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.交易成功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!”我浑身一颤,这里面竟然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!

    他手敲着茶几,深深吸了两口烟说:“至于什么东西,你不用知道,但我告诉你,想帮我拿回来,很难!”

    我眉头皱了一下,但没有被他的话吓倒;他接着又说:“看到恩旭的后果了吗?如果事情败露,很可能就是被杀的下场!金家那些人,可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败露?您的意思是……”我突然有点听不明白,他话里的意思了;难道李恩旭被报复,不是因为和金胖子,争风吃醋吗?

    李局长把烟掐灭说:“我那个傻侄子啊,哎!”叹了口气,他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U盘,往茶几上一扔说,“你以为争风吃醋,金胖子就会害恩旭的命?呵,那我这个局长,岂不是摆设?!如果仅仅是这样,金胖子还没那个胆量,他多少还是要顾及我的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他捏着拳头说:“恩旭也是,被女人迷了魂儿,竟然这么沉不住气!他为了尽快得到那个女人,不仅跟金胖子翻了脸,竟然趁他不在的时候,着急去他办公室里,偷了这个!结果拿了个假的不说,还被金胖子给发现了!金胖子这么对恩旭,那是要给我个下马威,让我收敛着点儿!”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?!”抓起桌上的U盘,我狐疑地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要帮我搞到手!”他给我满上茶,自己又喝了一口说,“在金胖子的裤腰上,有个黑金色的U盘,他几乎天天带在身上;王炎,你能完成任务吗?”

    皱着眉,这件事的难度,真的不小!李恩旭跟金胖子那么近,都没有得手;而我呢?金胖子早就看我不顺眼了,我又怎么去接近他呢?而且江姐带我去广州,只是去过个年,我没有太多时间,留在那边的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李局长拍着我肩膀说:“只要东西得手,我会立刻把你们公司解封;而且他把我侄子害成那样,这个仇,我是不能不报的;毕竟恩旭出事,全是因为我!”

    我咬咬牙,左右想了一下,便重重点头说:“李局长,希望您不要食言!”

    说完,我站起身就往外走,他朝我挥手说:“祝你成功!”

    出了工商局,江姐的电话就打来了;“小炎,你磨蹭什么呢?姐饭做好了,赶紧回来吃。”

    “哦,姐,我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。”一边接电话,我一边往公交上走。

    可她突然又说:“王炎,你老实说,你是不是去做傻事了?我心里怎么一阵阵发慌啊?!”

    她可真够敏感的,我就说:“没啊,就去同学那儿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立刻“哼”了一声,“谅你也不敢,赶紧回家吃饭!”

    我笑着挂掉电话,眯起眼睛,看着窗外的风景;我想只要我能从金胖子手中,拿到那个U盘,那么江姐的一切烦恼,便全都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这个善良的女人,她肯为我放弃一切,我便为她付出生命!

    回到家的时候,小雅也来了,她和江姐竟然坐在沙发上,抱在一起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雅哽咽着说:“姐!怎么可以这样啊?李恩旭他怎么能这么恶心?他就是欺负人,他该死!”

    江姐就擦着她眼泪说:“傻丫头,不提这些了,失去了公司又能怎样?你知道吗?姐现在很幸福!没有什么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更幸福的事了!女人活着为什么,不就是为了一个男人吗?找一个爱的人,不容易的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慌张地又说:“呸呸!小雅,姐姐对不起你!我知道你也喜欢小炎,我给你抢了,你…你不会恨我吧?!”

    一听这个,小雅哭得更厉害了;“姐!不要说了,王炎他又不爱我,他爱的人是你!我…我都嫉妒死你了!他为什么偏偏要喜欢你,我心里好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,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她俩,这两个女人,真的可爱死了!说话东一耙、西一耙的,完全没有重点,却哭得特别伤心。

    “咳哼!”我假装咳嗽了一声,她俩立刻分开;江姐戴着哭红的眼说:“王…王炎!你走路怎么没声啊?来了也不说句话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小雅噘着嘴,给了我一个大白眼说,“你…你都听到什么啦?我们可什么都没说!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她俩竟然害羞了,我也懒得理这俩活宝,自顾自地就到餐桌上去吃饭。

    见我大口吃得香,她俩也忍不住了,急急忙忙就跑过来,竟然还端着盘子跟我抢!

    我看看小雅,又看看江姐,她俩哪儿还有刚才,那股伤心欲绝的架势?我的天!这都是什么女人啊?!

    尤其是江姐,她的心可真够大的,公司都没了,她竟然还能吃得这么香!她妈说她马大哈,我觉得都是赞美她;这个女人,简直就是缺根筋嘛!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江姐和小雅,就那样瘫在椅子上,很享受的摸着大肚子;江姐说:“小雅,真的决定要走吗?以后还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什么?小雅要走?也对,公司都完蛋了,她还留在这里干什么?!小雅就说:“嗯,都拖了半年了,我的冤屈也洗清了,该走了;不过等我毕了业,如果姐你还开公司的话,我还给你干!”

    “小雅,你怎么了?你不都毕业了吗?”我一脸茫然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小雅嘴巴一噘说:“其实今年六月份的时候,我就拿到了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;只是后来江姐这边忙不开,我又被误会成了内奸;最后我就跟学校请了长假,一边洗脱冤屈,顺便帮江姐,把坏人赶跑。可一晃都半年了,前两天学校就通知,说如果下学期还不过去,就把我名字除了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啊,这丫头真棒!竟然深藏不露,瞒了我这么久!拿起桌上的茶杯,江姐以茶代酒说:“小雅,谢谢你!这半年要不是有你的帮助,姐真的不知道,能不能挺过来!”

    我也赶紧举杯说:“小雅,你是个好女孩,是我王炎没福气,是我负了你!感谢你,在我和我朋友,还有江姐最艰难地时候,帮了我们大忙!我王炎是个混蛋,我欠你的!”

    听我们这样说,小雅又哭了;而让我没想到的是,多年以后,这个简单大方的丫头,竟然再次帮了我的大忙!

    在这世上,我王炎只亏欠两个女人:一个是江姐,一个就是小雅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