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.江姐跟我表白

    当我看到江姐的来电时,心里竟突然涌起了一股愤怒!我想昨晚,她如果不来,或许杜鹃就不会走,或许孩子还在,或许大头和杜鹃,还能继续过下去。

    接过电话,我阴冷着脸,从牙缝里死死挤出一句话:“江韵,你到底还有完没完?我跟你说,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,好吗?我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她有些慌张地说:“小炎,对不起,昨天晚上是我太过火了;今天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,又怕你不接;那个…你能帮我,去给那个女孩道歉吗?你知道,我这人心大,说话不经大脑的,她…她没生我气吧?!”

    听着她服软的语气,我突然又恨不起来了;其实江姐没什么错,她还是来帮大头的,我又有什么资格怨恨她呢?最后我说:“没那个必要了,她走了,离开这里了;江韵,也请你以后,不要再联系我了;我现在心里很乱,我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,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听了,也沉默了;过了一会儿,她突然大哭着朝我吼:“王炎!你到底想让我怎样?我不知道该怎么做,我只想对你好一点;你当初为姐做的那些事,我都记在心里,我欠你的,太多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,深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我知道,谢谢你了;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就这样吧,你不要多想,你不打扰我,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她憋着气,紧咬着牙说,“你想让我死吗?你要把我气死是不是?!我跟你说,我跟李恩旭走得近,是有道理的;我不会喜欢他那种人,只是现在我有些事情要做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有关系吗?”我靠在墙边,其实内心还是有些窃喜的;只不过那种窃喜,比起杜鹃的离去,大头的遭遇来说,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“好!我不说了,什么都不要跟你说了!你就去过你的苦日子,受你的罪吧!我真是自作多情,我干嘛要这样?我真是…真是贱!”她狠狠撂下这话,然后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把手机放下以后,我靠在墙边就笑了;从她刚才的话里,我完全能够感受到,她是喜欢我的,真的喜欢!不然她也不会跟我说这些。

    而且她貌似不傻,知道李恩旭不是个好东西;这样就好,能时刻提防着那混蛋,她应该就不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突然有种强烈的愿望,就是回她那儿,跟她在一起;我想我会鼓足勇气跟她表白,即便自己配不上她,我也要说。毕竟有些事,正如小雅所说:一旦错过了,就再也回不去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大头现在这样,他的爱人刚刚离去,孩子也没了;作为最好的兄弟,我又怎能抛下他,去寻求自己的幸福呢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我手机的屏幕突然亮了,是江姐给我发的短信。

    她说:“王炎,我现在就郑重地告诉你,我喜欢你,不是姐姐对弟弟的喜欢,你明白吗?我希望你今晚就回来,有些事,我压在心里很久很久了,特别想告诉你!如果你也喜欢我,那你就来;如果不喜欢,咱们以后,就再也不联系了。我等你!”

    看到这条信息,我浑身猛地一颤!心里竟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。

    她竟然给我表白了,就这样表白了……

    手攥着电话,我一遍一遍看着那条短信,生怕哪个字看错了,误会了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,她真的说喜欢我,还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!我王炎何德何能,能让她看上啊?

    只是事情太凑巧了,为什么非要等大头和杜鹃分离后,才传来这样的好消息呢?想想大头的遭遇,看着江姐给我的告白;那一刻,我的心被痛苦和喜悦交织着;一边笑、一边哭。

    跳下床,我想我应该去,到了那里,陪她一会儿再回来;这么短的时间,大头应该不会有事的;他是个有数的男人,我觉得他不会做傻事。

    穿上鞋以后,我刚要出门,却听见隔壁房间里,大头猛地喊了一嗓子:“娟儿!你在哪儿啊娟儿?!好好,我这就去找你,这就去!”

    吼完之后,他赶紧开开门,我俩在走廊里碰了面,大头说:“小炎,是娟儿,她给我打电话了!她让我去市南公园等她!”一边说,大头看了看时间又说,“现在都快凌晨两点了,不好打车,你骑电动车带我去吧!”

    我赶紧开心的点头说:“好好!我这就拿钥匙!”说完我回屋拿钥匙,大头也回去,抱了床被子。我说你拿这个干嘛?大头激动地抱着被子说,“娟儿刚做完手术,肯定身子弱,回来的时候,让她坐车兜里,给她盖着点。流产的女人,不能被风吹的。”

    我本以为大头,会因为杜鹃流了孩子,而怨恨她;没想到,他竟然第一时间,关心的还是杜鹃的身体。这是爷们儿,好爷们儿!

    骑上电动三轮车,冬日的夜风狠狠刮在脸上;沿着市南的街道,我几乎把油门踩到了最底。一想到能看见杜鹃,她还能回来,跟大头一起过日子,我简直开心死了!

    而且江姐,她说她喜欢我,几乎所有的好事,都在那一夜间发生了!幸福来得太突然,我竟然不知道该如何高兴!

    当我们骑到市南公园的时候,已经凌晨三点多了;周围除了几个路灯伫立在那里,其它地方几乎黑乎乎一片。

    大头跳下车,扯着嗓子就喊:娟儿!你在哪儿?我和小炎来接你了,咱们回家!

    静悄悄的夜里,周围飘荡着大头的回声;可不管远方还是近处,却根本见不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后来我和大头一起喊,喊了半个小时也没人;我就皱着眉,哈了口气说:大头,你确定刚才杜鹃给你打了电话?而不是你受刺激,出现了幻觉?

    我们在上学的时候都学过,人在受到极大刺激的情况下,是很容易产生幻觉,来麻痹自己的。

    可听我这样说,大头直接踹了我一脚说:“你他妈才幻觉呢!”说完,他把手机掏出来,我看到了上面的通话记录,确实是杜鹃,没错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