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.见江姐的母亲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我和江姐做完活塞运动,就躺在床上说:“姐,咱们明天去广州吧?”

    她脸颊绯红地托着下巴,嘴角带着幸福的笑意,指着我鼻子说:“干嘛啊?这么着急见家长啊?我跟你说,要是我妈看不上你的话,姐可不嫁给你!”

    我摸着她的脑袋,放在自己的胸口说:“放心吧姐,如果伯母不同意,我就想办法让她同意!在这世上,没人能分开我们!我爱你,也不仅仅是爱你,你在我最艰难地时候帮了我,收留我,这是恩情,得报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翻过身就打了我一下,有些不开心地说:“不准说这个!姐跟你说,爱情就是爱情,不能掺杂别的;如果你是为了报恩,才跟我在一起的话,那你…你现在就走吧!”

    “哦!”我爬起来,下床就要走;她竟然一下子就扑过来,把我按在床上说,“你你你!你是混蛋吗?你真的不喜欢姐,只是报恩吗?!”

    “姐,我就是想去上个厕所而已……”我有些害怕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她被我气得,直接说不出来话了。

    趁她不注意,我爬起来就跑;她就在后面,拿枕头砸我说:“死王炎!你竟然戏弄姐姐,你坏蛋!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在前面跑,她就在后面追;我们欢乐的打闹,在那个属于我们房子里,无比地幸福!

    只是这种幸福,还能持续多久呢?这一次去广州,我知道自己有多危险;李恩旭就是下场,如果我被金胖子发现,或许比李恩旭还要惨!

    但无所谓了,一个女人,为了你可以付出一切;我他妈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,还有什么好怕的呢?还是那句话,我王炎什么都没有,但我可以为了她去死!

    因为我知道,她的父亲,他父亲的产业,在她心里到底有多重!如果这些产业,在金家人的手里,被霍霍干净了的话,她一定很伤心,甚至绝望;因为那是她父亲,努力了一辈子才换来的。

    进到洗手间里,我站在那儿准备撒尿,江姐就蹲在一旁,很惊奇地看着我那里。

    “姐,你别看了,你这样,我尿不出来!”看着她好奇的样子,我都快崩溃了!

    “确实蛮大的哦!我以前的大学闺蜜跟我说,手指长的男人,那里都大;本来我还不信,没想到是真的!”她一边说,还拿手仔细研究。

    我真的无法想象,她的脑子里,天天都在想什么;她是一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,你以为她很伤心,可最后她却不伤心;你以为她不爱你,可最后爱得死去活来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清早,她就把我拽了起来;那天她穿了件白色的羽绒服,扎着高跷的马尾辫,脸上没有化妆,但却清纯可爱的要死。就她这身打扮,再加上她本来皮肤就好,说她是20岁的小女孩,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“小炎,过来试试这件衣服。”她从衣柜里,拿了件皮貂大衣,不由分说地就往我身上套。

    那件衣服,一看就挺贵的,她为了我,可真舍得花钱;穿上以后,我对着镜子照了一下说:“姐,不穿这个了吧,怎么看着跟土匪头子似得?!”

    她捂着嘴,“噗呲”一笑说:“哪儿有啊?蛮好看的,显得成熟!咱们俩差六岁呢,万一我妈嫌你小孩,不同意怎么办?!这次回去,就穿这件!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她,但没有反驳什么;只要她妈妈能看上我,就是比基尼,我都穿!

    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噩梦才刚刚开始;因为她给我换衣服,竟然上瘾了;那半个衣柜的男士衣服,她几乎给我穿了个遍;一边穿还一边说:“真好!小炎你知道吗?姐小的时候,最喜欢玩儿芭比娃娃了;我爸给我买了很多玩具的衣服,我就给它一件件的换,玩儿一整天都不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额!原来她这是,拿我当玩具玩儿啊?

    她接着又说:“那个时候啊,姐姐就幻想着,如果将来有了老公,我要给他买很多漂亮衣服,亲手给他换,把他打扮的帅气迷人,让别的小姑娘嫉妒!”

    我拍着额头,终于明白,她为什么要给我买那么多衣服了;原来是这样,她的癖好还真的很特别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江姐从柜子里,拖出来两个大皮箱,里面全都塞满了我的衣服。我就说姐,你带这么多衣服干嘛?咱们过完年就回来,满共不到一个月。

    她却挥挥手说:“哎,你不知道,广州人都很潮,你要不穿的帅气点,怎么跟姐去逛街啊?多没面子?!”

    我特无语地说:“那你也带点衣服啊,别老给我装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她白了我一眼,得意地说,“姐的衣服,家里多的是呢!”

    那天,我拖着两个大皮箱,还有一大袋子零食,跟个菲佣似得,和她一起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那是我人生中,第一次坐飞机;没有兴奋和激动,也没有恐慌和不安;望着窗外的云层,我紧紧抓着江姐的手,享受着彼此间,短暂的幸福。

    因为那里是广州,是金家的地盘;李恩旭在江城,家里还那么有势力,金胖子尚且敢对他那样!而我呢?等待我的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从机场出来,我和江姐直接打车往家里走;那时江城虽然寒冬,但广州的天气却特别温和,我看着车窗外,这座繁华的大都市;或许我会成功,和江姐开心地回江城;或许我会失败,永远地葬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出租车跑了一个多小时,我们才进的小区;那个小区虽然是楼房,但蛮高档的,家家户户都有大阳台,和环形的落地窗。

    下了车之后,江姐帮我拎着箱子进了电梯;在电梯里我就说:“姐,你是在这里长大的吗?”

    她却摇着头说:“哪儿有啊,我就是从学校出来,才到的这里;我的老家在药城,而且咱们总公司,以前也是在药城的;只是后来,我爸爸想把公司做大,才迁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我们就到了9层;出了电梯以后,江姐忙不迭地就跑过去按门铃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门开了,一个长得跟江姐很像,但年龄颇大的女人,顿时开心地说:“我滴个天!你个傻丫头,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?!”

    见到妈妈,江姐瞬间变成了小女孩,她都27了,竟然直接搂着她妈撒娇!我算是服了,这还是那个在公司里,牛逼哄哄的女老总吗?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她们娘俩亲热了一会儿,她妈妈突然看向了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