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.威逼利诱

    那一刻,我整个人都僵住了!

    打死我都没想到,我竟然被发现了,而且那人还是金家的小太妹!

    大大的汗珠,从额头上流下来;我机械性地转着脖子,一点一点朝她看去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那样嘴角带着笑,轻轻抿着杯中酒,表情不温不火,让人看不透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后来开宴了,大家都在那里忙着吃,但桌上的一些金家女人,总是不温不火地对着江姐,说一些冷嘲热讽的话;江姐也不生气,就拿胳膊碰着我说:“赶紧吃,吃饱了咱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我点着头,我也想赶紧吃完了就走;金家这些土匪,我看着就来气!可旁边的小太妹,已经发现了我偷U盘的事,如果她告诉了金胖子,那我可就惨了!到时候别说再去偷U盘,我能不能活着走出广州,这都是个事儿。

    后来我闷了一口酒,压着紧张的情绪,悄悄趴在小太妹耳边说:“你到底想怎样?!”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眼神略带狐媚地看着我说:“告诉我,那个U盘里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黄片儿!”我直接白了她一眼,感情她也不知道里面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噗呲!”她捂嘴一笑,“你这人真蛮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我俩正说着话,坐在对面的董事长,也就是金胖子的父亲金老狗,嘴里叼着大雪茄说:“小优,看上人家了?我看这个年轻人不错,一表人才!”

    小太妹脸一红,顿时瞪了个大白眼说:“爸,说什么呢?我们就是岁数相当,随便聊两句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!你的小心思,还能瞒得住爸爸?”金老狗眯着眼,左右打量了我一下,又看着小太妹说,“先前那么多公子哥追你,你连正眼都不看,爸爸还是第一次,见你跟一个小伙子咬耳朵。行了,金家正是用人之际,小伙子,过了年就到总公司来上班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整个人都懵了!桌上所有人的目光,全都聚焦在了我身上。金老狗的意思很明显,他这是想拉拢我。

    可还不待我说话,江姐立刻说:“金叔叔,对不起!他不会来总公司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金老狗瞥了江姐一眼说:“江韵,我在跟他说话,跟你没关系吧?!”说完,他又转向我说,“小伙子,你在江城的事,我多少听过一些;养生项目的策划案,钉子户的拆迁工作,都是你一个人干的吧?不得不说,做的漂亮,有勇有谋!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,我手心的汗都下来了;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难道是金铭说的?我想不明白,只是觉得这老狗,真的太可怕了!对我这么一个小人物,他竟然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我看着他说:“董事长,您过奖了!都是江总指点的好,我就是下面跑腿的,没什么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他冷哼了一声,弹了弹烟灰说,“我虽然老了,但还不糊涂!小韵确实很有能力,但如果没有你的帮助,他的养生项目,根本不可能干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张着嘴,还想说什么,他抬手一挡说:“小伙子,你知道做我金家的女婿,意味着什么吗?别的地方不敢说,但只要在总公司这边,我让你要什么有什么!”

    我捏着拳头,额头的青筋都鼓了起来;金老狗就一脸得意地看着我说:“怎么?心动了?不用再挣扎了,跟着某些人,你这辈子都不会有出息;说不准哪天,就滚出公司了。而来这边,我们金家,能让你少奋斗十年,甚至二十年!”

    听过这些,我真的冷笑了!这个金老狗,他以为有钱就能收买一切吗?我王炎是穷,家是乡下的,而且连毕业证都没有!

    但我永远忘不了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是江姐帮了我;在我无家可归的时候,是江姐把我带回了家,给我做饭,给我买新衣服,给了我她能给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说:“董事长,您真的高看我了!我就是个毛头小伙子,连大学毕业证都没有;我觉得在江城挺好,我也没什么大的志向,请您不要为难我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真他妈不识抬举!”我刚说完话,金老狗旁边的一人,抓起酒杯就砸在了我头上;额头渗出鲜血,我冷冷地看着他;这帮人真的太霸道了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们也敢动手打人!

    “老三,干什么呢?!”金老狗瞥了他一眼,不过并没有要怪罪的意思;江姐看我额头的血,都流到了鼻梁上;她赶紧掏出纸巾,一边给我擦血,一边朝金老狗说,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!他还是个孩子!”

    旁边的小太妹,也赶紧站起来说:“爸!你们要是再这样,我一辈子都不再嫁人!”说完,小太妹扭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抓过江姐手里的纸巾,擦了擦额头的血说:“姐,我没事,咱们走吧。”说完,我恶狠狠地看了他们一眼;我发誓,总有一天,我会让这些人好看,一群流氓畜生!

    可刚站起来,金老狗立刻说:“想走,也不是不可以;但不是从这里走,而是永远滚出广州,不要让我再看见你!”

    我眯着眼,还没来得及开口,江姐立刻说:“凭什么?!你们不要太霸道!他来广州怎么了?去我家不行吗?这里不是你们的天下,凭什么不让他来?!”

    金老狗冷冷一笑,掐掉手里的雪茄说:“因为我的儿子,不是他的对手!在江城,金铭天时地利人和,最终却让这小子给翻了盘;我还有两年就退了,我不希望我儿子掌管公司的时候,还能有人威胁到他!”

    承认了,这只老狗终于承认了,承认他们想尽办法,逼着江姐离开公司;承认他们背地里,用的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可承认了又能怎样?在场的任何人,都拿他们没办法;因为他是大股东,是黑·社会,就是这么霸道!你可以不服,你也可以瞪眼,但你干不倒他们,你就得低头。

    紧握拳头,我暗自发誓,用不了多久,我就要让他的儿子,那个无恶不作的金胖子,蹲大牢!

    PS:实在对不住大家,前两天刀刀去老家,参加同学婚礼;本以为他家能有网,结果没有网不说,连手机信号都不好!刀刀欠更的,从今天起开始补,补完了以后,再加更,弥补一下大家心灵的创伤,和刀刀的罪过!真的很对不住各位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