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.不能承受的痛

    那时听了刘姐的话,我整个人都快懵了!其实在昨天晚上,我就预感到杜鹃有些不正常,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!

    后来,我跟大头拼命往楼洞里跑,他一边跑一边喊:娟儿!娟儿你在吗?你答应我一声啊,我回来了!你不懂事的老公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跑到出租房的时候,大头家的门是锁着的;也就是说,杜鹃真的可能离开了。那一刻,我看到大头的眼泪,就那么沿着苍白的脸颊,肆无忌惮地往下流。

    他慌张地掏着钥匙,捅了好几下才把门打开;进去以后,家里收拾的特别整洁,只是衣柜敞开着,里面却没了女人的衣服。

    大头愣了,整个人就如雕塑般,呆呆地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;我赶紧掏出电话打给杜鹃,可是电话不通,只有冰冷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后来大头一屁股坐在地上,眼神呆滞地望着一个方向,嘴里小声念叨着:娟儿、孩子,娟儿、孩子……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大,甚至很细微,可我听了,却如针扎一般,痛得心都在流血;我赶紧跑过去说:大头,没事的,说不定杜鹃上班了,下午就回来。

    可他却犹如未闻一样,嘴里还是不停念叨着那两个名字:娟儿,孩子……

    后来,他突然站起来,掏出手机就开始打;那是杜鹃的号码,我先前打过,已经打不通了;可大头还是疯了一般,一遍遍拨,一遍遍打;直到手机都没电了,他还是在那里摁;眼泪滴在手机上,屏幕已经黑了……

    我想,遇到这样的情况,我说什么劝慰的话,都是多余的;因为我根本无法理解,大头当时的心有多痛!他喜欢孩子,而杜鹃就是她生活的全部。可现在,孩子没了,杜鹃也走了,我真的无法想象,事情怎么会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!

    后来我想到了江姐,想到了昨天晚上,是不是她的那些话,刺激了杜鹃?但我也明白,当时江姐只是针对我,说的都是些无心的话。可恰恰就是这些话,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让杜鹃那个自尊心强大的女人,再也无法忍受穷人的生活了吧?!

    我忍着鼻子的酸涩,不知道该不该怨恨江姐;她昨天确实是好心,她是拿钱来帮我们的;可也正因为她的到来,才出现了今天的局面。

    后来我看到床角上,放了一只粉色的千纸鹤;它就如漂亮的杜鹃一样,静静地注视着大头。

    我赶紧走过去,拿着纸鹤说:“大头,这个…是不是杜鹃留给你的?”记得大学的时候,杜鹃给大头的情书,就是用千纸鹤叠的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大头机械性地转过脑袋,当他看到我手里的纸鹤时,整个人连滚带爬地冲起来,一把夺过纸鹤;接着又如温柔的少女般,小心翼翼、小心翼翼地拆开,生怕拆坏了纸角。

    纸被轻轻地扑在床上,我站在大头身后,看到了上面,夹杂着泪水的钢笔字。

    “大头,当你看到这行字的时候,我已经离开了;你恨我、怨我吧,都是我的错,是我负了你!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,我们只能选择一个,而我们两个在一起,也只能相互拖累对方,甚至拖累人家小炎。”

    “大头你知道吗?我是多么多么想和你在一起啊?!我一直期盼着,熬着,熬到有一天,你能出人头地,熬到孩子生下来,咱们一家三口在一起!可是我真的熬不住了,为了你,我把家里所有积蓄都花光了,咱们连生孩子的钱都没有,哪儿还有钱去养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你恨我吧,最好一辈子恨我!我把孩子流了,这是我一生的伤痛!我对不起你,我不想让咱们的孩子,一出生就挨饿,就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。我爱你,只是现实太冷漠了,它让年纪轻轻的我们,手忙脚乱、惊慌失措;青春里我们许下的种种诺言,在生活的煎熬下,却是那么地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大头,这世上比我好的女孩,还有很多;我希望你能过得更好,我也一直坚信,你早晚有一天,能飞黄腾达。把我忘了吧,等你有出息了,就找一个比我好千百倍的女孩,好好爱人家,就如你对我一样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伤心,我们都要好好的,这辈子爱过你,我杜鹃无怨无悔。说到这里吧,再见,我曾最深爱的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当我们把这封信读到末尾的时候,上面的字迹,已经被大头的泪水,晕成了墨汁。相识五年里,我从未见过这个西北汉子,哭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杜鹃是他的天,是他所有生活和美好向往的全部;只是这一刻,天塌了,生活被抽空了,那些对未来美好的幻想,在杜鹃离去时,已然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大头颤抖着手,一遍一遍抚·摸着那张纸,后来又小心翼翼地叠起来,轻轻地塞进了自己的衣兜里。

    看大头那个样子,我想跟他说点什么,可话到嘴边,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;而大头也不说话,就那样垂着脑袋,犹如迟暮的老人般,挪到柜子前,从里面拿出一盒烟;接着又坐在床边,就那样眼神呆滞地一直抽、一直抽……

    我静静地陪着他,从下午一直坐到晚上;后来他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小炎,你去休息吧,我没事,真的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他沙哑地嗓音,我心里有竟种莫名的痛;看着他,我刚要说话,他却拿手推了一下我说:“你去休息吧,这里还有杜鹃的气息,还有她生活过的影子;我想安静地陪她一会儿,说不定哪天,她的气息就没了,影子也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忍着眼眶里的泪,却还是哽咽着说:“你他妈给我好好的!你是个爷们儿,任何事情都要挺住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大头抿着嘴,重重地点头说:“出去吧,我不会有事;这些年来,我大头什么苦没经历过?!没事的,出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后来我出去了,门一关,我就听到了大头,压抑在嗓子里的哭声。

    可我无能为力,那时还弱小的我们,在现实和金钱面前,彷徨无措……

    回到自己屋里,我麻木地靠在床边,也不知道杜鹃怎么样了;她刚流了孩子,她身体还好吗?过得怎么样……

    深夜里,我久久不能入睡;后来电话响了,是江姐打来的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