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.喜欢的理由

    江姐的话,直接把我搞蒙了;她答应李恩旭的求婚,跟为我报仇有什么关系?!

    见我满脸疑惑,她“噗呲”一笑说:“小傻瓜,不明白了吧?!”她得意地看着我,屁股一转,在我旁边坐下来,拉着我手说,“你保护了姐姐那么久,现在,该换姐姐保护你了!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她的手摸着我的脸颊,就那样含情脉脉地看着我;我有些不敢看她,心脏砰砰乱跳;那时我就想,她长得这么漂亮,这么高贵,她怎么就能看上我了呢?

    而且她对我那么好,从第一次见面就对我好,这很反常;我不是不相信一见钟情,只是不相信这种事,会发生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最后,就在她的嘴唇,朝我慢慢贴过来的时候,我鼓足勇气说:“姐,你为什么会喜欢我?我什么都没有,那么穷,连个毕业证都是伪造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愣住了,接着很茫然地问我:“你没钱、没毕业证,跟我喜欢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有!”我认真点着头说,“姐,我不傻,第一次到你家吃饭,你就对我那样,还勾引我;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伸手就打我,特气愤地说:“阴谋你个大头鬼啊?你有什么好让我阴谋的?!”说完,她直接骑在我身上,欺负我说,“我就是喜欢你,见你第一面,就喜欢你!”

    我靠?!还真是一见钟情?这个……也太假了吧?!我侧过脸说:“姐,别闹了!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,我那么穷,裤子上都带着补丁,跟个乞丐似得;你会对一个乞丐一见钟情?”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,抿着嘴说:“是啊!说起来也真是奇怪,你当时那么小,在姐姐眼里,你就跟个孩子似得,我怎么就对你动心了呢?”

    她躺下来,侧脸看着我说:“姐只记得啊,那次见你的时候,觉得你很可怜,尤其你的眼睛,很干净,还带着点淡淡的忧愁;我就想啊,这孩子究竟怎么了?谁欺负他了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竟然很怜惜地摸着我的脸,特有母爱地说:“你知道吗?当时姐的爱心,一下子就泛滥了;特想帮你、疼你,想看你笑起来的样子!这种感觉很奇妙,不好形容的。”

    我抿抿嘴,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她说:“姐,真的假的啊?小雅也这么说过我,她说我的眼神吧,特别可怜;女孩子一看就心软的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听我一提小雅,她立刻故作生气说:“哼!你哪儿是可怜?明明就是可恨!你说你长这双眼睛干嘛?勾引女孩子啊?!有的时候,看你跟小雅在一起,我真想打你!可一见到你个小家伙,我就…我就怎么也舍不得,就想把你使劲搂在怀里,怎么疼都疼不够!可是你,呵,竟让姐吃醋,都恨死你了!”

    她摆出一副小女人的模样,特别可爱;当时我就想,她都27了,怎么还能这么可爱呢?后来我想,有些女人,她是有魅力的;不管年龄有多大,那种魅力却是不会改变的。

    我又说:“姐,你上了四年大学,就没找个男朋友啊?你这么漂亮,你们学校的男性牲口,不得拍着队追你啊?”

    她捂嘴一笑,又摇摇头说:“追姐的人啊,太多太多了;像李恩旭那样帅气的男生,姐都看腻歪了,但就是没感觉。我妈跟我说过,找对象就要找我爸爸那样的,苦出身,但特别聪明上进,心眼还好的男人。可这个社会,想找那样的,太难了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她把我脑袋,抱到她腿上说:“你知道吗小炎?知道那天晚上,姐为什么勾引你吗?因为太像了!你和我爸爸太像了!虽然你们长得不一样,可那种乡下人的腼腆,和大学生的谈吐,是那么的相似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?”我抬头去看她,她摸着我脑袋说,“真的!而且当你弹那把吉他的时候,我还以为,你是我爸灵魂附体了呢!从小我爸爸特疼我,我也特别崇拜他!那时我就发誓,将来找男人,就一定要找我爸爸那样的;后来你出现了,我一下子就无法自拔了!”

    她有些激动地翻过身,把我脑袋抱进胸口里说:“姐怕你跑了,怕你不喜欢我;只知道吗?姐很自私的!那晚吃饭,我就想把你灌醉了,然后生米煮成熟饭,赖上你,省得你跑了!可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生气地打了我一下说:“不上道!人家那么勾引你,你竟然吓成那样!姐长得有那么吓人吗?当时我还生怕把你吓跑了呢,胆小的男人!”

    我被她说的脸都红了,就把头转到一边说:“也没有你那样的啊?上来就拿脚丫子,摸人家那里;我又没跟女孩子那样过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她手托着脸颊,噘了噘嘴说:“也是哦!姐没追过男孩子,以为那样的话,只要咱们上了一张床,就算相爱了。可你倒好,姐都跟你在一张床上,睡过几次了?你个傻瓜,不开窍!”

    我红着脸,朝她一笑说:“姐,我现在开窍了,我们是不是……”看着她饱满的酥·胸,和白皙圆润的大长腿;不管多么高尚,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的脸一下子红了,竟然羞涩地趴在床上,把脸藏起来说:“不要!你…你去你房间睡觉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她,扯了这么多蛋,最后还不让碰啊?!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?”她白了我一眼,“快去,到那边弹弹吉他什么的,自己先玩儿着,姐换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外面说:“这都快晚上了,还换什么衣服啊?不睡觉吗?”

    她打了我一下说:“瞧你猴急的样儿!叫你去你就去,听见没有?!”

    我真是无语了,刚才也不知道谁猴急,把我摁在那里扒衣服;现在倒好,我着急,她倒不急了,真是个磨人的妖精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,我心里就跟猫挠似得,眼睛总时不时地往她房间里瞥;可她关着门,也不知道在里面干嘛呢。

    后来她突然说:“小炎,你去洗个澡,洗完澡直接来姐这边。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