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.你喜欢我吗

    可不一会儿,她突然“啊”地一声尖叫,手忙脚乱地捂着睡裙说:“你!你个色·狼!你往哪儿看呢?”

    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,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别处说:“那个…天不早了,我明天还得早点送菜,先回去了。”说完我转过身,正当要走的时候,一直白皙的小手,却猛地一下拉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今晚不走了,好吗?”她语气轻柔地说着,手紧紧抓着我胳膊。

    “对…对不起,我明天还要送菜,四点就得起床。”低着头,我心脏砰砰乱跳。

    她从床上走下来,绕到我前面,用那双乌黑透亮的眸子看着我说:“王炎,你老实告诉我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    我被她问的有些不知所措,这个傻女人,她怎么突然问这个?更何况,她看不出来吗?我若不喜欢她,我会为她付出那么多?会为她拼劲全力吗?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她咬了咬红润的嘴唇,长舒一口气说:“姐这个人吧,情商特别低,有的时候真的猜不到别人的心思。你为我做了那么多,我感觉你是喜欢我的;可你又跟小雅那样,还跟她接吻。小炎,我被你搞糊涂了,你到底喜欢谁啊?”

    我一点一点抬起头,看着她纠结的样子,我似乎能感觉到,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;沉默了一下,我鼓足勇气问:“那你…你喜欢谁?是李恩旭,还是那把吉他的主人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竟然“噗呲”一笑,接着又抿嘴说:“你个傻瓜!那把吉他是我爸的!我当然喜欢他啊?!”说完,她似乎又有些伤感,“只是他已经不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我把头转向一边,心里竟然有那么一丝地窃喜;原来是我误会了,我还以为那把吉他的主人,是她曾经的男朋友呢!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,甩甩脑袋说:“没什么的,都过去了;小炎,姐姐问你,你喜欢我吗?说实话,姐姐要听实话。”

    我攥了攥拳头,特别想跟她说,我喜欢她,爱她,每天做梦都会梦到她!只是我们合适吗?我一个卖菜的,除了一辆电动三轮车,我还有什么?

    可她不一样,她是公司副总,叔叔还是总公司那边的股东,人家家里那么有钱,从小娇生惯养;我们的差距太大了……

    而且大头,曾经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:男人没本事,你的女人就只能跟着你受苦,你也给不了她任何幸福。与其被生活折磨地反目成仇,还不如给彼此留个最完美的自己。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抬头看着她,微微一笑说:“天不早了,我真的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的手用力抓了下我胳膊说:“不喜欢我是吗?”

    我不想承认,也不愿否认;那时的我特别矛盾,只因自己没钱、没背景。我想,如果我家里衬个几千万,老子早把她按在床上办了!可钱是人的胆,越没钱,胆子就越小,尤其在面对爱情的时候。

    见我杵在那里不说话,她微微叹了口气说:“好吧,刚才的话,权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她转身拉开衣橱,从里面拿出好几套新衣服,放在我面前比量着说,“前些日子,姐给你买了羽绒大衣,可又不知道你住哪儿,发短信你也不回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。今天我去逛商场,又忍不住买了两件,所以我才发信息骗你过来的。我以为你恨姐姐,你不回来,却没想到你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拿着大衣,在我肩膀上比量;看着她认真的样子,我鼻子突然酸酸的;因为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,她老是莫名其妙地对我好。

    “转过身!”她掰了一下我肩膀,那时候,我竟然特别听话地转了过去;她一边给我穿大衣,一边捏着我胳膊说,“瘦了,吃了不少苦吧?大冬天的,也不穿件厚点的衣服,冻死你啊?不怕感冒吗?”

    我忍着眼睛里的泪,咽了口气说:“都习惯了,天天风里来、雨里去的,无所谓穿什么。毕竟我不是都市白领,就一个送菜的,穿得再孬也没人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竟然猛地抱住我,狠狠挤压着我的后背说:“小炎,对不起!都是姐不好,都是我害了你!你说姐是不是特别可恨啊?你没有文凭又能怎样?你的才华明明那么好,我都看得见的,可我却对你说了那样的话!”

    我耸了耸鼻子,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都过去了,不怪你,是我骗了你,是我伪造的毕业证。江总,我不配做你的员工,你不用自责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把她买的衣服收起来,又从兜里掏出一千来块钱,放到床上说:“这是买衣服的钱,谢谢你还挂念我。我知道这点钱不够,衣服上有标价,剩下的等我回去了,明天打到你卡里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竟然眼睛一瞪,猛地把衣服抢过来,疯狂地撕扯着上面的商标说:“王炎!你就是个混蛋!我不要你的钱,你不要跟我说这种话;你想气死我是吗?我知道你恨我,你想报复我,那你报复啊?!”

    撕完商标,她哭得稀里哗啦,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弥补你,难道你就真的不能原谅我吗?金胖子欺负我,总公司那些老不死的欺负我;现在就连你,就连你也欺负我!你们都是坏人,都是坏男人!”

    我呆呆地看着她,我其实知道她有多么地不容易;父亲死的不明不白,公司财产又被别人占据;她其实每天都在煎熬,默默地忍受;她一个女人,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压力。

    正当我要开口,跟她道歉的时候;她竟然说:“还是恩旭好,善解人意,又有本事;如果不是他,在你离开的几个月里,姐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挺下去!”

    “姐!我跟你说了,李恩旭他不是个好人!”那一刻,我几乎愤怒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你就是好人吗?你这么欺负我,你算什么好人?!”她甩着眼泪,咬牙大声朝我说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