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.任命江姐

    大约10点左右的时候,会议室里进来了几位老人,为首的一位,将近50岁左右,穿着中山装,脸色很和善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会议桌中间的位置,那个穿中山装的老人,见到江姐以后,还朝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江姐就眯着眼说:“孙叔叔,您过来啦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说:“嗯,今早刚到的;小韵,这半年辛苦你了,不过做得很不错!总公司那边,很多股东都开始对你另眼相看了。”

    江姐开抿着嘴,带着点得意的开心;一旁的金胖子,却很吊地翘着二郎腿,瞥了那老人一眼,“切!”

    看到金胖子那臭德行,老人也说没什么,转过身,两手一压,整个会议室,瞬间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马上到年底了,我代表总公司,感谢在江城的各位骨干,为公司发展做出的贡献!闲话不多说,各个部门负责人,开始上报一下,今年的整体业绩吧;我们这边,也好做个评估。”

    早在来的路上,江姐就告诉我了;总公司每年,都会对旗下产业,进行年度审核;业绩好的部门领导,会往上升,业绩不好的,有可能会往下降。所以这次评估,对江姐能否掌握公司实权,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。

    其他人在那里报业绩,我就站在江姐身后听着;可李恩旭那个混蛋,他跟江姐坐在一起,手竟然有些不老实,总不经意地往江姐大腿上放。

    我想,要不是为了江姐的计划,我真想立刻冲过去,把他的手给掰折了!可现在,还不是冲动的时候。

    想罢以后,我看了看一旁,正拿指甲刀,修剪鼻毛的金胖子;我微微一笑,对着他的凳子踢了一下。

    当时他吓得一激灵,指甲刀差点捅进鼻孔里;转过头,他一脸愤怒地看向我;我就朝他努努嘴,示意让他往江姐腿上看。

    金胖子皱着眉,转脸往江姐腿上一看,刚好瞧见了李恩旭,那张肮脏的大手。

    “你妈的!”金胖子小声嘀咕了一句,抓起手里的指甲刀,对着李恩旭的手背,狠狠剪了一下!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李恩旭疼得一哆嗦,赶忙把手收回去,手背都出血了!江姐疑惑地看向他,“怎么了恩旭?你脸色不大好啊?!”

    李恩旭摇着头,把自己的手,悄悄给江姐看了一下;“呀,怎么流血了?”江姐小声说着,又赶紧拿纸巾,轻轻擦着他的伤口。

    他俩暧昧的举动,全都被金胖子看在了眼里;这头肥猪,眼睛都红了,脸上的肥肉,不停地哆嗦着。

    我暗自一笑,江姐的这招离间计,还是挺有效的;只不过就是太危险了,她竟然拿自己当诱饵,来唆使那俩混蛋内斗,先前我想埋怨她的,可话到嘴边,却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金胖子的父亲,是总公司的董事长;李恩旭的家里,在江城上面也有关系。而我王炎,一个穷小子,根本对付不了他们;江姐一个丫头,在这里无依无靠,更拿他们没办法。

    所以聪明的江姐,在我离开的那段时间,才想到了这么个办法;既然我们打不过两只饿狼,那就让他们自相残杀。

    这个小插曲过后,我又专注地听起了报告会;不仔细听不知道,这一听,金胖子也够可以的,他手里的几个项目,整整一年来,竟然没一个赚钱的,而且还赔了不少!

    记得先前,小雅跟我说过,先前那个叫张媛的公司前台,被金胖子包养之后,还负责了一个项目,结果血亏,金胖子才把她又降到了前台。

    就金胖子的这智商,以及他手下的一群乌合之众,公司要是不赔,那就真的见鬼了!只是那个张媛,在大头冒充她男友之后,我在公司就再也没见过她,估计是被金胖子,给彻底甩了。

    那天,总结报告一直持续到快中午,临到我们部门的时候,是李恩旭起来讲的话;不得不说,这混蛋的口才确实不错,报告起来条理清晰、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报告会结束以后,那个叫孙叔的老人,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唉,我算是听出来了,金铭啊,你这两年在江城,干得的确不怎么样啊?!今年一整年,你的整体业绩,下滑了60%,这是咱们公司,自创立以来,从未有过的事!”

    金胖子两眼一斜,特不屑地说:“老家伙,不就是一个小公司嘛,能值他妈几个钱?干垮就干垮,反正咱们集团那么大,也不在乎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孙叔一拍桌子,气得嘴唇都发抖;他指着金胖子说,“金铭,你不要以为你父亲是大股东,你就可以为所欲为!咱们这是股份制公司,不是你金家的家族产业!你父亲再大,也大不过董事会!”

    “切!”金胖子翻了个白眼,还是那副纨绔子弟的样子,但没说话反驳,估计知道自己理亏。

    孙叔不再看他,而是看向江姐说:“你看看人家小韵,这才半年时间,人家的疗养中心项目,做得多好?一个月盈利50多万!到底是老董事长的血脉,有前途,这孩子有前途啊!”

    听到别人夸她,江姐的脸都红了,就那样低着头,后来还悄悄看了我一眼;我抿嘴朝她一笑,看来事情进展的比较顺利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下面我宣布一件事!”孙叔平复了一下情绪,手扶桌子站起来说,“经董事会决定,即日起,江城分公司,将由江韵接管;原江城负责人金铭,将调回总部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我不自觉地深深吸了口气!半年的光阴里,江姐等着、盼着,终于把今天盼来了!

    我转头去看江姐,她竟然激动地抹起了眼泪;而一旁的金胖子,脸比吃了屎还难看!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儿!”孙叔一笑说,“小韵,你可要继续努力啊,我们这些老董事长的班底,可都非常看好你的!”

    江姐张张嘴,可还没来得及说话,金胖子却猛地站起来,双手一拍桌子说:“我不同意!凭什么把我调走?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