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.爱情走不到尽头

    后来我和大头,就站在那里等;午夜的江城,冷得厉害,站了一会儿,我和大头实在扛不住了,就钻进三车的斗里,拿被子盖在身上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都快凌晨四点了;江姐让我过去找她,我却到现在,都还没出发。想到这个,我又赶紧拿出电话打给她,可她却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她可能睡了吧;我想这不要紧,等天亮了再过去也不晚。

    然后我和大头就一直等,大约在四点半所有的时候,在我们对面,突然来了一辆车,强烈的灯光,照得我俩捂住了眼。

    接着有个人下来了,迎着灯光,我看到了一位打扮时尚的姑娘;而她身后的那辆车,就是我先前看到的Q7。

    “是杜鹃。”深吸一口气,我碰了大头一下说。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大头赶紧掀开被子,从三轮车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也赶紧跟过去,在车灯和路灯的照耀下,我看清了杜鹃的脸。

    当时她的脸色苍白的厉害,估计是刚流完孩子的缘故,走路都有些发飘。

    但她穿了一身名牌,手里还拎了个精致的包;相识五年,我是第一个看杜鹃,像别的女人一样,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提包。那包很漂亮,一看就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可大头没有在意那些,他只是呆呆地看着杜鹃的脸;一边看,眼泪就那样从脸庞滑落。

    “大头!”下一刻,杜鹃一下子哭了,她猛地扑进大头怀里,我站在旁边,还闻到了一股高档香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大头紧紧抱着杜鹃,身高一米八的他,在那一刻,竟然哭得像个孩子一样;“娟儿,我以后再也不犯错了,我会好好的,努力挣钱!孩子没了没关系,等将来我赚钱了,咱们再要!你身体不要紧吧,走,咱们回家,我给你炖鸡汤,咱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可杜鹃却拼命摇着头,死死咬着嘴唇说:“大头!不要说了,再也不要说了!我们抱一抱吧,就这样抱着,让我最后一次,在你肩膀上靠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和大头都傻了!我本以为,杜鹃回心转意,她要回来了;却没想到,那次的见面,却是她和大头,永远的分别……

    “杜鹃,那个车里的人是谁?我要杀了他!”大头红着眼,突然把杜鹃松开,猛地就要朝车那边跑。

    “大头,不要!”杜鹃一下子扑在地上,紧紧拉着他的腿说,“是谁不重要,所有的一切,都是我的错!他是个好人,若不是他给我钱,你早就蹲大牢了,知道吗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大头宽广的脊背,突然坍塌了下来,身体摇摇晃晃,竟有些站立不稳。我刚要去扶他,杜鹃就赶紧站起来,再次抱住他说:“最后一次,让我再看看你吧。”

    杜鹃抬起手,就那样轻轻摸着大头的脸颊;从眼眉,一直摸到下巴,越摸,杜鹃的眼泪就越往下流。

    当时,我实在不忍看到那样的场景,就把头转向了一边;后来他们在那里抱着,抱了好久好久……

    再后来,那辆Q7的主人,貌似等的不耐烦了,就连续按了几下喇叭;声音将两人从沉醉中惊醒,杜鹃赶紧推开大头,又从包里拿出一张卡说:“大头,这里面有五万块钱,你拿着,好好照顾自己;我不在你身边了,你要更努力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大头没哭出声,只是脸颊的泪,哗哗往下流着说:“我不要,我就要你!娟儿,咱们回去吧,我一定努力的,一定给你买大房子,咱们在江城扎根儿,咱们还会再有孩子,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杜鹃抬起手,轻轻捂住他的嘴的说:“对不起大头,我回不去了,也不想再回去了。请你原谅我的自私,爱情不能当饭吃,更不能当日子过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些,大头瞬间哭得像个孩子一样;后来他拿袖子,狠狠擦了把眼泪说:“娟儿,车里的人是谁?他对你好吗?”

    杜鹃抿着嘴,点点头说:“对我挺好的,也很有钱。如果将来,你遇到困难了,缺钱了,你就在电脑上给我留言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大头闭上眼,使劲捏了捏鼻子说:“不会有那么一天的,永远都不会!娟儿,真的就不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杜鹃含着眼泪没说话,但她的脚步,却在一点点后退,渐渐地远离了大头;“大头,对不起,我走了!谢谢你在青春里,陪我度过的那些时光;谢谢你曾经,给我的那些美好期许。你虽然没钱,但在我心里,你永远都是最好的那一个!”

    “滚!”大头把手里的卡一扔,红着眼朝她说,“滚蛋吧!去过你的好日子去吧!我告诉你,没有你的存在,我大头会过得更好!会比从前更牛逼!不信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“好!你一定要努力,不要被现实打败!”杜鹃哭着,空旷的公园里,回荡着他俩凄凉的对话。

    我闭着眼,拳头死死地握着,想我王炎,要是但凡有点本事,也不会让他俩分开!可我他妈的,我就是个窝囊废!就这样眼睁睁地,看着两个最好的朋友,错失了彼此的爱情……

    就在杜鹃要上车的时候,大头猛地朝她喊:“娟儿!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,告诉我,我弄死他!!!”

    杜鹃的脸庞,在那一刻转过来,朝大头微微一笑说:“谢谢你!姚勇——姚大头!”

    那是大头和杜鹃的最后一眼,杜鹃笑了,大头也笑了;只有我,像个窝囊废一样,站在路边,只知道捏着拳头流泪。

    后来车子开走了,大头就站在那里,一直看、一直看……

    我擦掉眼角的泪,过去搂住大头的肩膀说:“兄弟,别伤心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可大头却突然哈哈大笑,用尽全身的力气朝远处喊着:“我不伤心,我开心!我姚大头的媳妇,终于在江城熬出头啦!她再也不用窝在地下室里,为柴米油盐的事计较了;再也不用为了生活,挺着肚子打两份工了;媳妇!你比我强!你有出息,我大头为你高兴!”

    话在耳边萦绕,我的眼泪就那样止不住的流淌!

    那一刻,我默默地在心里发誓:我们再也不要穷了,再也不要窝窝囊囊活着了;从今天起,我王炎必须要强大起来!不为别的,只为骨子里的那股气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