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.大头的消息

    在江姐每天的短信刺激下,两个星期眨眼就过去了;那天小雅和方律师,来了我租的地下室,谈起了大头的事。

    因为我租的屋子比较小,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,后来只能去小区的花园里,坐在石凳子上谈。

    记得那天特别冷,还差一个月就过年;小雅裹着羽绒服,方律师哈着气说:“事情已经有结果了,姚勇那小子够硬,死活没招什么;再加上小雅表哥在里面帮忙,差不多能提前放出来吧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开心地差点从石凳上跳起来!见我高兴,小雅却拉着脸说:“王炎,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,我表哥说了,你那朋友,最少要赔偿20万!钱要是拿不出来,肯定还得走法院的程序;到了那时候,不但得赔偿,还得判。”

    “20万?!”听到这个数字,我的心瞬间拔凉!这么多钱,我上哪儿去弄啊?方律师就拍着我胳膊说,“这算是少的了,人家局子里,就是念在他是初犯,又刚毕业没经验,存在被洗·脑和哄骗的嫌疑;再加上小雅表哥的帮忙,这才从轻处分。”

    我咬牙点着头,虽然方律师说的轻松,但我知道,他们为了大头,肯定做了很多很多!能有现在这样的结果,已经很不错了。最后我说:“行!钱我们出,不过得给我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想到了江姐,她那么有钱,我可以找她借;可后来,我又把这个念头打消了,如果是以前,我刚认识她,还没对她产生情愫的时候,借也就借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我不仅喜欢她,而且在她身边,还出现了个李恩旭;他们恋爱了,我再出现的话,几乎是多余!而且李恩旭那么优秀,我本来就比不过人家,如果我再舔着脸,去管江姐借钱的话,我他妈真的连个乞丐都比不上了。

    见我紧皱眉头,小雅赶紧拍着我的手说:“小炎,如果没钱的话,找江总借吧,她一定会借给你的!”

    “不借!”我直接咬牙回绝了她,我说,“钱的事,我自己想办法!方律师,这钱他们什么时候要?”

    方律师哈了口热气说:“后天就要开庭了,钱的事,最迟明天上午就得送过去;再晚的话,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着急?!”听了方律师的话,我脸都白了!小雅赶紧说,“小炎,那不行的话,我这里还有一万块钱存款,明天上午我拿给你;你别急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我抿嘴看着小雅,这个善良的女孩,为了大头的事情,费了那么多心,我怎么可以再要她的钱啊?!摇着头,我强撑着面子说:“钱的事交给我吧,我会尽快筹到的。”

    那天他们走后,我窝在地下室里,把脑袋都想破了,除了江姐,我找不到任何可以借到钱的人。

    后来杜鹃下了班,我俩就挤在我那小房子里,商议着钱的事。当时杜鹃抿着嘴唇,劳累了一天,她的脸色都有些苍白了;看着她憔悴的样子,我想我王炎但凡有钱,我都不会让她为这些事操心;可是我没钱,20万我压根儿拿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买房的钱十万,你那里还有两万五,这才十二万五。”杜鹃精心算计着,手一遍又一遍抚·摸着自己的肚子,特忧愁地说,“还差7万五,这么短的时间,咱们去哪儿弄啊?!”

    我拍着脑袋,手里的电话攥了又松,松了又攥;最后我说:“杜鹃,你怀着孩子呢,先回去休息吧;一会儿我打个电话,钱应该不成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杜鹃突然一喜:“真的?你能借到钱吗?”说完,杜鹃看我脸色不大好,随即又说,“小炎,要是很为难的话,咱们就想别的办法吧;我不能让你因为大头的事,受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一笑,朝她摆摆手说:“没什么的,你不要瞎想;先回去吧,你放心,明天我绝对会把大头,完完整整地给你领回来。”

    杜鹃咬了咬嘴唇,想说什么,但最后没说;因为我们都知道,时间这么仓促,我们没有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杜鹃走后,我拿出手机,犹豫了好半天,才拨了江姐的号码;可电话刚一通,走廊里就传来了手机铃声。

    下一刻,门被推开了,她拎着红色的包包,穿了件奶白色貂皮大衣,就那样站在门口,静静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有些慌张地站起来,胡乱整理了一下发型,又赶紧说:“你…你怎么来了?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的?!”

    “不请我进去坐坐吗?”她语气冰冷地说着,眼睛左右看着我的小屋。

    我想她来了也好,省得我再打电话管她借钱了;我往后让了让,她沿着床和墙的缝隙挤进来,仰头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这就是你住的地方吗?呵!蛮好的,很宽敞!这么大的房子得不少钱吧?五千?六千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四百五。”我低着头,紧紧咬着嘴唇;我想要不是管她借钱,我绝不给她羞辱我的机会;可没办法,有的时候,自尊心再强,人也要低头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四百五?呵!”她冷笑了一声,随即把手里的包一扔,疯了一般就去扯我床上的被子;她一边拽,一边往地上扔,嘴里不停地说着:“我让你四百五!我让你要面子!你没钱,你过得不好,难道你就不能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我猛地抓住她胳膊说:“这是我自己的事!你干嘛管我?你是我什么人?!”

    她一下甩开我的手,眼睛里含着泪说:“这…这是人住的地方吗?连个窗户都没有!你看看这墙,这是发霉了吗?有老鼠吗?你住这种地方,你脑子有病吗?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才有病!你凭什么管我!”我朝她吼了一句,觉得自己委屈死了;我知道,我比不过李恩旭,但至少我有我自己的生活;而她,她凭什么来践踏我的生活?!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管你?!”她含着眼泪,一下扭住我的耳朵说,“我就是要管你!你太不听话了,总是这么任性!你无论做什么,总是瞒着我,把姐当成傻子一样!在你眼里,我真的很傻吗?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