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.无耻之徒

    看到那笑容,我心里猛地“咯噔”一下,一种不好的预感,瞬间袭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李恩旭张了张嘴,声音轻微地对江姐说:“小韵,我都伤成这样了,你不应该先关心关心我?我可是你未婚夫啊?!”

    江姐脸色一冷,随即又压着愤怒,勉强一笑说:“恩旭,我其实很关心你的,昨天就是我和小炎,把你救出来,叫的救护车;后来直到你脱离危险,我们才走的。”

    可李恩旭却眼睛一瞪,恶狠狠地看着江姐说:“你们?呵!江韵,我是你未婚夫!我伤成这样,你不在医院守着我,你跟他走得那么近,是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江姐张着嘴,刚要说话;一旁的那个老女人,擦了擦眼泪说:“好一个鹬蚌相争渔,翁得利!你这丫头,看来心思不浅啊?你把我儿子害成这样,你说该怎么办吧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浑身一凉,他们竟然识破了江姐的计划?!想想也是,李恩旭的父母,都是大学教授,如果连这点脑子都没有,那还当什么教授?!

    计划被识破,江姐也没认怂,直接冷冰冰看着那老女人说:“是又怎样?!你问问你的好儿子,他干了什么?他跟金铭合谋,背地里对我的项目使坏;后来还串通钉子户,拿刀捅了我弟弟!难道我就要忍气吞声?就任由他为非作歹?!”

    那老女人一拍病床,猛地瞪眼说:“放肆!你凭什么说我儿子害你?!你有什么证据?!”

    江姐冷哼一声说:“那你又凭什么说,你儿子是我害的?!你又有什么证据?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那老女人抖着嘴唇,阴冷地看着江姐说,“好,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!”

    我在旁边看着,反正他们抓不到江姐的把柄,害人的是金胖子,怎么也赖不到江姐头上。

    江姐就说:“两个男人争风吃醋受了伤,难道还要抓女人去坐牢吗?犯罪的人已经走了,难道还要拿另一个人的公司,去顶债吗?我跟你说,赶紧把我公司解封,不然咱们法院见!”

    旁边李恩旭的父亲,终于说话了;他扶了扶宽厚的眼镜,声音不咸不淡地说:“丫头,恩旭的腿断了,粉碎性断裂,这辈子恐怕就是个瘸子了;既然你答应了他的求婚,就嫁给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你妈个屁!”我猛地站出来说:“答应求婚就得嫁吗?我昨晚给你儿子人工呼吸,我是不是也要嫁给他?!这是哪个国家的法律规定?!你们不去找金铭报仇,跟我姐耍什么横?!”

    老头抬眼看了我一下,接着又垂下眼皮,面无表情地说:“既然不嫁,那就把公司给我儿子吧;弄成这样,总得给点赔偿吧?”

    妈的,这老头虽然说话不温不火,却霸道的厉害;张嘴就要公司,就跟我们欠他的似的;我说:“要赔偿,找金铭要去!你管我们,根本要不着!”

    老头一笑,很无奈地摇着头说:“金铭啊,我们的罪不起;所以啊,还得管这丫头要!”

    江姐在一旁,特无语地一笑说:“大叔,您这样,根本说不过去吧?又不会我害的恩旭,我为什么要赔偿?这个道理,在哪儿也说不通吧?!”

    老头眯着眼,很狡猾地看着江姐说:“你那个公司,在金铭掌权的时候,偷税漏税事儿,干过不少;要不是恩旭的叔叔给顶着,兴许早就封了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老头看着江姐说:“丫头,我儿子很喜欢你,如果你嫁给她,那公司还是你的;如果不嫁,就让恩旭的叔叔给封了吧,到时候转个手留给恩旭,刚好能养活他下半辈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整个人都麻木了!原来是这样,这帮混蛋,我说他们怎么这么自信,张嘴闭嘴就要公司;原来金胖子那混蛋,早就把公司,捅的满是窟窿了!

    这个杂碎,他临走了,却给江姐扔下这么个烂摊子,他真是个混蛋,他该死!

    江姐在一旁,不说话了;小巧的拳头,攥了又松,松了又攥,那眼睛里委屈的泪,就那样一点一点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忍着心里的愤怒,转头看着李恩旭说:“恩旭哥,请你不要这样好吗?昨天晚上,是我冒死救的你!当时你的车起火了,还不停地漏油;是江姐让我冲进车里,把你拉了出来!咱们是男人,做事要凭良心的!”

    可李恩旭却“哼”了一声,声音尖锐地说:“她救我不应该吗?要不是她,我的腿会断吗?我会变成残废吗?!”

    “那是金胖子干的!你要是个爷们儿,你就去找他算账!你为难一个女人,你他妈算什么男人?!”我真的被他气疯了,这个混账,没想到他竟然,无耻到了这种地步!

    昨晚我和江姐,真的不该救他,真的应该让他那么死了,被汽油炸死!骨头都不剩!

    可李恩旭却冷笑着,眼神猥琐地看着江姐说:“小韵,嫁给我吧,我虽然残废了,但保证对你好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江姐颤着嘴唇,忍着眼眶的泪说,“李恩旭,你知道你有多么恶心吗?你竟然跟金胖子同流合污!当初我那么器重你、相信你,到头来却没想到,一本正经的你,竟然是个内奸!我瞧不起你,我江韵这辈子,最瞧不起算计女人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!”李恩旭微微晃着脑袋,嘴角特阴冷地说,“你要不嫁给我,那公司你就别想要了!你还想回总公司,想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,想查明你父亲的死因;我告诉你,你做梦去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李恩旭激动地想要坐起来,可身上的伤口一挣,立刻又龇牙咧嘴的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听了李恩旭的话,我的神经都要崩溃了!江姐那么努力,她好不容易有了今天,拿到了公司的权利;最后却被李恩旭这个混蛋,横插一道,彻底粉碎了江姐的梦……

    他真的该死,该死!

    后来李恩旭的父亲,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丫头,你回去吧,恩旭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;我们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考虑,过了年吧,等恩旭出了院,你是选择嫁人,还是选择放弃公司,我们等你回复。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