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.姐姐的诱惑

    听了江姐的话,我随意“哦”了一声,起身就往卫生间里走。

    我想她肯定又给我买衣服了吧?她那么疼我,连内裤都给我买的;她让我洗澡,估计是要给我穿新衣服。

    进到淋浴房,我打开浴霸,一边冲澡一边就想:江姐到底要怎么对付李恩旭和金胖子呢?他们一个是公司老总,一个家里背景很硬。而江姐刚来江城没半年,什么人脉关系都没有,她哪里来的自信呢?

    想了半天,我索性又不想了,反正我现在,又回到了她身边,如果那俩混蛋,敢欺负江姐的话,我就是豁出去这条命,也会不让她受伤害。

    洗完澡以后,我拿出电话,直接给大头打了过去;不过还好,大头那边没出什么问题,接电话的时候,听他正在吃面条;还说明天,他准备去找工作,生活还是要继续的……

    挂掉电话,我心里安稳了不少;穿衣服的时候,江姐就在卧室叫我说:“小炎,跟谁打电话呢?洗完澡了吗?洗完了就赶紧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!这就去。”我穿上睡衣,一路小跑地打开了她的房门;可进去以后,我眼珠子差点瞪出来!

    “姐,你……”我张着嘴,吃惊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她穿着镂空的贴身睡裙,里面白皙的皮肤若隐若现;她在床上得意地转了两圈,睡裙飘起,我看到了她浑圆的屁股。

    后来她跳下床,走到我面前,胸前的饱满,直接压在了我身上;精致的鼻子,趴在我身上闻了闻说:“嗯,蛮香的!小伙子洗完澡,就是精神!”

    我感受着她那两颗饱满的挤压,整个人都酥了;我说:“姐,你…你怎么穿成这样啊?”说实话,她的那身睡裙太骚了,红色的,镂空的;裙子边上还镶了白色的羽毛,给人一种原始的诱惑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而是把头低下来,红着脸嘤嘤说:“喜欢吗?我…我也是第一次穿这种衣服,羞死了!那个…要是不好的话,我换了吧;我感觉自己不太适合穿成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羞涩的脸颊,和高挑饱满的身材;我再也控制不住了,手一下子抓住她的胸说:“好看!”

    她的身体突然颤了一下,脸转到一边,轻咬着嘴唇说:“好看就好看,抓人家胸干嘛啊?”说完,她微微低下头,耳根带着淡淡的红晕,“弟弟,你学坏了,以前你那么单纯,说你两句你都脸红;现在你竟然这样,手不老实,你胆子是不是大了啊?是不是跟你那同学学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轻,羞涩的像个小姑娘一样,看着她的样子,摆明了就是想让人欺负她!我就说:“学坏了,我就学坏了!我不管你怎么说,反正我爱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完,她的嘴唇,猛地就贴在了我的嘴上;那一刻,时间仿佛静止了,她闭着眼,只有睫毛下晶莹的泪珠,在一点一点往外溢。

    我赶紧移开嘴说:“姐,你怎么了?你怎么哭了啊?!”

    她睁开眼,双臂一下子抱住我说:“小炎,这是真的吗?我们真的相爱了吗?你是姐姐的男人吗?”

    点着头说是,她把我搂得更紧了!“小炎,你知道吗?大三那年,我爸爸就去世了,我连大学都没读完,就回公司继承了我爸爸的位置。三年又三年,六年过去了,公司里好多人都欺负我!那时我就想啊,我身边要是有个男人该多好,我不希望他能保护我,只是在我委屈的时候,能让我靠一靠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摸着她的长发,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说:“姐,你的男人来了,虽然他很年轻,不比别人优秀,有时也会犯错;但是他为了你,会付出所有,甚至会去死!”

    抱紧她,我下巴压着她的头发说:“姐,有我在,你再也不用害怕了,没人能欺负你!”

    她点着头,又摇头说:“对不起小炎,你可能不知道,跟姐在一起的话,将来你可能会吃很多苦,会遭到各种刁难,你怕吗?”

    “姐,我吃的苦还少吗?”闭着眼,我想到了大头和杜鹃,想到他们那么相爱的两个人,却最终因为现实,没能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可我王炎不信命!更不会被残酷的现实打败!大头没能留住最爱的人,那是他一生的痛;但我王炎,绝不会让命运的轮回,再转嫁到我和江姐身上!绝不会!

    那晚,我们在一起抱了很久,后来她推开我一笑说:“那个…哦!对了!”

    她转身拉开衣橱,我在衣架上,看到了很多男士的衣服;她从里面拿出一件花格子西服说:“来,试试这件衣服怎么样?蛮贵的,当时姐手痒痒就买了,也不知道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她就把西服往我身上套;我说:“姐,你衣柜里,怎么这么多男士衣服啊?”

    她认真地给我系着扣子说,“你不在的日子里,姐想你了就买一件,结果买着买着,柜子都满了。”说完她拍着我衣服,微微一笑说,“嗯,挺合适的,个子高,穿什么都显形。”

    我忍着心里的感动,猛地把她抱进怀里,紧紧搂着说:“姐,对不起,是我太任性了!我不知道…真的不知道……你会这么在意我……”

    被我搂着,她踮起脚尖,嘴唇沿着我下巴,一直吻到脸颊;我闭着眼,她把我推到在床上;我们都没说话,只有无尽的亲吻和爱·抚。

    后来我摸到了她那里,她赶紧用手捂着;我以为她不愿,或者还没做好心理准备。正当我要把手拿开时,她的手,又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腕,一点点牵引着我,伸进了她豹纹色的内裤里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静止了!那是我第一次,人生中的第一次,触碰到女孩的神秘地带;那种感觉,简直无法想象,哪怕下一刻去死,都值了!

    她白皙的双腿,紧紧夹着我的手,我能清晰地感觉到,她身体传来的轻微颤抖。

    她是我最爱的女人,最疼我的姐姐;我趴在她身上,内心被一种负罪和欢愉的情绪交织着,心脏的加速跳动,和她红唇吹来的温热,让我瞬间迷失在了她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ps:感谢“花开顷刻散”送给刀刀的三辆跑车,感谢兄弟们给刀刀的打赏。啥也不说了,今晚继续四更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