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.李恩旭的下场

    虽然江姐逗我开心,但我知道,她其实并没说假话!

    金胖子那人的混蛋程度,我早就领教过了;只是我想不明白,金家这些恶棍,是怎么渗透到公司里来的呢?按照常理来说,总公司那种高档的地方,是不能让有黑色性质的人,加进来才对啊?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我瞎琢磨了一下午;小雅也很安静,只是在那里做策划,没跟我闲聊什么。倒是李恩旭,这混蛋老围着江姐,反复问今晚到她家里睡,是不是真的?!

    提到这事儿,我心里又开始打鼓,如果金胖子,今晚不动手,不阻挠李恩旭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算了,反正有我在,我是绝不会让李恩旭,占江姐便宜的。

    下了班以后,我刚要上江姐的车,李恩旭就跟在后面说:“王炎,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和小韵要回家,你就不用跟着了吧?!”

    还不待我说话,江姐立刻说:“哦,是这样的恩旭,小炎现在没地方住,先在我那儿凑合着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听到这话,李恩旭脸都绿了;江姐一笑说,“啊什么啊?我干弟弟住我那儿,不行啊?你这么大度的男人,不会在意的吧?!”

    李恩旭尴尬一笑,朝江姐挥挥手说:“怎么可能!”说完,他悄悄拉了我一下,接着从钱包里,抓出一把钱说,“这两天你住外面,随便哪个酒店都行!”

    我直接给了他一个大白眼说:“我喜欢住别墅,住不惯酒店!”

    他一愣,接着有些生气说:“王炎,你别没事找事!我跟小韵的关系,你看不出来吗?你岁数也不小了,有些事,你应该明白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,我冷冷一笑:“嗯,我知道你的意思;不过就这点钱,恐怕不够吧?”

    “你!”他咬着牙,狠狠瞪了我一眼;我就看着他,这个混蛋,想干好事,我怎么不得先敲诈他一笔!

    后来他妥协了,把钱包里的钱,全都塞给了我;那是一大把票子,有两千多块钱。

    接过钱,我直接钻进了江姐车里;他一愣,随即愤怒地说:“王炎,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恩旭哥,我要是在外面常住的话,那不得回去带几件衣服啊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他又笑了,“你这小子,很上道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去后面,开了自己的车;那是辆大众,得二十来万吧,就那样跟在我们后面。

    我把钱塞进兜里,背靠着座椅就想:钱我是拿到了,但我不会走,我就是要留下来,坏你的好事,等着金胖子报复你!你这个混蛋,当初那么害我,老子收你点儿钱,不亏!

    在我旁边,江姐开着车,还放了音乐;我去看她,她也转头看了看我,后来又伸手,摸着我的脑袋说:“小炎,你放心好了,当初伤害你的人,他们都跑不了!金铭是,李恩旭也是,你这么小,他们却那样对你,他们的良心,真的都被狗吃了!”

    我长舒一口气,笑着摇头说:“姐,都过去了,报不报仇无所谓,我只想你过得好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轻轻咬了下嘴唇,最后又说:“李恩旭跟我这么近,你吃醋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吃醋!”我抿了抿嘴唇说,“不过你曾经说过,当我们不行的时候,就要学会忍耐;尤其是男人,越能忍,将来的成就就越大;姐,这些话我都记在心里的。”

    她欣慰地一笑,就拽着我的脸说:“小家伙,你怎么这么懂事啊?姐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!你说哦,姐是不是有弟弟控啊?不知怎么,就是特喜欢你这个腼腆的、可爱的小家伙!越看越喜欢,特想欺负你,又不舍得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她弄笑了,后来我们就闲聊,她还说过年的时候,带我去见她妈妈,她妈一定会喜欢的!听到这些,我真的特别开心,如果她妈答应,让她嫁给我的话,我想我的人生,真的就圆满了。

    后来我说:“姐,听你说,金家那些人,好像不是什么好东西吧?他们是怎么进的咱们公司啊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江姐叹了口气说:“我爸还在的时候,当时公司急需用钱,资金周转不开;就跟金铭的父亲,借了些钱。那钱不是小数目,后来人家也没让还,直接拿公司的股份抵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?你爸那么厉害,会任由这些人,在公司里做大吗?”我皱着眉问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爸在的时候,他们挺老实的,不敢在公司怎样。”说到这里,江姐叹了口气说,“可我爸一走,金家那些人,简直就无法无天了!金铭的父亲,以前是码头工会的一个会长,跟半个黑社会差不多,做事也极为霸道!只是没办法,我爸一走,谁也不敢惹他。”

    我点着头说:“那你爸爸的公司,不是被这帮混蛋给糟蹋了啊?”

    江姐咬着嘴唇,最后说:“所以我才要从那些混蛋手里,把公司给争回来!那是我爸毕生的心血,我决不能看着它倒下!”

    江姐的话刚说完,在我们车后,突然“砰!”地一声!

    当时我和江姐,全都吓了一哆嗦,我赶紧往后视镜里看,刚好看到一辆福特重型皮卡车,直接把李恩旭的车,撞进了路边的沟里!

    “姐!李恩旭的车,被人家给撞了!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车还在沟里翻滚着。

    “小炎,赶紧打120!”江姐一踩刹车,我赶紧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打开车门,当我们下车的时候,那辆皮卡车已经跑远了;当时出事的地点,是在北郊路的岔路口,那个地方,连个摄像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,我和江姐焦急地朝李恩旭那边跑;远远地,我看到李恩旭的车里都起火了,油箱裂了条缝,正往地上漏油。

    “姐!你站在这里别动,我过去救人!”当时的情况很危险,我不能让她冒险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去!你没看见吗?都漏油了,万一爆炸了怎么办?!”她喘了口气,死死抓着我说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说:“姐,李恩旭再坏,他也罪不至死;而且咱们,不能见死不救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把江姐一推,直接冲进了沟里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