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.另有隐情

    去往工商局的路上,我脑子里想了很多;而最让我疑惑的就是,李恩旭的父亲说,他们得罪不起金胖子,一点都没有要报复他的意思,这多少有违常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李恩旭差点被撞死,自己的孩子被人害成这样,而父母却对凶手无动于衷,这只能说明,他们不是不想报仇,而是在顾及着什么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,他们说金胖子,干了很多偷税漏税、违法犯罪的事,都是李恩旭的叔叔给兜着的;那他为什么要帮金胖子兜?收了金胖子的钱吗?还是说金胖子手里,有他的把柄?!

    如果真有这个把柄,那事情就好办多了;只要我帮他们,夺回那个把柄,不但江姐的公司能解封,而且就以李家的为人,也绝不会放过金胖子。

    想过这些,车子已经开到工商局门口了。我付钱下了车,深吸一口气,直接朝里面走去。虽然江姐说,公司被封与她无关,可失去了这个公司,总部那边,还会给她一个新公司吗?我想就以金家的做派,绝对不会给江姐,这个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,我必须要帮到江姐,她好不容易拿下的公司,不能就这样,平白无故地失去!

    走到工商局咨询处,我询问前台说:“请问一下,你们这里,是不是有个姓李的领导?”

    前台的小姑娘很好说话,她微微一笑说:“你说的是哪个领导啊?有个李处长,还有个李局长。处长是女的,局长是男的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男的,江城本地的!她接着又问我,有没有预约?局长平时很忙,没有预约不好见的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想了下说:“麻烦您帮我打个电话,就告诉李局长说,我手里有他想要的东西;我叫王炎,是金铭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站在旁边,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,李局长要不要见我。

    电话通完以后,前台女生抬手一指说:“楼梯第三层,左转第二个办公室,门上面有个副局长的牌子,那个就是。”

    我长舒一口气,笑着说了声谢谢!看来我分析的没错,李家不找金胖子报仇,甚至都绝口不提,这里面肯定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走上三楼,我找到了那个副局长的办公室;叩响木门,里面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:“请进!”

    推开门,我看到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,正坐在那里,皱着眉抽烟。

    他长得跟李恩旭的父亲有些相似,只不过稍稍年轻一些,看来我没找错人。

    那是我第一次见大官,心里多少有些紧张,但我还是强装镇定说:“李局长您好!”

    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面无表情地说:“你来找我什么事?我很忙,给你一分钟时间。”

    我就赶紧说:“李局长,您想要的东西,我可能能帮上忙!但我有个前提,就是把公司还给江韵,治金铭蓄意谋杀的罪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微微一笑,波澜不惊地说,“你叫王炎是吧?我听恩旭说过,你老是跟他作对,有没有这回事?”

    “有!”我立刻就承认了,这种事,根本遮掩不了;但我接着说,“李局长,我希望咱们能放下成见,合作一次。”

    看着我,他的笑容缓缓收敛,最后面无表情地说:“你走吧,毛孩子一个,不要打扰我工作。”

    我心底一凉,难道我猜错了?他没有把柄落在金胖子手里?这不可能,他可是局长啊,这么大的官,自己的侄子差点被人杀了,竟然无动于衷?金胖子再厉害,他们家毕竟只是商人;一个局长,不敢动一个商人,这不合逻辑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走?难道还要让我,叫人把你轰出去吗?”他一拍桌子,脸色阴沉地说。

    “李局长,您是觉得我小,怀疑我的能力是吗?”我强撑着语气说,“无论如何,您都可以让我试一下!成功了,您没有损失;失败了,也与您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不走?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,把你扔出去?!”他猛地站起来,特不开心地说,“毛孩子一个,竟然跑我局长办公室撒野!”

    看着他要打电话,我捏了捏拳头,最后还是放弃了!可能真的是我猜错了吧,可能李家,只是想贪图江姐的公司,不想节外生枝吧?!

    转过身,我有些颓丧地往外走,可刚走到门口,他突然说:“看看外面有没有人,没人的话,进来关上门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猛地一喜!看来我猜的没错,这里面肯定有秘密!转身把门关上,我深吸一口气,又走了回来;他指着旁边的沙发说:“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坐下来,他竟然还给我沏了茶;我接过茶杯喝了一口,他眉毛一挑说:“你真能帮到我?”

    把茶杯放下,我看着他眼睛说:“告诉我吧,您为什么怕金铭;如果我能做到的,您尽管说,但必须答应我的那些条件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他竟然眉头一皱,语气冷冽地说:“你个小混蛋,合着你什么都不知道?!你是在诓我的话吗?!”

    我没被他吓住,而是微笑说:“李局长,我没有别的目的,只想帮江韵拿回公司。至于金铭,那是我仇家,我时刻都想弄死他!如果不信,您可以问您的侄子,他知道我的为人。”

    李局长顿时又一笑,点上烟深吸了一口说:“我听恩旭说了,他提到你的时候,说你不简单!本来我不信,现在信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您过奖了。”我朝他一笑说,“到底是什么把柄?我需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局长吐了口烟雾,摇摇头说:“知道恩旭,为什么要去你们公司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被金铭重金收买,到公司当卧底,破坏江姐的项目,帮金铭把江韵赶出公司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他竟然摇着头,呵呵笑着说:“恩旭当卧底,加害江韵,那只是为了取得金胖子的信任;而恩旭真正的目的,是潜入金胖子身边,帮我拿回那个东西。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