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1.江姐是个小怨妇

    听我问这个,江叔叔愣了!可江姐却猛地扑向我,拿拳头打我说:“王炎,你要干什么?你打听这个干什么?!我跟你说,你不能做傻事,不然的话,姐…姐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!”

    我忍着眼角的泪,就那样任由她打着;她总是这样,总是这样……生怕我有危险,怕别人伤害我;她总是宠着我、护着我,把我看得比她自己还重要!她怎么可以这么傻啊?我是个男人,我需要的不是她的庇护,而是为她遮风挡雨!

    那时候,我就和江叔对视,我要让他从我的眼神中,看到我的坚定,让他知道我不是废物,我也能为江家、为江姐出一份力!

    最后他把烟掐灭,长长吐了口烟雾,才给我报出了一个地址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我推开江姐就往外走,可她却猛地跟上来,死死抓着我胳膊说:“不要,你才21岁,你到底要干嘛?你知不知道你还是个孩子?!你要出了事,你让姐怎么活啊?!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着她,她还是那么漂亮,哭起来更加楚楚动人;可她越是美丽,我就越想帮她,不想让她去承担那么多;她应该去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,就如她父亲在世时一样,受人宠爱、受人娇惯。

    如今她父亲不在了,作为她的男人,我必须要给她这些,因为她生来就善良、单纯,那些血腥黑暗的事,不应该被她沾染。

    我说:“姐,我没事的,我的能力你知道,我会保护好自己的!”

    可她却摇着头,闭眼流着泪说:“我就是嫁给李恩旭那个瘸子,我也不要你去冒险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猛地甩开她的手说“我就是去死,也不要你嫁给那个阴险的瘸子!江韵,我不是孩子,也请你不要总瞧不起我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她紧咬着牙,大口喘息着说,“你是不是去找金小优?你是不是看上人家,要去做上门女婿?!是啊,她那么漂亮,还那么年轻,比姐强!你去吧,我不拦你,你去啊?!”她竟然开始推我,跟疯了似得,一边推还一边打。

    我真的被她气笑了,她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啊?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了?!我说姐,我不是去找金小优,你怎么能这么想我?!

    她擦了把眼泪,不哭了,嘴角却冷笑着说:“我怎么不能这么想?你想帮我,帮我夺回江城的公司,甚至帮我夺回总公司,你只能去找那个丫头!你娶她,你成了金家的女婿,你才有这些权利!不是吗?!”

    原来她是这么个思路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要照她这么说,我还真不用铤而走险,去偷那个U盘了;我直接把金老狗的宝贝女儿给干了,岂不是少走很多弯路?!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竟然没良心地笑了;她看我笑,竟然又扑上来打我,“你笑什么?是不是被我猜中了啊?你就是个白眼儿狼,姐对你这么好,这么爱你!可你…你!你去找她好了啊!姐什么都给不了你,你去找她啊?她家里钱多,能让你少奋斗十年、二十年!你赶紧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用力推着我,手却死死拉着我袖子;我对她可真是无语了,女人可爱到她这种程度,也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我就说:“姐!你误会了,我爱你,我就是死,也不会背叛咱们的爱情!我王炎虽然穷,但我有我的骨气,我会帮你,但绝不是以爱情为代价!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帮?你还能有什么办法?!”她不相信我,不相信眼前这个大男孩,还能有通天的本事。

    而我更不能让她知道,我是去金家偷东西;因为那样太危险,李局长早就警告过我,这种事一旦暴露,很有可能会送命。

    我刚要说话,江母和江叔就出来了;江母手里拿着纸巾,把江姐搂在怀里擦眼泪;江叔就看着我,微微叹了口气说:“先回家吧,叔叔能看出来,你确实想帮我们;但帮忙不是冲动,我可不想让小韵,一辈子都怨恨我这个叔叔!”说完他拉着我,还给我递了支烟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以后,江姐不哭了,眼睛却一直盯着我,带着些许怨毒,跟个小怨妇似得。我想要又不敢笑,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。因为有个女人,我深爱的女人,她怕失去我,怕我去找别的女人,这是爱!能让男人付出所有的爱!

    抽完烟,江叔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小韵,我经过这几年的调查发现,你父亲的死因,极有可能跟金家有关系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江姐哽咽了一下,带着哭红的眼睛说:“本来就是他们干的,一群土匪!只是咱们没有证据,不然也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!”

    江叔点点头说:“是啊,所以你更不能离开公司!你要努力,再有两年,公司的这些老家伙们,都会退下来,年轻一代的人,会重新执掌公司;金铭那人成不了气候,所以这就是你的机会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江叔满含期待地看着江姐说:“你只有掌管了公司,咱们才有能力搬到他们,为你父亲报仇!否则的话,即便咱们拿到了证据,上面都不一定会查他!毕竟咱们公司,每年为当地纳那么多税,解决那么多就业岗位。上头不会轻易为了一桩案子,去得罪一个大企业的领导。”

    江姐抿着嘴,紧握着小拳头说:“可是叔叔,江城的公司,已经被查封了!我…我们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听到这个消息,江叔的脸都惨白了,“小韵,你怎么搞的?!当初叔叔和你爸的旧部,花了那么大力气,才给你争取了这个翻身的机会,你怎么就给弄没了呢?!”

    咬着牙,他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你知道吗?只要你能在江城干好,将来董事会换届时,我们就可以力荐你,干上大股东的位子!再不济,那也是二股东!可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气得脸色煞白,我赶紧替江姐解释,把金胖子捅的那些窟窿,以及金胖子和李局长之间,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,大致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我说:“江叔,这事儿怨不得我姐;您看看,您这边有没有办法,能让江城的公司解封?如果能解封,我保证全力帮助我姐,把那边的公司经营好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