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.我必须挺住

    回家路上,杜鹃哭得几乎不成样子;她总是疯疯癫癫地拉着我的手,颤着嘴唇说:“小炎,大头不会有事的对吧?一定是他们搞错了,大头那么善良,他怎么可能去做违法的事?!”

    我刚要说话,她接着又说:“小炎,都是我害了大头,都是我逼的他!如果当初,我不嫌他赚不到钱,不去抱怨他,挖苦他,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,为了赚钱去做坏事!”

    我紧紧抓着她,可她的手冰凉,还一个劲儿地冒虚汗;我心里也不好受,从大一到现在,我和大头五年的兄弟感情;杜鹃的心有多痛,我的心就有多痛……

    可那时候,作为男人,我必须克制自己,我不能跟杜鹃那样垮下来!深吸一口气,我直接让司机掉头去了医院;杜鹃的情况很不稳定,我特别担心她们母子出事。

    进到医院以后,医生给杜鹃大体做了个检查,而杜鹃自始至终,眼睛都木木的,手心里不停地往外冒冷汗。

    后来医生说:“目前没什么大碍,就是精神受了刺激;不过长期这样下去的话,对母亲和孩子,都没好处。”说到这里,医生想了下一说,“这样吧,你先去办个住院手续,毕竟病人的情况,不算太稳定;住在医院里,一旦出事,我们也好第一时间应对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点头,她和孩子是大事,大头不在,我绝不能让她们娘俩出事;医生又说:“回头你也要多和病人沟通,舒缓一下她的情绪,如果情绪稳定了,基本就没什么大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!”咬着牙,我压抑着内心翻腾的苦楚,把杜鹃扶回了病房。

    进到病房以后,我刚要扶她到床上,可她却一把抓住我的手,近乎乞求地问我说:“小炎,大头不会有事的对吧?警察抓错人了是吧?!他晚上就能回来,咱们赶紧回家吧,不然他见不到我,又该着急了!”

    “杜鹃!你冷静一下!”我赶紧朝她说,“你现在要做的,就是好好休息,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!至于其它的,你交给我就行了;我以前的几个同事,家里在江城都有关系,我这就去找他们,看看怎么样能把大头捞出来!你听我的,不要瞎想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杜鹃赶紧点头,手忙脚乱地爬到床上说:“小炎,你赶紧去,不要担心我;你一定要把大头弄出来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一边点头,一边朝外面走;走到门口,我又嘱咐她,千万不要胡思乱想;大头是好人,他一定会没事的。

    杜鹃知道我担心她,赶紧朝我挤出一丝微笑说:“你快去吧,我真没事;只要大头能出来,我什么病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是个懂事的女孩子,我想这是大头的福气;所以这个混蛋,他一定得好好的,赶紧从那里面滚出来,好好善待人家杜鹃!

    出了病房,我又去跟护士打了声招呼,让她们看着点杜鹃,千万别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安排好一切,我到外面打了车,直接去了小雅哥哥的烧烤店;小雅是本地人,亲戚朋友什么的,或许在警察局有熟人;那个时候,我想小雅可能会帮上忙的吧?!

    而江姐,我也想到了她;只是她也是刚到江城不久,人生地不熟,应该没什么关系;更何况,我本就不想求她。

    到烧烤店的时候,已经晚上八点多了;因为是冬天,烧烤店里比较冷清,进去的时候,也就零星的几个客人,在那里抽烟喝酒。

    走到前台,我看到了小雅的哥哥,当时他正拿着计算机算账;我说:“那个…小雅在吗?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,愣了一下,突然又一笑说:“哦!你是那个…小雅的同事是吧!”说完,他扯着嗓门朝楼上喊,“小雅!你那帅小伙同事,过来找你约会啦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一脸无语地看着他;他呵呵一笑,挠着头说,“别见怪哈,我们兄妹俩,经常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一笑,觉得小雅一家人真好,虽然钱不多,但融洽幸福。

    后来楼道里,传来了“蹬蹬蹬”的脚步声,接着又传来一个可爱的声音:“哥,谁呀?!”

    我赶紧往楼道那边跑,正好迎上小雅;那一刻,当她看到我的时候,手里的暖水袋,“啪嗒”一下掉在了地上;“王炎?!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小雅,是我!”点着头,我紧紧抿着嘴唇;当初对她不辞而别,说实话,挺对不住她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上来吧,外面怪冷的。”她赶紧把热水袋捡起来,又拉着我胳膊,特激动地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到了楼上以后,我四周看了看,这里装修的很好,跟个家一样;客厅、沙发、电视、卧室什么的都有。在沙发上还坐了个女人,小雅拉着我说:“嫂子,这是我朋友,小炎!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赶紧站起来,朝我一笑说:“你好,进来坐吧!小伙儿挺帅的,小雅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小雅赶紧红着脸,打了她嫂子一下说:“跟我哥一样,没正经!”说完,他朝我挥挥手说,“走小炎,到我屋里玩儿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走过去,又朝她嫂子笑了一下;进到小雅屋子里,她往床上一坐,身上穿了件大白兔的睡衣,样子蛮可爱的。

    “小炎,这些日子你去哪儿了?我打你手机也不通,问江总也不知道,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不喜欢我,故意躲着我啊?”她低着头,有些尴尬地说,“其实没事的,不喜欢就不喜欢,大家还可以做朋友的……我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孩,看得开的。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,立刻跟她说:“小雅,这些事以后再说;我问你,你家里有没有亲戚在公安局的?我一个朋友被抓了,下午抓走的,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小雅赶紧点点头说:“有的有的,我大姨家的表哥,就在警察局里当差;你不要担心,我这就打电话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雅一边播电话,一边又问我说,“对了,你那朋友叫什么?犯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叫姚勇,好像是兜售假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这么严重?!这可是要判刑的啊!”听了我的话,小雅手里的电话,差点掉在地上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