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.公司被封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江姐早早就起床,在厨房忙活了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站在门口看着她,那时她还穿着睡裙,屁股挺翘地背对着我,清晨的阳光洒下来,在她脸上留下了漂亮的光影。

    后来她发现我在看她,竟然得意地唱起了歌;一边唱,还一边扭腰,欢快的像个18岁的小姑娘似得。

    我笑着走进去说:“姐,我来做饭吧,你现在都是总经理了,哪儿能干这个啊?!”

    她狐疑地瞅了我一眼,嘴巴一噘说:“总经理怎么啦?我就是董事长,那也是你姐!还有哦,你一个大男人家家的,做哪门子饭啊?多没出息?!”她白了我一眼,又说,“去看会儿电视吧,做好饭我叫你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我心里顿时滑过一股莫名地感动;她总是对我好,宠着我、爱着我,拿我当孩子一样。即便她成了公司里,最大的领导,却还是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遇上她,是我最大的幸运;所以不管今后遇到什么困难,我都要尽全力去帮她,只因她是我的姐,我的爱人。

    吃过饭,她美美地打扮了一番,上身穿了件黑色圆领礼服,下面是一条西服裤;“小炎,姐姐这个打扮怎么样?有没有总经理的气势?!”说完,她还故意冷下脸,装出一副大老板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嗯,蛮好的,就是裤子不太搭,有点酒店服务员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吃惊了一下,赶紧对着镜子照,“还真是哦!确实不太好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直接把裤子一脱,那挺翘的白臀,和细长的双腿,瞬间露在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发生了关系,我也近乎摸遍了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位;可当我看她脱裤子时,心里竟然还是止不住地激动。

    我扑过去,一把抱住她,手放在她屁股上,狠狠抓了一把;她真的太迷人了,那种雍容高贵的气质,近乎能让男人疯狂。

    被我一抓,她疼的“啊”了一声,转身就打我说:“小流氓,你干嘛啊?真不要脸,竟然摸人家!”她红着脸,给了我一个大白眼,又得意地说:“王炎,你胆子真大!总经理的屁股,你都敢摸,你是不是学坏了?是不是?!”

    她朝我瞪着眼,装出一副愤怒的样子;我一点都不害怕,她越是这样,就越给人一种想要征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就紧紧搂着她的腰,亲吻着她香气弥漫的耳根;她的脸红了,嘴角带着微弱的喘息;后来她转过身,猛地抱住我,直接把我压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她可真够厉害的,还蛮有力气,就那样骑着我,跟个女王似的!她趴下来,胸压着我,手指点着我鼻子说:“你可真是个小老虎,怎么喂都喂不饱!”

    我抱着她,有些羞涩地说:“姐,我还想要!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干嘛?”她竟然开始挑·逗我。

    “我…你知道的。”我抿嘴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要你说!你想跟姐姐干嘛?”她竟然逼着我,说那种话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想跟你做……”可我话还没说完,她包里的电话就响了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她有些不爽气爬起来,嘴里抱怨说:“谁啊?大清早的,烦人!”

    我也坐起来,呆呆地看着她;她走路的样子很优雅,似乎富裕家庭出来的女人,都有这种风韵。

    接起电话,她说:“哦,小雅啊?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可真搞笑,刚才还如狼似虎的,现在打电话,却又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会这样?!”她的脸色一下变了,手猛地扶住了墙;看她突然这样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一定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马上过去!你们别急,这里面一定有误会!”说完,她赶紧拿出一条短裙,手忙脚乱地套在腰上。

    我说姐怎么了?她一边拿包一边说:“小炎,赶紧跟姐走,公司那边出了点事。”

    出门之后,她把车子开得飞快;我想问她究竟怎么了?可看她满脸阴沉的样子,我又没敢打扰她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我们到了公司,当时门口的大厅里,几乎挤满了人,而且都是我们的同事。

    江姐赶紧走过去,我就在后面跟着;走到最前面的时候,我看到公司的大门上,被贴了封条,有两个穿制服的警察,还跟公司的几个领导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姐说:“警察同志,我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,我们公司正常运行,没做犯法的事吧?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个女警察,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说:“昨天东郊路那边,发生了一起车祸;受害人苏醒了,说是这家公司的老总干的。”

    江姐赶紧说:“同志,那个人已经走了,现在我是这里的老板;而且他闯的祸,不应该连累我们公司吧?”

    那个女警察,有些不耐烦地看了江姐一眼说:“这是上面的意思,你跟我们讲道理有什么用?上头怎么说,我们就怎么做。还有,赶紧疏散一下你的这些员工,别妨碍我们执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江姐还要说什么,我赶紧拉住她,往后走了走说:“姐,他们是按命令办事,你跟他们讲道理没用。这样,咱们去找李恩旭吧,昨天是咱们救了他,而且金胖子已经走了;只要他说句话,公司就应该能解封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江姐赶紧点头,又对着众人说:“那个…大家先散了吧,公司今天放假,等把这事儿处理好了,我会让行政部通知大家过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我和江姐就赶紧出公司,往医院里赶。

    在车上,江姐一边开车,一边焦急地说:“这个李恩旭也真是,害他的人是金胖子,他找人封公司是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我就赶紧劝她说:“姐,你不要上火,他可能还不知道,金胖子已经走了吧;没事的,昨天我救了他,而且你跟他关系也不错,他不能不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下了车,我们快步就往李恩旭病房里走;推开门的时候,李恩旭躺在病床上,浑身缠的跟木乃伊似得;病床旁边,还坐了两位文质彬彬的老人,正在那里抹眼泪。

    见到李恩旭,江姐忙不迭地就说:“恩旭,金铭已经回广州了,他不在公司,更不在江城;你赶紧让人,把公司的封条撤了吧!”

    可李恩旭却摇着头,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