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.原来她什么都知道

    我想,当人的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,所有的恩恩怨怨,在那一刻都将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李恩旭虽坏,但他远不及金胖子万分之一;而且我可以确定,这次的车祸,十有八·九是金胖子搞的鬼!如果李恩旭能活过来,我们还可以借助李家的势力,来对付金胖子!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就赶紧抓起沟里的积雪和泥巴,先把漏油的裂缝给堵上;接着又爬到车上面,拼命地拽车门。

    由于皮卡车,是从侧面撞过来的,李恩旭的左侧车门,已经瘪了下去;我拽不开,就直接从窗户爬了进去;那个时候,车里全都是血,李恩旭的脑袋,直接扎进了安全气囊里。

    我咬牙拽住他胳膊,拼了命地往外拽;车里的烟焦味,呛得我眼泪直流;最后将他拉出来的时候,我浑身都被汗浸透了,背起他,我快步离开了那辆着火的车。

    “小炎,怎么样了?!他…他没事吧?!”看到浑身是血的李恩旭,江姐都吓坏了。

    我把他放在路边,手指凑在他鼻子上探了一下说:“姐,还有呼吸,不过很微弱!”

    江姐着急跺着脚,有些不知所措地说:“那怎么办?我…小炎,是不是我害了他啊?他可千万不要死啊?要不姐罪过大了!本来我以为,金胖子就是打他一顿,替你出出气的;可…可怎么会这样啊?!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,看来江姐对金胖子的认识,还不如我!当初我和她,只是走得近了些,金胖子就找人,差点砸断了我的腿。而李恩旭,他这是要娶江姐啊,这不是找死吗?!

    看着李恩旭,我咬牙说:“姐,李恩旭就在这里,不过他现在的情况,根本等不到救护车了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不能让他死啊!他还这么年轻,尽管做过一些错事,那也是被金胖子诱惑的!他不该这样的,他不应该承受这么严重的惩罚!”江姐哭着,也不知道是吓的,还是伤心的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说:“姐,如果现在,给他做人工呼吸的话,兴许还能挺到救护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呼吸啊!赶紧呼吸!”她急的要命,不停地在原地跺着脚。

    “姐,我啊?我给他做啊?”我看看江姐,又看着李恩旭,那张让我做梦都想暴揍的脸,说实话,我下不去口。

    江姐愣了一下,她知道我和李恩旭的恩怨,自己就蹲下来,有些害怕地说:“你要不愿意,那我来吧……”说完,她的头缓缓低下。

    我在旁边,眼看着她的红唇,就要碰到李恩旭的嘴唇时,我立刻说:“算了,还是我来吧!”

    挡开江姐的手,我捏着李恩旭的鼻子,眼睛一闭,对着他的嘴,就吹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发誓,那是我这辈子,做过的最令自己恶心的一件事;不是因为和男人嘴对嘴,而是那个人的名字叫李恩旭!我最讨厌、最痛恨的男人!

    其实那时候,我就是不救他,我的良心也能过得去!他和金胖子,合谋找人捅我,删我策划,还在医院里差点把我气死!所有的恩怨加起来,他应该死!

    只是江姐,这件事毕竟是因她的计划而起,虽然江姐的目的不是这样,可毕竟也发生了。我不想让她背负心理负担,所以再难咽的屎,也得吃!

    大约五分钟左右,救护车来了;把他抬上车的时候,他还有呼吸。

    后来江姐就开车,跟在救护车后面;嘴里不停地念叨着:“怎么会这样?会不会闹出人命啊?”

    我拉着她的手,轻轻拍着说:“姐,这件事不怪你!要怪就要怪金胖子,一定是他找人干的!”

    江姐抿着嘴角的泪,后来又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幸亏不是你,如果你要这样,姐…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手,死死抓着我的手说:“小炎,你知道吗?早在你被人拿刀扎的那次,我就怀疑是李恩旭和金胖子合谋了;只是我没说,还把你气走了;你不要怪姐,姐也是为你好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愣了一下,她继续说:“金胖子那人,他们全家都坏!我就怕…就怕你留在我身边,他们伤害你!所以我故意气你,故意跟李恩旭看,好让他们觉得我孤立无援。姐知道的,只要你在我身边,他们总会对付你,第一次是拿到伤你,第二次或许比那还严重!他们就是恶棍,我虽然舍不得,但那时你必须得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仰着头,我深吸了一口气,原来是这样啊!我就说,江姐的脑子,不会有那么笨的;连小雅都能看出来,李恩旭不是好人,她又怎么能看不出来呢?

    “后来我见你大冬天的卖菜,姐忍不住了,特想让你回去;其实那时候,我只是想把你藏在家里,不会让他们知道的,姐不想让你在外面吃苦;只是你没回来,也挺好的,吃苦比遇到危险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突然又笑了一下,“直到那天,我得知总公司要来人了,得知我的计划要完成了,姐姐能保护你了!当我要叫你回来的时候,正好赶上你朋友出了事。蛮好的,你回来了,那些坏蛋就完蛋了!挺好,真的挺好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她的话,我突然才发现,自己竟然这么不懂事,那时我不接她电话、出言讽刺她、怨恨她;却没想到,她有她的苦衷,她只是想保护我,不要沦为李恩旭这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把李恩旭送到医院后,已经是深夜了,当时警察还找我们做了笔录。而李恩旭的父母,就对着警察又哭又闹,还说要杀了那个肇事司机。

    后来又来了一些人,好像还有政府的,估计都是他家的亲戚。我想他们就闹吧,闹得越大越好,李恩旭不笨,他应该能猜到,这件事是金胖子干的。

    回到家,我和江姐一起冲了个热水澡,后来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小炎,现在不用害怕了,金胖子走了,李恩旭住了院,再也没人能伤害你了!”她咬着嘴唇,静静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姐,谢谢你,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!”看着她,我的嘴唇,轻轻吻在了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本来,我和江姐以为,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;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,竟然发生了一件,让江姐近乎崩溃的事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谢谢各位兄弟的打赏,太感谢了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