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.江姐的事

    听到“判刑”两个字,我整个人都木了!大头刚毕业不到一年,他还那么年轻;而且杜鹃怀了他的孩子,他可是马上就要当父亲了啊?!

    我知道,男人不该哭;可那一刻,我怎么也抑制不住眼里的泪;想想在大学的时候,我和大头为了挣学费,好几个暑假都留在学校,去做家教、发传单、端盘子;我们吃了那么多苦,就是想通过上学,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可现在,我实在无法想象,大头心里该有多么难过;捏着拳头,我看着小雅说:“小雅,求求你,你让你表哥帮帮忙,看看能不能把他放出来好吗?只要能把他放出来,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!”

    小雅见我流眼泪,赶紧从床上跳下来,一边拿纸巾给我擦泪,一边对着电话说:“哥,你在吗?我找你有急事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说:“怎么了小雅?大晚上的!你别急,慢慢说,是不是谁欺负我表妹了?”

    小雅赶紧说:“哥,是这样,你们那里,今天是不是抓了一个叫姚勇的人?就是卖假药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今天抓了不少,里面应该有你说的人。”讲到这里,那个声音顿了一下说,“怎么了?你认识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就认识姚勇一个,她是我朋友,特好的朋友!”小雅紧攥着手机说,“上学的时候,他帮过我不少忙的,我欠了人家很大的人情!哥,你看看能不能把人家放出来啊?”

    “咳哼!”电话那边干咳了一下,接着说:“妹妹,警察局不是哥哥开的,我哪有权利放人?!而且兜售假药这种事,可是国家严查的对象!这件事,没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小雅抿着嘴,特愧疚地看了我一眼;虽然事儿没办成,但我已经很感激她了;她确实想帮我,我能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后来小雅又说:“那哥,我明天想去看看他可以吗?到时候了解一下情况,我们也好有个心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最后说:“好吧,你明天最好请个律师过来,你说的那个姚勇,应该只是个从犯;如果有律师帮忙的话,应该能减刑到最低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!谢谢你表哥!”小雅赶紧笑说。

    “你个傻丫头,跟哥还客气,睡了!”说完,那头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,我长舒了一口气;一切都不是太坏,最起码的,大头还能减刑。我想这是我能做的全部了吧?!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深深地朝小雅鞠了一躬;“小雅,谢谢你了!要不是你,我真的…走投无路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雅抿了抿嘴说:“你不用谢的,我也没帮上什么忙;明天你早点去找个律师,然后咱们一起去我哥那边,看看到底怎么处理,能把危险降到最低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我点着头,也没有客气;后来小雅给我泡了茶,本来我不想多留的,毕竟杜鹃还在医院;可人家小雅帮了忙,我不能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坐在小雅的书桌前,她还给我拿了块小蛋糕;当时我饿了,狼吞虎咽地就往嘴里填;一边吃,我还问她:“对了小雅,你现在干嘛啊?还在公司吗?”

    小雅盘腿坐在床上,点了点头说:“一开始是要离职的,可你消失了以后,江总又突然对我特别好;当时她那边挺忙的,我就留了下来,江总还给我涨工资了呢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没来由地一阵开心;小雅在就好,最起码眼前的女孩,是不会害江姐的。

    我咬了一大口蛋糕,小雅接着又说:“不过啊,李恩旭一直追求江总,他们应该要恋爱了!”

    “啊?咯!”听到这个消息,那口蛋糕直接把我给噎住了!我赶紧灌了两口水,脸色特别阴沉地说,“江姐答应了?他们在一起了?!”

    小雅撅着嘴,有点小八卦地说:“一开始没答应,李恩旭给她送花,她也不接;好几次还因为这事儿,批评了他一顿。只是前些天,她突然又接受了,还说花很香,她很喜欢!而且最近,他俩老在一起吃饭,眉目传情的,搞得我跟电灯泡似得。”

    捏着茶杯,我心里死死憋着一口气!李恩旭那个混蛋,他究竟要干什么?!还有江姐,她这个傻女人,她脑子被驴踢了吗?怎么可以跟李恩旭那样?!

    闭着眼,我突然又想到了那天,她问我喜不喜欢她?当时我没回答,还跟她吵了架;或许就是那天之后吧,她接受了李恩旭的鲜花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我曾无数次地回忆过,我和江姐曾经的时光;我越想,就越觉得,她应该是喜欢我的;因为她对我,就如我对她一样,一样地用心,一样地不计回报。

    只是我的懦弱、自卑,让我欺骗着自己,将她的感情拒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见我迟迟不说话,小雅看着我说:“小炎,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哦!没……”我摇着头,突然又说,“小雅,你回头劝劝江姐,让她别和李恩旭走太近;那个人心机很深,而且他跟金胖子,绝对有不可告人的关系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小雅立刻“哼”了一声,“王炎,江总怎么样,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干嘛这么关心她啊?!你忘了当初,她是怎么让你离开的了吗?!”讲到这里,小雅眼睛盯着我说,“莫非…你喜欢她?”

    小雅把我问的一个激灵,她刚帮过我忙,而且也跟我表白过;如果我承认了,那对她多不公平啊?我就说:“没有,我怎么可能喜欢她?!”

    可小雅却坏坏一笑,眯着眼睛说:“别说假话了!看得出来,你早就喜欢她了;我又不傻,你们俩都住一起了,还解释个什么劲?!”

    说完,我刚要开口反驳,小雅又说:“小炎,我没事的,爱情这东西,是需要心甘情愿的;你对我没那种感觉,我也不能强求。只是你,赶紧努力吧,我知道江姐喜欢你,不然她以前,也不可能老刁难我。你们两个相爱的人,为什么就不能彼此坦白呢?真搞不懂!”

    是啊,小雅说的没错,如果江姐喜欢我,她为什么不跟我说呢?我穷、自卑,所以我不敢说;可她什么都有,她还要顾虑什么呢?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