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.大头的解释

    其实杜鹃的担心不无道理,虽然销售药品赚钱,可大头赚钱的速度,也确实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想这件事,我必须得找大头问明白;他都要当父亲了,万一出了事,杜鹃一个女人,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。

    周末下午,大头回来的格外早;他敲着我的门说:“小炎,赶紧洗漱一下,一会儿咱们去逛街,下馆子!”

    我从床上爬起来,打开门看着他说:“大头,你进来,咱们好好聊聊。”自从大头赚钱以后,我们几乎没时间聊天;今天好不容易赶上了,我得让他说明白。

    可大头却哈哈一笑说:“搞这么严肃干什么?先去逛街,咱们一人买套新衣服;想聊的话,等喝酒的时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刚要说话,大头却转身回了房间;我叹了口气,既然他这么说,那就吃饭的时候再问吧。想来大头不会干什么坏事,他不是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那天我们出门就打车,直接去了市中心最繁华的商场;杜鹃再也不抱怨大头了,而且变得越来越温顺可人,手一直搂着大头胳膊,幸福的像个小公主一样。

    整个下午,大头给我和杜鹃买了很多衣服,虽然不是特别贵,但也花了不少钱;去饭店的时候,大头一手牵着杜鹃,另一只手搂着我肩膀说:“哥们儿,咱们现在有钱了!等有一天,我大头真的出人头地了,我一定拉着你,一起享福!”

    手里拎着沉甸甸的衣服,我刚想问他工作的事,却看到饭店门口,金胖子和李恩旭竟然一起出来了!他们俩有说有笑,似乎早就认识。

    “小炎,怎么了?”看我站在原地不动,大头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…没什么。”摇摇头,我对着天空长舒了一口气;我早就不想联系江姐了,我还担心她干嘛?她是好是坏,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压了压心里的酸楚,朝大头和杜鹃一笑说:“走吧,吃饭去。”说完,金胖子和李恩旭,已经上了车。

    到了饭店以后,大头要了个包间;以前的时候,别说在包间吃饭了,我们连饭店都没进过几次。现在,大头有钱了,似乎一切都变了,又似乎一切都没变……

    大头拿起菜单,递给杜鹃说:“媳妇,想吃什么,点!”

    杜鹃没好气地一笑:“暴发户!”说完,她美美看着菜单,却捡了最便宜的点。

    后来服务员报菜名的时候,大头气呼呼地说:“媳妇,你这点的什么啊?”说完大头一抬手,指着服务员说,“你们饭店有什么特色菜,直接上!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等服务员走后,我看着大头说:“大头,有钱也不是这个花法吧?都说忆苦思甜,咱们不能一有钱就挥霍;而且你和杜鹃,连个房子都没有,还是把钱攒起来,留着买房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杜鹃噘了噘嘴,很幸福地看着他说,“大头,小炎说的对,我现在都怀孕四个多月了,咱们的宝宝,再有半年就该出生了;所以啊,钱不能乱花,将来养孩子、买房子,都需要钱的!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这我还能不知道?”大头笑着说,“你们一个是我兄弟,一个是我媳妇;在这世上,除了父母,你们就是我大头最亲的人!说实话,我大头欠你们的,太多太多,嗨!不说了,小炎,一会儿喝酒!”

    “嗯!偶尔奢侈一次也没什么,既然兄弟有钱了,这顿饭,就权当庆祝吧!”我笑了笑,只要大头的钱,是正道来的,那我就开心!兄弟有出息了,我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?

    后来菜上来,我和大头就喝了起来;我说:“大头,说说吧,最近都在忙什么?”

    大头咽了口酒,摆着手说:“别提了,忙得连裤子都提不上!我们那领导,认识不少医院的人,现在公司大发展,正是用人的时候,他觉得我行,就把手里的资源给了我!我是天天跑啊,当然,票子也是哗哗来!”

    我陪他碰了一杯说:“没那么简单吧?你骗不了我!即便你有关系,你们老总有熟人,可你是个新人;人家医院,也不可能凭关系,就大量采购你的药吧?”

    大头一笑说:“嗯,药品这行你也懂,卖价十块钱的药,造价不过就几毛钱;只不过国家要抽税,代理商层层盘剥,到了医院,医生还要伸手拿一笔;最后病人买到手,价钱就高了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大头顿了一下说,“不过小炎,我们公司,是直接从厂家进的药;卖价低,给医院的回扣高,所以嘛,那些医院,就差疯抢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这样?”我有些狐疑地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“废话,咱们兄弟,我跟你说过假话吗?”大头有些不开心地说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,感觉大头不像是在撒谎,最后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好!哥们儿发达了,我打心眼儿里高兴!来,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和大头喝了很多;后来他哭着说:“小炎,我必须得感谢你!没有你王炎,就没有我大头的今天!”说到这里,大头骂了句脏话说,“艹他妈的,学习好的没拿到毕业证,我这个吊儿郎当的学生,却人模狗样的拿着毕业证,干起了药品行业!小炎,我现在的一切,其实都应该是属于你的!”

    我摇头一笑,让他别再旧事重提;大头却抹着眼泪说:“小炎,你知道吗?要是没有你,我当初连他妈孩子都不敢要!谢谢你在我大头最困难的时候,一直照顾我们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扯这些了;当初要不是你和杜鹃,我兴许腿都断了;兄弟之间,说这些就没意思了。”说完,我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吃完饭回家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了;虽然喝了酒,脑袋晕乎乎的,可我总感觉有事要发生。只不过我不确定,到底是大头,还是江姐。

    回到屋里,我辗转反侧;最后借着酒劲儿,我拿起手机,给江姐发了条短信:江韵,不管你信不信,我今天确实看到,金胖子和李恩旭在一起了!他们之间,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勾当,你小心点儿。

    短信刚发过去,江姐就立刻回了过来:小炎,你现在能来姐这儿吗?我…我害怕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