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.大头被抓

    那时候,面对江姐的质问,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;到现在,她还认为李恩旭是好人,她的脑子有毛病吗?!

    我自嘲地笑了一下,抿了抿嘴说:“江韵,早晚有一天,我会拿出证据;我会让你看到,你认为的那个李恩旭,到底是个多么恶心的男人!不为别的,我就为争一口气!”

    说完,我使劲推了她一下,直接往卧室外面走;她没再留我,而是坐在床边呜呜哽咽。我不知道她哭什么,可能是因为我污蔑李恩旭吧?谁知道呢?

    后来的几天里,她没再跟我发短信;日子突然清净下来,我反而有些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大概一周后的下午,我刚送完菜回家,还没来得及冲澡,大头就兴冲冲地跑到我门口说:“小炎,换身衣服,一会儿咱们去看房子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顿时就愣住了:“看什么房子?”

    “呵!”大头叼上烟,得意一笑说,“兄弟,哥哥我要买房了!虽然只是首付,但至少,咱们能在江城,有个属于自己的窝了!”

    “你哪儿来的那么钱?”我吃惊地看着他,要知道,在江城买套房子的话,首付至少12万。可是大头,他才工作了不到俩月。

    大头吸着小烟,得意地咧着嘴说:“少废话!叫你去你就去,大男人家家的,问东问西的干嘛?”她正说着,杜鹃挺着肚子也出来了;那天杜鹃打扮的特别漂亮,脸上、眼睛里,带着止不住地开心。

    她走到我门旁,拉着大头胳膊,朝我一笑说:“是这样的小炎,前两天有个楼盘打广告,说首付八万就能购房;这段时间,大头挣了不少钱,我们想过去看看。毕竟孩子快出生了,不能老窝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大头走进来,从床上拿了件外套,披在我身上说:“走吧,你心比我细,到了那边,帮我看着点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对买房也不懂,但多一个人,多一个心眼儿;我点点头,直接跟大头他们,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那天,我们打车去了市西,在路上,杜鹃老是笑眯眯念叨,买多大的房合适,将来装修用什么样的风格,婴儿房怎么布置,从家里到公司,怎么坐公交划算。

    听着杜鹃的话,我发自内心地笑着说:“杜鹃,恭喜了!买了房子以后,就赶紧和大头结婚吧;你跟他熬了这么久,应该给个名分了。”

    杜鹃抿着嘴,脑袋靠在大头肩膀上说:“嗯,总算是熬过来了!其实我一直都相信大头的,相信他将来会有出息,会对我好。”

    大头却瞥瞥嘴,紧紧搂着杜鹃的肩膀说:“媳妇,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?嫌我挣钱少,回家就絮叨我;那时候,要不是人家小炎,月月给咱们送钱,你恐怕早就把老子踹了吧?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但从大头的表情里,我仍能看到他对杜鹃,丝丝的爱意和得意。我在后视镜里看着他们,看着他们这对贫贱夫妻,终于熬出了人样;说实话,我的开心,胜过他们。

    到了市西以后,我们先去售楼处选了几套房,后来又在售楼小姐的引领下,一套套的到现场看。我对房子倒是没太大的兴趣,就是杜鹃特别兴奋,觉得哪套都好,哪套都想要。

    转了一下午,最后我们定了一套80平米左右的小高层;回售楼处的时候,大头胳膊夹着包,另一只手牵着杜鹃,两个人就那样腻味在一起,畅想着未来的种种美好。

    我跟在他们后面,看着他们幸福的样子,心里又不禁想起了她,那个漂亮的女老板,那个诱人的大姐姐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的我,连个大学毕业证都没有,我还有什么能配得上她呢?要知道,她对生活的追求,远不止杜鹃这样,一套80平米的房子,就能满足。

    后来我坐在售楼大厅里的椅子上,大头就和杜鹃站在柜台前填单子;我望着落地窗外的风景,老想着能再见一见她;可自从那次以后,她就再也没联系过我,再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正当我伤感的时候,售楼处门口,突然传来了警报声;紧接着,四五个警察鱼贯冲进了售楼处,我还没反应过来,那些警察就把大头摁住了!

    看到那一幕,我整个人都要爆炸了!他们这是干嘛?为什么要抓大头?!

    拉开椅子,我赶紧跑过去说:“警察同志,你们这是干嘛?我兄弟可是好人啊?!”

    一个警察冷冷地看着我说:“他是好人?一个卖假药的,犯人还差不多,带走!”一挥手,两个警察直接拿出手铐,把大头拷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杜鹃挺着肚子,直接跪在了地上;她抹着眼泪,死死抓着大头的上衣说:“弄错了,你们肯定弄错了!我老公是老实人,他怎么可能做那种事?!你们…你们冤枉好人!”

    “冤没冤枉好人,得我们调查完了才知道!行了,大冬天的,你也别跪地上,赶紧起来!”那警察有些不忍心,就皱了皱眉,又看着大头说,“你个混小子,违法犯罪之前,不去想想你老婆、想想她肚子里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我一边去扶杜鹃,一边去看大头;那时候,大头也在看着我,嘴角里还带着笑;只不过那笑容,却显得那么苍凉。

    我不停地摇着头,看着他手上冷冰冰的手铐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;大头,你糊涂啊!你究竟干了什么?人穷点怕什么?!

    杜鹃靠着我肩膀,我的眼泪就那样蜿蜒地往下流;我就知道,他赚钱这么容易,迟早会出事的!只是没想到,却发生在他们小两口,最开心的这一天。

    大头被警察拖着,他没有挣扎,仿佛他本来就知道,自己迟早会有这么一天;快上警车的时候,大头突然在外面喊:“王炎!好兄弟!替我照顾好杜鹃,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!”

    喊完大头哭了,虽然他急忙钻进了警车,可在他转头的刹那,我还是看到了他嘴角的哽咽。

    我就朝他喊:“你个混蛋!她是你老婆,肚子里是你的孩子!要照顾,你他妈的自己照顾!我才不会多管闲事,这都是你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我说着,警车就开走了;在偌大的售楼大厅里,杜鹃几乎哭成了泪人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