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.再遇金胖子

    总公司的年会,是在酒店里举办的;当时整整包了一层,还请了很多明星过来演出。

    江姐一进宴会厅,很多老人立刻就凑了过来;七嘴八舌地夸江姐聪明、有本事,半年时间就把项目做得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可当江姐提到,董事会这边,能不能帮她拿回江城的公司时,这些老家伙,瞬间哑火了。

    先前去过江城的那个孙叔,很为难地说:“小韵,不是我们不想帮你,只是现在,金家太强势,你叔叔又不在;我们手里那点可怜的股份,说起话来分量不够;而且金家这次,就是想通过这件事,把你彻底赶出公司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,我憋不住了,直接插话说:“凭什么?!公司的窟窿,是金铭捅的,跟我姐有什么关系?!他们凭什么这么做?!”

    孙叔看了我一眼,又看着江姐说:“道理是这个道理,我们也反驳了;只是金家的那些混蛋,他们说已经给了你机会,可你没有把握住,这怨不得他们。小韵你知道的,他们不讲道理,可是出了名的。”

    我捏着拳头,金家这些杂碎,简直就他妈流氓!可江姐却一笑说:“没事的,谢谢各位叔伯……”

    江姐正说着话,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冷哼;我转头一看,金胖子那混蛋,正捏着酒杯,跟个二世祖似得,凑到了江姐面前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金胖子过来,呼啦一下全散了;我算是看出来了,这帮老家伙,在江姐面前各个油嘴滑舌,若真遇到事儿了,却全都怂的跟个蛋一样。这些人,根本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金胖子看着江姐,坏坏一笑说:“小韵,怎么样?你那个未婚夫,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江姐压根就不搭理他,转身就往宴会厅里走;我也赶紧转身,要跟着江姐一起;可刚抬腿,却被金胖子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一直拿我的话,当耳旁风啊?!”被江姐冷落,金胖子下不来台,竟然恶狠狠地看着我说,“给我离江韵远一点,否则,李恩旭就是你的下场!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又不漏声色地往他腰上瞥了一眼;李局长说的没错,金胖子的腰上,确实挂了一个黑金色的U盘。

    确认完东西以后,我根本不理他的威胁,挡开他胳膊就走;可他却一把揪住我领子说:“你他妈的小杂碎,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?!”

    这狗日的,我当场就想跟他打,然后趁乱,把他腰间的U盘给揪下来;可还没来得及动手,江姐猛地回头说:“金铭!你什么意思?!你动他一下试试?!”

    被江姐一吼,金胖子突然搂住我肩膀说:“哈哈,别误会,我就是见到你表弟了,想套套近乎。”说完,他猛地推了我一下说,“行了表弟,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我又没有要动手的理由了;而且在金家的地盘,名目张胆的揍他,这是打金家的脸,我讨不到好果子。

    捏了捏拳头,我直接去找了江姐,偷U盘的事,再找机会吧。今天来了这么多人,金胖子肯定会喝酒的;到时候,等他喝醉了上厕所的时候,再动手也不迟。

    在宴会厅里,我和江姐,本来是要和孙叔他们一桌的,毕竟这些人,都是江姐父亲的老部下;可屁股还没坐下,不远处一桌上,一个老男人就大笑说:“这不是我江家的大侄女吗?来来,过来跟金叔叔一桌。”

    那男的穿着黑色风衣,挂着白色围脖,大背头,黑墨镜;乍一看跟香港电影里的黑帮老大似得。我想这人,就是侵吞江家基业的混蛋吧?!

    江姐很勉强地笑了一下说:“金叔叔,我坐这边就好了,不劳您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可那老头却不依不饶说:“咦,你是江家的大小姐,跟他们坐一桌,那不是有**份嘛?!不知道的,还以为我们金家,欺负你们江家,忘恩负义呢!”

    我艹他妈的,这个老混蛋的脸皮,还真不是一般的厚!这话说出来,简直就是往江姐心口扎针。

    江姐紧攥着拳头,最后深吸一口气,把表情掩饰好之后,微微一笑说:“那行!小韵就沾沾光,跟你们金家坐一桌。”

    瞅着金家那帮人的吊样,我是真不愿意过去的;但我怕江姐吃亏,无奈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饭桌前,那老混蛋看了我一眼说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哦,我表弟!”江姐赶紧一笑。

    “行,那一起坐吧。”他很随意地说了一句,完全没把我当个人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无所谓,就跟江姐挨在一起坐着;在我左侧,还坐了个小太妹,岁数跟我差不过,但打扮的潮,还一个劲儿瞅我。

    我心想,你瞅个蛋啊?你们金家的人,没一个好东西!等着吧,这一桌子人,我都挨个记下来;等我王炎哪天有本事了,你们他妈的一个都跑不了!

    后来江姐就随意跟桌上的人聊着,但金家人的语气里,处处透露着对江姐的挖苦和讽刺。而江姐只是笑,说什么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我想这就是修养吧,土匪就是土匪,公主就是公主,这东西是用钱换不来的。

    喝酒的时候,旁边的那个小太妹,那胳膊碰了我一下说:“哎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本来他们金家挖苦江姐,我心里就不爽;这小靓妞竟然还敢跟我搭讪?!

    我就趴在她耳边说:“我的名字叫爸爸。”

    她听了,非但不生气,竟然把嘴凑过来,很小声地说:“爸爸,你好帅!”

    我擦!这妞儿是什么鬼?连爸爸都敢给我叫?!我有些害怕地去看她,她竟然得意地笑。

    后来她又凑近我说:“哎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我不耐烦地说:“58!”

    她竟然咬着嘴唇说:“这么巧啊,我也21。”

    我真是服了,没看我烦她吗?这女的脸皮怎么这么厚?!

    “哎,你哪个大学毕业的?”她拿胳膊碰了我一下,很好奇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家里蹲大学!”转过头,我直接不理她了;她却嘻嘻一笑,用胳膊捅着我说,“你这人吧,还蛮有意思的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