕着花台正朝我这边跑。

    “姐!这儿呢!”我急匆匆跑过去,她一把就抱住我,接着又推开我,手不停地在我身上摸,“你没事吧,他们有没有为难你?!”

    “姐,你说什么呢?我就是在下面跑步了,哪儿也没去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狐疑地看了我好半天,最后微微松了口气说:“小炎,你跟姐发誓,永远都不要为了我冒险!现在就发,马上说!”

    看着她严肃的样子,我抿嘴一笑说:“好啦,我发誓,我会好好保护自己,不会冲动的!”说完,我赶紧又说,“姐,你知道这附近,哪儿有卖农药的吗?”

    “啊?!”她嘴巴一张,特吃惊地问我,“你买那个干什么?你说,你是不是要去做坏事?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