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7.刘姐的话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坐公交去了局子;到那儿的时候,小雅和方律师已经等着我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歉意地走过去说:“不好意思,坐公交来的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方律师摆摆手,朝我一笑说:“钱都凑齐了吧?20万。”

    我点着头,把两张银行卡递给他说:“一张10万,正好两张;密码在卡的背面。”

    方律师接过卡,带着我们一边往里走,一边说:“剩下的事交给我吧,你们在大厅坐一会儿;等过完了手续,人差不多就能放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方律师拎着包进去办事,我和小雅就在大厅的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天小雅剪头发了,长发齐刘海那种,看上去蛮可爱的;而且她脸又白,跟个没毕业的小姑娘似得。

    坐在那里,她两条腿交叉在一起,嘴角抿着笑说:“哎王炎,你的钱是不是江总给的啊?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突然又想起来,江姐昨晚找我的事;我说:“小雅,是你告诉江姐,我住那里的?”

    小雅点着头,理着耳根的发丝说:“嗯!看得出来,除了江总以外,没有人能帮你了;而且啊,你住的地方那么小,环境那么差!她当初要不赶你走,你会落魄成这样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小雅又得意碰了我一下说:“怎么样?她是不是很伤心啊?是不是特别后悔,当初那么对你啊?女人的心都软,看你现在这样,她应该哭了吧?!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说:“没哭,把我揍了一顿,她给的钱我也没要。”说到这里,我其实想埋怨一句,这丫头多事的;但小雅也是为了帮我,我不能怪她。只是杜鹃那边,她突然弄了那么多钱,让我心里多少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后来我不说话了,小雅无聊地摆弄着手机,过了一会儿,她突然又说:“小炎,等把你朋友救出来,你就赶紧回公司吧;李恩旭跟江总,走得越来越近,我感觉他俩都好上了!你不知道,江总现在,对李恩旭可好了,昨天还给他买礼物了呢,一块金表,劳力士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我的手猛地一紧!这个女人,她还真是够可以的啊?!一边到我那里给我钱,一边又跟李恩旭风花雪月,她到底什么意思?还真是个两面三刀的女人!

    见我脸色不好,小雅赶忙又说:“小炎,你别伤心!我能感觉出来,她其实内心里,还是喜欢你多一些的;只是你一直不在她身边,那还不让李恩旭,近水楼台先得月啊?!”

    我冷冷地一笑说:“不提她了,爱怎样怎样吧。”说完我闭上了眼,只是心,却纠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我想她还是不爱吧,如果爱,那她为什么不说?为什么又要跟李恩旭那样呢?!

    直到后来我才明白,她有她的苦衷,也有她的计划,只是时机没到;有的时候爱一个人,未必要尽早就说出来。

    快中午的时候,方律师给我打了电话,让我们去后门找他,说人已经领出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我狂喜地站起来,跟小雅一起就往后面跑。

    到地方的时候,我看到了大头,他瘦了,瘦了很多……

    见到我,大头一下子就扑了过来,咧着大嘴说:“我靠!终于见到亲人了!”说完,他左右看了看说,“对了,娟儿呢?怎么没来?!”

    我立刻揍了他一拳说:“你傻啊?杜鹃挺着肚子呢,多不方便?!还有,这是什么地方?她一个孕妇来这里,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对对!”大头赶紧摸着脑袋,一脸傻笑地说:“可不能让她来,更不能让我未来的儿子,看到他老子这个德行!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行了,先带你去洗个澡,换身衣服;把自己好好捯饬捯饬,再去见人家杜鹃。”

    大头立刻点着头,摸着大脑袋瓜子说:“对对,还是兄弟想得周到,这些日子,我在里面都快呆傻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我们分别和小雅、方律师道了谢;后来我要请他们吃饭,俩人都回绝了;小雅要去公司上班,方律师也挺忙的。

    送走他们以后,我先带大头去洗了澡,接着又去面馆,吃了两大碗拉面;见他气色转好,我们这才往家里赶。

    进到小区以后,我就一边走一边说:“大头,以后跟杜鹃一起,可要好好过日子;穷点没关系,咱可不要再犯浑了!你不知道,这段日子里,杜鹃为你流了多少眼泪,操碎了多少心!”

    大头一边笑一边说:“放心吧,警察叔叔早就教育过我了;娟儿对我这么好,从今天起,我大头一定拼命工作,用干净地双手赚钱,养活她们娘俩!”

    听大头这么说,我心里宽慰了不少;后来大头又跟我说了一些,他在局子里的事;说有个同事,都30多岁了,在审讯的时候,被警察一吓,竟然尿了裤子!

    我听着他笑哈哈的声音,觉得曾经那个大头又回来了;那时的他,虽然没钱,但性格开朗,心眼儿实在;那才是我兄弟,五年感情的兄弟!

    可快走到楼洞口的时候,不远处正遛狗的房东刘姐,竟然嗑着瓜子,瞅着大头说:“呵!心可真够大的!媳妇都跟人家跑了,还有脸在这里笑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我和大头同时皱眉;我说:“刘姐,怎么了?谁媳妇跑了?!”

    刘姐吐了口瓜子皮说:“还能有谁?杜鹃呗!早晨的时候,她挺着肚子,上了一辆奥迪Q7;中午回来的时候,肚子憋下去了,估计孩子流了吧;自己哭着回屋收拾了东西,收拾完又上车走了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我看到大头的脸,猛地一下白了;他瞪着眼,狠狠朝刘姐吼:“你…你他妈的放狗屁!”

    听大头开骂,刘姐顿时不愿意了,她把手里的瓜子一扔,掐着腰说:“你骂谁放狗屁?!没本事的男人,活该老婆跟人家跑!像你这种男人,我看啊,趁早死了算了!媳妇媳妇养不起,孩子孩子保不住;那杜鹃就是聪明,要是跟着你,肯定一辈子受罪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……”大头要冲上去打人,我赶紧拉住他说,“大头!别冲动!赶紧回家看看,看看杜鹃到底还在不在啊?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