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.我们的第一次

    后来她关上了卧室的灯,只有床头柜上,那盏粉色的灯还亮着。

    一切都彷如梦境,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;我竟然和一个大我六岁的女人,那个遥不可及的漂亮女老板,我口口声声叫姐姐的女人,上·床了……

    后来她站起身,解开了我睡衣的纽扣;清凉的指尖,在我胸口缓缓划过;她抿着嘴唇说:“小炎,你要记住,今天你跟了姐姐,以后就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,知道吗?如果某天,你弃了我,我会把你追到天涯海角!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刚要说话,她的手指,却按住了我的嘴唇说:“什么都不要说,姐不想听什么誓言,更不需要那些花言巧语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她身上的睡裙缓缓褪下,暧昧的灯光缭绕,那具完美的处子之身,宛如艺术品一般,就那样露在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上学的时候,我在学校宿舍里,跟同学看过一些小电影;但此刻,我特别想说,那些日本娘们儿的身体,跟江姐是完全没法比的。

    她的小腹很平滑,高挑的身材,带着难以抵抗的诱惑;胸前的饱满震颤,她一点一点朝我靠近,最后紧紧贴在了我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迷离了,她霸道地把我压在床上,捧着我的脸说:“小炎,你怎么这么小啊?姐姐这么欺负你,你害怕吗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手不自觉地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抚·摸着,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次,我不知道该主动,还是被动。

    后来她拉着我,缓缓张开双腿,红着脸、捂着眼睛说:“你的那么大,温柔点,知道吗?”说完,她的嘴角带着得意的欣喜。

    可当我进去的时候,她一下子就哭了,两条腿死死夹着我;我怕她疼,慌张地想要出来,可她更是夹紧我说,“不要动!就这样,一点一点……姐…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晚上,我们两个未尝禁果的傻瓜,就那样特笨拙地有了第一次。那一次,虽然没有以后来的有感觉,却是人生中,最最难忘的一次!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江姐面色红润地开着车,带我去了公司;因为昨晚我答应了她,不仅要帮她夺回江城的公司,还要帮她重掌广州的总公司;我们的命运,在那个夜晚过后,便紧紧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到公司的时候,江姐摘下墨镜,意气风发地说:“小炎,姐跟你说的那些,都记住了吗?那个计划,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了,可千万不要出什么纰漏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说:“放心吧姐,金胖子和李恩旭那俩混蛋,也该让他们尝点儿苦头了!”

    说完我们就往公司里走,进办公室的时候,李恩旭赶紧从办公桌前站起来,急忙跑到江姐面前,拉着她的手说:“小韵,你昨晚干嘛了?手机为什么关机?!”

    江姐一笑说:“哦!关机了啊?对不起,可能是手机没电了!”

    李恩旭皱皱眉,又看着我说:“王炎,你怎么来公司了?”

    还不待我说话,江姐赶紧又说:“恩旭!做人要大度!小炎的策划,你曾经也看了,而且实操效果那么好,这样的人才,姐可得好好留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小韵!你…”他有些气急败坏地说,“这种事,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啊?!”

    “跟你有什么好商量的?!”小雅在旁边,撅着嘴说,“江总是副总,工作上的事,好像用不着跟你商量吧?!”

    “小雅,你!”李恩旭气得嘴一哆嗦,还要说什么,江姐就立刻说,“好了恩旭,这又不是什么大事,而且小炎在这儿呢,说话注意点影响。”

    李恩旭捏着拳,狠狠剜了我一眼,我假装什么都看不见。江姐就抬起手腕,看了看表说:“行了,今天公司开会,各项目负责人都要过去,恩旭,小炎,你们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听江姐叫我名字,李恩旭顿时不愿意了,他略带生气地说:“小韵,咱们俩是养生项目的负责人,你叫他去干吗?他都是从公司离职的人了,让他过去,难免有人说闲话。”

    这个孙子,没想到他还是处处针对我啊?!呵,我冷笑着,也不说话;江姐就说:“小炎只是请了假,并没有办离职手续;而且那个项目的策划案,是人家小炎出的,这次开会,总公司那边来了领导,小炎需要发言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连毕业证都没有!”听江姐处处维护我,李恩旭的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没毕业证怎么了?咱们公司规定,没毕业证就不能上班了吗?”我身旁的小雅,一句话直接把李恩旭,怼的无语凝噎!

    江姐没好气地一笑说:“行了小雅,就你话多!恩旭比你大,马上又要当你姐夫了,不要天天没大没小的!”

    被江姐一说,小雅立刻翻着白眼,很不爽地努了努嘴。我知道这丫头,她先前被李恩旭诬陷删策划的事,心里不爽着呢!

    我笑着,拍了拍小雅的脑袋,就转身跟着江姐,往会议室那边走;李恩旭走在我们前面,脸比吃了屎还难看。

    江姐看他不开心,就朝他一笑说:“行了,这么大人了,你生谁的气啊?”

    李恩旭看着江姐,刚要开口说什么,江姐就抢先说:“恩旭,一会儿啊,有个好事儿要告诉你哦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他突然又乐了,就问江姐什么好事。江姐抿嘴一笑说:“你最希望的好事!”

    到会议室的时候,里面已经坐满了人;因为江姐是副总的缘故,她被安排在了最前面,跟金胖子挨着;旁边坐着李恩旭,而我没座,就在江姐身后站着。

    那天金胖子的脸色不大好,看到我的时候,特不屑地说:“哟呵,造假证的来了?你怎么还有脸来啊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说:“金总,您怎么知道我造假证啊?这件事,好像就恩旭哥和江总知道啊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金胖子的脸突然抖了一下,眼睛转了两圈,他一拍桌子说:“混账!我是公司老总,你造没造假证,我还能不知道?!”

    我冷冷一笑,看来他和李恩旭,真的关系不浅啊!

    不过我也不愿跟他一般见识,因为过了今天,他金胖子就不再是公司老总了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