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.他真的就是内奸

    看着金胖子无理取闹的样子,孙叔冷哼一声:“你不同意?金铭,要不是你老子,你算个什么东西?!这项决议,是董事会通过的,你爹说了也不算!你要不想回去,那就永远也别回去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孙叔带着人就走,金胖子面目狰狞地握着拳头,我知道这孙子,他不死心,对江姐不死心!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江姐突然对着李恩旭说:“亲爱的,我都答应你的求婚了,要不今晚搬我那里住吧;我一个人住那么大房子,夜里蛮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艹!”还不待李恩旭说话,金胖子眼睛一红,直接把会议室的桌子给掀了!他红着脸,咬牙切齿地说,“江韵,我告诉你,你是我的,你手里的股份也是我的!你跑不了,你不要得意的太早!”

    说完,金胖子怒气冲冲地出了门;江姐就立刻跟李恩旭说,“恩旭,他…他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李恩旭赶紧抱住江姐说:“宝贝,没事的;这里是江城,你只要呆在这里,我保证没人敢欺负你!”

    看着他虚伪的样子,我冷笑了一下;这个混蛋,他可能还不知道金胖子的手段吧?当初因为我和江姐走得近,那混蛋差点找人打断我的腿;而你竟然,在公司里跟江姐求婚,秀恩爱;呵!

    出会议室的时候,已经中午下班了;因为江姐要陪孙叔吃饭,我们就没跟着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以后,我坐在那里跟大头发短信,李恩旭也在那里玩儿手机,不知道在跟谁聊天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李恩旭突然说:“王炎,你怎么还不去吃饭?”

    我皱着眉,心想你管得也太宽了吧?低下头,我冷冷说:“不饿!”

    可他却站起来,扔给我一百块钱说:“你出去吃个饭,顺便给我捎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那张钱,又看了看他,感觉他挺着急撵我走的;想了一下,我抓起桌上的钱说:“那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不耐烦地摆摆手说:“随便,你想买什么买什么……赶紧去吧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拿钱直接出了门;不过我没走远,出门之后,我直接进了旁边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隔壁的门响了,我在洗手间里,悄悄拉开一条缝,刚好看到那家伙,正急急忙忙地往金胖子办公室走!

    这个混账,看来我们猜的没错,他真的就是,金胖子安插在江姐身边的内奸!

    当时是正午,公司里的人都去吃饭了,整个走廊空荡荡的;我就蹑手蹑脚地走出来,一点一点靠近了金胖子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李恩旭!你不要忘了,自己是什么身份!老子当初,花重金请你过来,是让你搞垮那个女人,不是让你把她搞上·床的!”办公室里面,金胖子愤怒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金总,话可不能这么说!您不就是想要她手里的股份吗?放心吧,她已经答应我求婚了;等我们结了婚,那股权不迟早落在我手里?只要我一拿到东西,绝对给亲自送到您手里!”李恩旭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结婚?你他妈的做梦!江韵是老子的女人,谁他妈都不准碰!”金胖子一拍桌子,声音低吼着说,“李恩旭啊、李恩旭,你可真是个饭桶!当初她刚起步的时候,你有那么多机会下手,可是你,你他妈就是个酒囊饭袋!”

    李恩旭却猛地说:“还不是那个王炎?!要不是他从中作梗,那疗养中心,早就黄了!”

    可金胖子却冷哼一声:“你他妈还好意思说?你连个毛孩子都对付不了,我他妈要你还有什么用?!”

    “毛孩子?呵!”李恩旭冷笑着说,“他可不是一般的毛孩子,我跟你交句实底,论单打独斗,我恐怕弄不过他!当初咱们删策划,买通钉子户,甚至把那小子捅了!眼看着江韵就不行了,可就是那小混蛋,他硬是给扛起来了!所以不要小看他,今天他回来,我有种不好的预感!”

    “预感你妈个B!”金胖子怒吼一声,“少他妈找理由,说你是饭桶,你他妈就是个饭桶!我跟你说,你给我离江韵远一点儿,他是老子的女人,你敢动她,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李恩旭也急了:“金胖子,你说话给我尊重点!当初我只答应,帮你搞垮她,或者帮你弄到股权!至于我跟江韵怎么样,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!这里是江城,你说了不算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金胖子猛地一噎,最后咬牙说,“我再问你一句,离不离开江韵?!”

    “我也最后回你一句,这里是江城,是我的地盘;而你,已经是个要走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们谈话要结束,我赶紧一溜烟,跑出了公司大门;出来以后,我长舒了一口气,这两只恶狗,就使劲咬吧!等你们全都残废了,我和江姐也就安宁了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多的时候,江姐给我发了条短信,让我去公司楼下一趟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李恩旭,他似乎没收到消息,一个人正坐在电脑前傻乐,估计是因为,要和江姐同居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懒得理他,我直接就下了楼;出了门以后,江姐远远地就朝我招手,那个孙叔叔也在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江姐一把挽住我胳膊说:“孙叔,他就是王炎,疗养中心的策划案,就是他弄的!”

    孙叔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嘴角一笑说:“嗯!一表人才,从他身上,我竟然还能看出一点,当年老董事长的风范!小伙子,好好干!你的策划书,总公司那边也看了,对你的才能很赏识!”

    我赶紧点头说:“领导过奖了,都是我姐…哦,我们江总教育的好,我就是瞎忙,没多大能耐!”

    老头笑着拍了拍我肩膀,最后跟江姐挥挥手,直接上了车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江姐开心地说:“孙叔是我爸爸,以前的老部下,今天叫你过来,权当混个脸熟;等以后啊,到了总公司那边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我重重地点头,又把中午,我在金胖子门口听的话,跟江姐大体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听完以后,她的脸色不大好,就嘱咐我说:“小炎,以后别这么冒险了,知道吗?金胖子那人,家里以前是开码头的,社会习气很重!要让他知道你偷听,说不准会杀人灭口的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被她一说,我后背的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逗你呢,小傻瓜!”她捏了下我鼻子,开心的笑了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